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山雪@休耕mode

♪平時出沒於噗浪,LOF以放創作為主ヽ(`▽´)/
♪產糧手速慢的一條鹹魚(。
♪近期遊走:
※夢色キャスト(蒼星推し、おさなな)、MARGINAL#4(シャイ推し)、アイ★チュウ(F∞F)、B-Pro(THRIVE)、SOARA
※文豪野犬(敦鏡花、太宰右)
※名探偵LOVE主義(快新K柯中心、緋色組3人/緋色柯or新相關、安赤/安沖)
♪噗浪:http://www.plurk.com/tg40124
♪推特:https://twitter.com/tg40124

[K柯→快+新]The Limited Life

*找回手感兼轉換心情用的隨筆,想到什麼寫什麼,各種不知所云←

*邏輯大大離家出走與OOC久居不走,請用寬大的心眼補正,感謝合作謝謝大家!(?

*新蘭、快青要素有,不適者請自行迴避。

*快新二人最終不是成為戀人的HE,我覺得是HE(。

*這篇到底能不能打快新tag我實在沒個主意ry

 

=======================

 

  「──名偵探,跟我交往吧。」

 

  世上沒有「永遠」。

  宇宙從大爆炸後的誕生之日起已達百億年,在浩瀚無際的空間產生了許許多多星團、星系,其中又有著各個數之不盡的恆星、行星、衛星等彼此關係密切的存在。

  這些遠在數光年距離以外高掛於人們頭頂天際裡的個體隨便抓一把,年歲八成都大得超乎想像,即使算是裡頭年輕一輩的星體存於這個世界的時間也可能令人望塵莫及。

            

  不過,看似永恆不變的物體也終會抵達自己的時間盡頭,然後消失、殞落。

  有些踏入終焉時的軌跡會碰巧進入了人類的可見範圍,人們有時會懷著浪漫情懷對那道稍縱即逝的光軌許下願望。

但更多的是沒被注意到,甚至是根本來不及注意到,就已在極度遙遠的那端默默迎來了臨終一刻。

  包含已有幾十億年歷史的地球在內,有形事物注定會迎接這樣的命運,最終走下無形的舞台;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

 

  更不用說是相比之下壽命更加有限的人類。

           

  沒有人可以長生不老,否則也不會有那些想要開發出長生不老藥,或者是不擇手段也要得到傳說中某顆寶石的組織存在,某方面可說是一種有夢最美的極端非正面例子。

 

  人的一生說長不長,說短也不短,卻可以分成好幾個長短不一的階段。

  而在與一輩子的時間相比為之短暫的各階段中,人會有其所喜愛的存在;那可能是延續前面階段,也可能是進入了一個新階段後才出現的事物。

  仰慕、崇拜、敬重、親情、友情、愛情……甚或是複雜得無法一言以蔽之的特殊情感。

 

 

  「……你說啥?」

  「我說,跟我交往吧,名偵探。」

           

  一如既往的預告狀、一如既往的寂靜頂樓、一如既往的月色、一如既往的白衣怪盜與小小名偵探。

  怪盜一如既往的笑臉卻配上了不同以往的話語。

  本來好好的對話發展過於曲折,連思路清晰的偵探也忍不住皺了一下眉頭。

  「為什麼?」

  「唔──」被偵探這麼一問,怪盜作勢認真思考了幾秒,「因為我很喜歡名偵探你啊。」

  聽著語氣不太正經的回答,偵探沉默地挑眉,擺明了懷疑這番話。

 

  「是真的。」

  怪盜收起了嘻笑的態度,往前走了幾步,在偵探的面前蹲下,戴著白手套的雙手裹住對方的一隻手。

  「……──『怪盜KID』很喜歡『江戶川柯南』。」

 

 

  月光照在偵探身上,投射出來的影子角度正好遮在緊靠在前方的怪盜身上,怪盜的五官因此看起來有些黯淡。

  但是距離他最近的偵探看得很清楚。

  怪盜的雙眉不像平常彎起,而是有些微蹙平行,雙眸也略失去了活力光彩,仔細一瞧還少了點堅定,多了些不安定的波動。

  至於僵硬吊起的嘴角所暗藏的苦澀,他一看就發現了。

  另外就是,或許連怪盜自己都沒有意識到──從偵探被握住的手上傳來了幾乎弱不可見的顫抖。

 

  他默默觀察出這些變化,同時也想起今天剛到頂樓時,怪盜如往常般對著月亮高舉寶石,幾秒後,緩慢放下手,那瞬間的背影看來很失落,另一隻手也不甘心似地緊緊握起。

  偵探毫不懷疑這就是今日異常發言的原因。

 

