高山雪@休耕mode

♪平時出沒於噗浪,LOF以放創作為主ヽ(`▽´)/
♪產糧手速慢的一條鹹魚(。
♪近期遊走:
※夢色キャスト(蒼星推し、おさなな)、MARGINAL#4(シャイ推し)、アイ★チュウ(F∞F)、B-Pro(THRIVE)、SOARA
※文豪野犬(敦鏡花、太宰右)
※名探偵LOVE主義(快新K柯中心、緋色組3人/緋色柯or新相關、安赤/安沖)
♪噗浪:http://www.plurk.com/tg40124
♪推特:https://twitter.com/tg40124

[文豪野犬/織太]隨筆練習之寫手試煉題之2

※一樣是抓感覺用的練習隨筆。自己都想說居然跨年夜發刀ry

※原作補完了但小說部分還沒補,所以如果有出現跟原作矛盾的地方還請用心眼修正它(艸//)

※下一篇練習預計是雙黑偏中→太..........或是看看有沒有其他靈感插隊(RY

※好需要太宰右的同好啊....|壁|ω・`)

================


◎死亡,不使用「死亡」「盡頭」「到此為止」「那邊」等直接表述

-CP:織+太,或者該說是織()()太無自覺(。

 

  當彼此最後一發槍聲同時響起的那瞬間,頓時冷靜下來的腦中忽地閃過了一個人影。

  子彈侵入體內,就像是競賽時的鳴槍般,他清楚自己的時間已開始倒數,無力反抗,重重倒在冰冷的地上。

  他可以感覺到身體的器官一個接一個逐漸喪失功能,但是腦海某處有個聲音說著還不能順著這股蔓延全身的沉重感而閉上眼睛。

 

  然後,他聽見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緊接著是再熟悉不過的稱謂。

  他忍不住心想,或許自己也料到了對方這時會出現吧。

 

  努力撐著的雙眼視線裡,是剛才腦中所浮現的那個人急忙蹲下扶起自己上半身的模樣,還難得看見了對方臉上出現了以往他從未見過的著急神情。

  平時總掛著讓人難以猜透的笑容,甚至是面無表情的對方終於露出了比較真實的情感,他認為這算是一種好事。

  儘管是因為自己眼下的情況才讓對方露出這種表情。

 

  他拒絕了對方用不冷靜的口吻表示想帶著自己去尋找救助的想法,然後已經開始有些模糊的視線又看見了對方表現出另一種幾乎未曾顯露在外的情緒。

  看著看著,短短幾秒內他想起了自己偶爾會覺得,比起自己所收養的孤兒們,眼前這個人有時更像是令人擔心的孩子。

  他一邊擠出所剩的幾絲力氣向對方傳達心中的想法,一邊用模糊的目光注視著對方被自己下意識伸手扯掉繃帶而失去了遮蔽的右眼。

  那對背著光顯得色彩有些混濁,難以分辨是否有一絲光亮在內的褐色眼眸,在自己說話時也漸漸歛起激動,只是靜靜地聆聽著。

 

  他想伸出手摸摸對方的頭,無奈垂擺在地的手已沉重得沒辦法再度抬起。

 

  眼皮緩慢垂下,意識一步步墜入無法復返的黑暗之中。

  他似乎隱約還能感覺到對方放輕了動作放開自己,然後在自己身旁站起身。

 

  在意識墜到黑暗深淵為止所剩不多的短暫時間內,他只希望對方多多少少聽進了自己所說的那些話,願意去尋找另一種可能性。

  他無聲地喊了下再也不可能傳進對方耳中的名字。

 

  ──太宰。

 

  然後,一切歸於永恆的黑暗。

 

 

* * *

 

 

  這似乎是他頭一次切身感受到生命在眼前流逝而去。

 

  至今為止,間接或直接藉由自己的雙手而消逝的性命無數,他從來沒去細數,也根本沒必要,因為那毫無意義。

  對他而言,那些只是讓自己在這個終將腐朽又無趣的世界裡日復一日遊走下去所上演的小插曲。

 

  然而,這次不同以往。

  因為對方是自己在這索然無味的人生中,目前唯一能引起自己對這生活多少有些期待的存在。

 

  當他看見倒在地上的熟悉身影時,平時靈活的腦袋頓時停擺一切思考,不顧一切似地衝上前。

  接觸到對方身體的那瞬間,即使理智知道是錯覺,他卻覺得連自己的體溫都下降,彷彿極寒才會帶來的恐懼襲上。

 

  要是組織的其他成員看見了他現在所表現出的言行舉止,肯定會懷疑自己的雙眼吧。

  毫不平穩的語調、稱不上冷靜的情緒,再再都與平時碰上任何狀況都能面不改色應對的自己相差甚遠。

 

  相較之下,被自己攙扶起上身的對方卻是異樣平靜,回絕了自己想抓住眼下一分一秒可能救助他的可能性。

  明明生命正在無情地倒數,他卻恍惚可以看見對方眼中有一絲光亮,彷彿要用僅剩的力氣與時間在自己心中烙下難以滅卻的一字一句。

 

  他從來不知道生命原來如此有重量;可以沉重得令人悲傷。

 

  於是,他努力歛起有些慌亂的思緒,屏住呼吸,目不轉睛,凝神細聽對方想傳達給自己的訊息。

  遮住了右眼的繃帶被對方無意識地扯去,或許只是已經使不上力氣了,但他感覺那動作彷彿帶有溫柔。

  沒有了遮蔽的雙眼視線,讓他更能將現在的一切一切清楚烙印在腦海中;而他也不想忘記。

 

  在幽暗中他隱約看見了對方垂落在側的手指微弱地動了動。

  接著,一切歸於寂靜,那對碧色眼眸逐漸黯淡,再也不會映入自己眼中。

 

  他輕輕鬆開了已無聲息的對方,放手的指尖上似乎還有些餘溫;他不清楚那是生理還是心理上的溫度。

 

  不發一語地站起身,說實話,他現在還是不認為活在這個世界上有什麼意思。

  可是他不會讓對方離去前所做的這些化為毫無意義的事情。

  所以,他做出了選擇。

 

  忽地,髮絲傳來了被人輕柔撫摸般的觸感。

  在這只有自己是活著的空間裡,他心想不可能,還是不自覺地偏過頭看去。

 

  ──……織田作?

 

  四周的死寂令他忍不住扯了扯嘴角,訕笑自己這不切實際的行為。

 

  然後,壓下心中的各種情緒,朝著背對自己一直以來所走的方向,跨出步伐。

 

 

Fin.


 

太宰受CP裡大概最喜歡的就是織太,真的完全正中喜好(包含哭點在內)……但是也超級虐Orz((暫時還沒有辦法去重看一次過去篇動畫的人<

個人覺得織太的可能性最高(?)但是可能到了永別的那刻甚至是後來才注意到原來自己心中有這麼一個心情……之類的(到底在說什麼←

好喜歡他們在一起的那種氛圍啊但是織田作已便當好虐啊可是又覺得就是因為有這一個便當所以才這麼喜歡不過還是好想看看白傻甜狀態的織太啊這是否只能來個學園Paro了嗚嗚嗚嗚。゚(゚´ω`゚)゚。(痛哭

 

 練習這篇的時候一直忍不住找像是 KENN 的「 sanctuary 」或金弦 3 的「ホシユメメグリ~星夢循環~」再不然就是一些切ない系的純音樂 BGM 整個自虐 (ry


评论
热度 ( 8 )
  1. 言临高山雪@休耕mode 转载了此文字

© 高山雪@休耕mod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