  夜晚的風颯颯吹起,替已經脫離夏季的現在帶來陣陣不強烈卻也無法忽視的涼意。

  同樣也能壯大無形中一點一滴累積起來的某種無力感。

 

  偵探仰頭看向只是不發一語掛在空中的明月,感到刺眼般地微瞇雙眼。

 

  「…………好吧。」

  「咦?」

  沉默許久後得到了出乎意料的回答,怪盜驚呼一聲,瞪大了眼,彷彿懷疑自己有沒有聽錯。

  偵探轉頭,將視線移回眼前目瞪口呆得像是下巴要掉下來一樣的怪盜身上,微微一笑,空著的手輕輕拍了拍對方還擺在自己手上的雙手手背。

 

  「──『江戶川柯南』也很喜歡『怪盜KID』,所以我答應跟你交往。」

 

  平淡溫和的語調,宛如在安撫一個孩子。

 

  即便有一邊被單片眼鏡遮蔽,仍能輕易看出怪盜的眼睛瞪到不能再大,顯示了他沒有說出口的絕大驚訝。

 

  片刻,大概是終於比較冷靜了,怪盜慢慢收起訝異的神情,雙手加大了圈住偵探纖幼卻溫暖的手的力道。

  他再一次勾起嘴角。

 

  「──……謝謝你,名偵探。」

 

  好不容易吐出的這句話帶了點想哭的鼻音。

 

 

  ***

 

 

  「工藤新一」從小時候起就一直喜歡青梅竹馬的毛利蘭,這點無庸置疑。

  「黑羽快斗」對中森青子有那麼點非青梅竹馬的好感,本人多少有自覺。

 

  不過,兩邊都還處於青梅竹馬的關係,尚未進展到男女朋友的階段。

 

  而另一方面。

  「怪盜KID」的確很喜歡「江戶川柯南」。

  「江戶川柯南」一樣很喜歡「怪盜KID」。

 

  如果問那是不是與對青梅竹馬少女的「喜歡」是同一種情感,他們可以肯定兩者是不一樣的東西。

  可要解釋到底是哪種「喜歡」,牽扯的要素太多太多……要說是戀愛,總覺得不適合;說是友愛的話,似乎又差了那麼一點。

  也許目前他們只能用一句簡單的「惺惺相惜」來幫這奇妙的關係暫作結論。

 

  總之從那天起,他們開始了所謂的「交往」。

           

  雖說是交往,他們的相處模式並沒有太大變化。

  他們依舊堅守著各自為「偵探」與「怪盜」的身分。

 

  唯一不同的是之後KID犯行預告日的當天,柯南都一定會來到與對方暗默約好的頂樓,如果確認寶石不是KID在尋找的東西,KID一樣會把那次的目標物交給柯南代為歸還,然後蹲下身,緊緊抱住幼小的身軀,什麼也不說。

  柯南也不做抵抗,任由對方就像一個在水中死命抓住漂木載浮載沉的人抱著自己。

  偶爾他會伸手拍拍對方的背,或者是摸摸對方的後腦勺,這時KID就會像隻大寵物般蹭蹭柯南的肩窩。

 

  可能對KID來說,這看似不起眼的舉動跟孩童偏高的體溫多少替內心增添了當下所需的溫暖。

 

  而有時柯南會向抱住自己的KID提出變一些魔術的要求。

 

  通常是好不容易掌握的黑衣組織線索斷在一個關鍵點,他無法不對自己感到氣憤,以及總會碰上無法避免的無力感的時候。

  最一開始其實是KID察覺到不對勁,主動向柯南說要表演魔術他看。

  起初柯南差點想回一個白眼,豈料對方根本沒打算聽他的回答,說完逕自鬆開擁抱的雙手,當場熟練變起魔術。

  純熟的手法毫無疑問足以挑起身為偵探的好奇心,在KID一個接一個的魔術表演過程中,柯南自然而然慢慢專注如何破解,直到KID刻意變了一個機關再明顯不過的魔術,柯南送給他一個不屑的眼神來作結。

 

  畢竟雖不完全相同,確實境遇相似的兩人縱然身邊有知曉內情的家人及夥伴,還是有無法對他人說出口,甚至是得由他們自行承受的事情。

  當然這部份他們並不會跟對方說,沒有那個義務與必要,可是互相或多或少能由對方的氛圍察覺,於是他們背靠背、肩碰肩,無聲無息地聆聽永遠不會化作字句傳遞的無形訊息,給予精神上的打氣。

 

  或許有人會認為這只是無謂的同病相憐,但他們會說這是錯的。

  因為他們總能繼續面對自己的難題,無論挫折多少次,即便傷痕累累也要朝著目標繼續前進下去。

  從選擇了「江戶川柯南」與「怪盜KID」這另一個身分起,他們便知道絕不能逃避。

 

 

  而這不太普通的「交往」持續一段時間後,也在某天迎來了休止符。

 

  那一天,恰巧是月圓之日。

  明亮的月光清楚照出了KID瞠大的雙眼,靛紫色的眼瞳映出了中心染上紅色的寶石。

  他久久不能自語,內心油然而生的激動難以平復。

  緊抿住微微發顫的嘴唇,好讓自己保持鎮定,KID收起手,也不擔心會不會造成損傷,用力握住好不容易找到的目標物。

  接著,默默不語地轉過身,注視著照慣例來到了頂樓的柯南。

 

  深吸一口氣,壓低帽沿,掩藏在帽子陰影下的眼神無比認真。

  「──抱歉了,名偵探,今天這顆寶石我不能放手。」

 

  聽見這番話的柯南略抬起頭,黑框眼鏡後面的海藍色眼眸微瞪大,直盯著神情嚴肅的怪盜,似乎在腦中快速推理這代表了什麼意思。

  不消幾分鐘,他臉上的表情變恢復了冷靜,緩緩牽起嘴上的弧度,雙手插進褲子口袋,一步一步朝KID走過去。

 

 

  「…………我懂了,那就分手吧。」

 

  「嗯?欸?」

  這狀況有點眼熟,但聽見這麼牛頭不對馬嘴的回應,KID實在沒辦法不表露困惑,摸不著小小名偵探葫蘆裡賣的是什麼藥。

  柯南毫不在乎他的反應,在彼此距離只剩一步的地方停下腳步,仰起頭,用無所畏懼般的眼神望進對方眼裡。

 

  「今天我也是要來跟你說一聲──接下來我得消失一段時間。」

 

  這下換KID撐大雙眼直直瞧著偵探了。

  腦袋並不遜色於對方的他憑著這句話,也一下子就推斷出隱藏在句子背後的意涵了。

 

  「原來如此,我們都要準備去做個了結了啊。」

  「沒錯,所以現在『分手』不是正好嗎?」

 

  說完,柯南刻意露出了一個惡作劇般的微笑。

  KID見狀忍不住跟著捧腹嗤笑出聲,邊笑邊說:「確實是剛好天時地利人和了。」

  「對吧?」柯南也笑了幾聲。

 

  幾秒後,終於笑夠了的KID停下笑聲,順了順笑彎腰時白西裝上壓出的皺褶,又調了調高禮帽的角度。

  「那麼,今晚就讓我們『和平分手』,然後說聲Bye-bye吧,名偵探。」

  「這是個好主意,KID。」

 

  KID單手擱在胸前,微微欠身,用行動來表達對於自己這一位好勁敵的敬意。

  寧靜的頂樓空間吹起徐徐微風,吹拂著互不說話的兩人的髮絲及衣襬,經過這段時間下來他們已相當習慣相處在同一個空間時的沉默。

  一種自在又安心的沉默。

 

  「對了。」

  重新站挺身體的KID敲了一下手掌,似乎想到了什麼,隨即把手伸到了他自己的眼前。

  「名偵探,這給你。」

  「……喂,你……」

  柯南的表情滿是難以置信,扯了扯僵硬的嘴角,一時間覺得不知道拿被遞到自了面前的東西怎麼辦,只能乾瞪眼瞧著。

  難得看見對方五味雜陳般的表情,KID發出了有些爽朗的笑聲,「不用想太多啦,當作紀念品,放輕鬆收下吧。」語畢,直接抓起柯南的手,半強迫地把東西塞進他的手裡。

 

  被迫收下東西的柯南頭疼似地扶著額頭,實在無法不半翻白眼地看著莫名一臉得意的KID,「我說,這不是能隨便當成紀念品的東西吧。」

  白色高禮帽帽沿在KID臉上造成的陰影巧妙地讓人無法完全看清五官,單片眼鏡的鏡片則反射出柔和的月光。

 

  ──安然地躺在柯南的手掌心。

 

  「安啦安啦,這個只是我平常最常用的一個。」KID大咧咧地擺了擺手,「我還有保留另一個……而且那並不是備用的。」

  「……你就不怕我把這個單片眼鏡交給警方?」

  「嘖嘖嘖,名偵探你可不會這麼做,那樣就違反你的原則了。」

  柯南內心不得不同意KID信心十足說出的這句話。

  「名偵探你也可以把這當成護身符,搞不好碰上國際殺手的狙擊就能順利逃過一劫啊。」

  「你這傢伙是以我一定會中彈為前提嗎?」

  「假設嘛。」

 

  跟對方你來我往一句接一句不太正經的拌嘴,柯南故意大大地嘆了口氣,推了推掛在鼻梁上的眼鏡。

  「護身符的話,這個更適合吧。」

  柯南抓過KID被白手套包覆的手,準確地把東西放在他的手上。

  KID愣愣地眨了眨眼,映入眼簾中的海藍色眼瞳少去了鏡片遮隔,自信的眼神比以往更具有穿透力。

  「欸……?可以嗎?」

  「禮尚往來,而且我還有備用的。」

  柯南很隨意地聳了聳肩,月光照亮了他摘下眼鏡後的五官,「那個鏡片可是防彈的。」

  「真的假的!?」

  KID雙手各捏住一邊眼鏡鏡架,把從柯南手上拿到的黑框眼鏡湊近觀察,語帶感嘆:「名偵探你身上驚人的道具也太多了吧……」

  「啊?有意見的話就還回來。」

  「不不不,沒意見!」

  見柯南毫不客氣想伸手討回,KID趕忙抓緊,順手變個魔術讓眼鏡憑空消失,眨眼間就收好。

  看著對方手腳迅速收起了眼鏡,柯南只是挑挑眉,不再多說什麼,也跟著把手裡有幸運草綴飾的單片眼鏡收進口袋裡。

 

  「啊,我還有最後一個請求,名偵探。」

  「嗯?」

  KID清了清嗓子,也不在意白披風可能會沾上灰塵,似乎也不擔心五官會被看個精光,在柯南前方單膝跪下。

 

  「──請問我可以吻你嗎?」

 

  極其自然的語調,宛如只是在閒話家常。

 

  「啊?你頭殼壞去了嗎?」

  「喂這是人身攻擊啊名偵探。」

  並沒有給對方面子的意思,柯南想都沒想就當場吐槽外加賞白眼。

  「唔──我並沒有其他意思,要說的話……」發覺柯南神情中開始出現了鄙視般的意涵,KID只好開口澄清,並且雙手抱胸,用力歪頭思考了一會兒。

 

  「……大概是想求個精神上的護身符的感覺……吧?」連他自己也說不準,結果變成了疑問句。

  「為什麼反過來問我啊……還有,我是有求必應的神社之類的嗎?」

  「小細節就別在意啦。」

  完全不打算回答對方抗議似的反問,KID用手做出了把東西放在一旁般的動作,表示就別管這種小問題。

 

  「──反正這應該是我們最後一次見面了吧。」

 

  KID稍微斂起了笑容,反而看起來有些緊張,說這句話的語氣在柯南耳中也聽來意外誠懇。

  柯南緘默,他想了想,然後搔搔後腦杓的頭髮。

 

  「也是……那好吧。」垂下手,面露輕鬆的笑容,「──就當作是為了道別的招呼。」

  「我就喜歡名偵探你這一點。」

 

  得到首肯的KID像個孩子般吃吃笑著,但很快收起了嘻笑的態度,改為淺淡卻令人移不開目光的微笑。

  他恭謹地伸出雙手,貼上柯南的雙頰,輕輕捧著。

 

  「這麼說來,以前我曾經跟某位老婦人說過……」

  忽地想起一件沒有多少人知道的往事,KID低聲回憶著。

  「名偵探你是我『最不願見到的戀人』。」

  柯南眨了一下眼,直覺認為KID還沒說完,等著他繼續說下去。

 

  「不過現在我要說…………」停頓了一下,深吸一口氣。

 

  「──我很慶幸能遇見你,名偵探。」

 

  KID的雙眼因笑意而瞇起,發自內心的話語的的確確傳到了柯南的心裡,於是他垂下眸,輕聲笑著,舉起雙手,一隻手掌擺到KID的手背上,另一隻手則撫上對方的臉頰。

 

  「──我也很高興能遇見你,KID。」

 

  兩人對視,不約而同一起露出了同齡男孩相處時的燦爛笑容。

 

  然後,KID的臉緩慢湊上前。

  柯南沒有半點猶豫,閉上雙眼。

 

  兩人沐浴在銀白色的月光下,雙脣互相交疊。

  若是有旁人在場目睹了這一刻,或許只能屏息注視,不敢貿然打擾。

  一切沒有多餘的動作,沒有多餘的情感。

  雖然實際上只有短短幾秒,整個過程卻像是神聖莊嚴的儀式。

 

  ── 一個道別的儀式。

 

 

  ***

 

  四季更迭。

  在有限的時間內悄然變化面貌的季節一個連一個接力下去,推移時間的流動,牽動各種景色的出現。

  不知不覺間,沉眠的樹枝末梢再度顯露生命力,數不盡的嫩苞靜悄悄探頭,定點等待那一瞬間的到來。

  時機成熟後,粉色的新氣息從天而降,散落在道路上。

  放眼望去,盛開的櫻花挺立於地,替新學期增添了一道絢爛的色彩。

 

 

  江古田高中裡面一位考完最後一學期期末考便不見蹤影,連青梅竹馬的少女都沒有他的任何消息,整個人失去音訊大半個月的魔術少年臉上貼著大片OK蹦,在座位上滑著手機隨意瀏覽。

  他點開了一個被推上了今日頭條的網路新聞。

  下一秒突然捧腹大笑,甚至拍了幾下桌子。

  就坐在隔壁的青梅竹馬少女嚇了一大跳,很快回過神來,困惑地問少年怎麼了。

  而少年放在桌上的手機螢幕裡,是一則關於某世界知名推理小說家以及其號稱傳奇女星的妻子,拉上了他們久未在媒體版面曝光卻一臉無奈的高中生偵探兒子,一家子閃電現身於國外某頒獎派對的報導照片。

 

 

  一段時間後,帝丹高中裡因故長時間缺席,最後在學校特例通融下,以課後和假日補足出席時數,加上講義報告等等,知名高中生偵探也平安升上三年級。

  那一天,熟識的財團千金少女說從別校友人那邊拿到了上學期結業式的影片,有些激動地想分享給身為高中生偵探青梅竹馬的少女,而就坐在旁邊的他也被迫跟著一起看。

  等到影片放出來後,他愣了一下。

  相較於旁邊兩個少女邊聊邊觀看的模樣,他卻是目不轉睛地看完全程。

  影片播完後,他忽然嗤笑出聲。

  一旁的兩個少女大吃一驚,滿是問號地盯著笑不停的少年。

  而被忽略的手機自動重新播放,出現的是從台下拍攝台上的角度,講台上有一位與高中生偵探五官神似的少年,如行雲流水般的流暢動作變出一個又一個奪人目光的魔術,隨著台下同學、老師們的笑聲,笑得無比開懷。

 

 

 

  然後……

 

 

 















  沒有然後。

 

  「江戶川柯南」與「怪盜KID」自那夜道別後再無見面。

  而屬於「江戶川柯南」和「怪盜KID」的短暫人生已結束的現在,他們也沒有特意跟對方原來身分碰面的意思。

 

  無論是「工藤新一」或是「黑羽快斗」都認為不需要這麼做。

  得知彼此都順利讓自己的另一個身分畫下句點實則是意外的收穫。

  但也僅止於此。

 

  可能某一天兩人會在街上擦身而過。

  又或者未來的某一天,他們跟已成自己戀人或妻子的青梅竹馬少女一同外出時,彼此會在事件中偶遇。

  有各式各樣的可能性存在,然而現在都不可能斷定。

 

  不過他們能果斷地說,在自己另一個身分短暫且充滿了不確定性的「人生」中,對方願意從同屬有限的時間裡空出一個位子給自己,他們很感謝對方。

 

  ──謝謝你,我的好勁敵(戀人)。

 

 

  或許,多年後,如果有子孫拿著自己收起來的單片眼鏡或是黑框眼鏡來問這有什麼特別的,他們可以露出不亞於當年年少輕狂時的自信笑容,回想起那歷歷在目的過往,用說故事的方法講述給子孫聽。

 

  ……那一個個存在於一生突然又短暫,時間有限卻難以忘懷,烙印於「自己另一個人生」中的故事。

 

 

 

Fin.

 

 

後記:

說是隨筆但還是花了好幾天來碼字整個對自己的手速再度絕望。゚(゚^ω^゚)゚。

碼完了心滿意足了所以晚點繼續當社畜(。

明天醒來後看到愛睏時碼的內容我想我應該會顯示為黑人問號臉←←←


评论 ( 9 )
热度 ( 71 )

© 高山雪@休耕mod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