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山雪@休耕mode

♪平時出沒於噗浪,LOF以放創作為主ヽ(`▽´)/
♪產糧手速慢的一條鹹魚(。
♪近期遊走:
※夢色キャスト(蒼星推し、おさなな)、MARGINAL#4(シャイ推し)、アイ★チュウ(F∞F)、B-Pro(THRIVE)、SOARA
※文豪野犬(敦鏡花、太宰右)
※名探偵LOVE主義(快新K柯中心、緋色組3人/緋色柯or新相關、安赤/安沖)
♪噗浪:http://www.plurk.com/tg40124
♪推特:https://twitter.com/tg40124

[降新]猫に鰹節、狼には…(前)

\一年一度的910工藤日!!!!!!!/
是的我又來先佔位發前半段&後半段待補了!(慣犯)←

※之前這篇安柯的後續降新篇,不過應該也是可以單獨看……?

※超級少女漫畫啊啊啊啊啊OOC嚴重緊急注意報啊啊啊啊啊砂糖不用錢到自己回過頭冷靜看時都忍不住覺得這沒問題嗎(抖抖抖

※前半部分赤井兄妹存在感強烈絕對不是錯覺(。

※強調有浴衣But沒有普類可能後半會有一些但我不敢保證ry(被丟出去


……話說就是從去年的910再次開始耕耘,
不知不覺也一年了&累積了自己記錄中的最多耕耘量,覺得有點感動(;;)

——感謝73大大創造出這部作品以及偉大的名偵探的存在(感無量)



以及明天要來去看Suzu跟てらしー(=2.5次元大小本命)的AD-LIVE轉播啊好期待啊喔耶————(∩´∀`)∩

=========



 

       四季更迭,景物轉換,一晃眼,一年又過去了。

  在溫室效應下,今年的夏天似乎又創了歷年高溫,人們感覺日本夏天的夜晚簡直真要成了名符其實的熱帶夜。

       白天的熱浪餘波影響到了晚上,每三、五個人裡面大概就有一位手裡拿了個適合夏日祭典的圓扇,聊勝於無地煽動身體旁邊的空氣,有氣溫略降的心理作用。

       一年一度的煙火大會祭典再度到來,米花町居民們攜家帶眷、呼朋引伴參加,照慣例一定會出現在祭典的攤販不只有遵循傳統的那些類型,想挑戰新花樣而打了特殊牌的攤販也點綴在通道兩側上。

  用著跟去年此時此刻不同的視線高度抬頭一瞧,連燈籠都變得不只有紅色,這次還摻了同樣寫著「祭」字的橙黃色與橘色燈籠;隨著時間流動,週遭事物果然多少會產生變化。

 

  不過,眼前的某個景象好像跟去年沒什麼兩樣。

 

  「──你這傢伙不是回美國去了嗎?」

  新一回過頭,看見降谷一臉皮笑肉不笑,眼神沒有笑意地狠狠盯著面前的赤井,這有些久違但稱不上是懷念的畫面令他不禁感到汗顏。

  「難得回到日本,真純說想順便逛逛祭典,拉著我陪她一起來了。」同於降谷的不友善,赤井也照樣絲毫不動搖地說出自己出現在這裡的正當理由。

  「……啊,這麼說來我這邊也有收到世良發來的訊息,她說很懷念祭典上的攤販小吃,打算要趁這次回日本的機會一次吃足。」

  就算想不習慣這已定型的相處模式也沒辦法,新一看準了空檔切入對話,他轉頭看向了跟自己並肩而站的降谷,「既然來了總會想順便小觀光一下對吧,降谷さん?」

  語畢,他不自覺做出柯南時期遺留下來的習慣,手躲在靛藍色的浴衣袖子下,由後輕輕拉扯對方青白色的袖擺。

       理所當然察覺了這個小動作的降谷聽著新一的話,沉默幾秒,放柔表情並輕嘆一口氣:「……新一くん說的也沒錯,那麼這次我就暫時把你當成一個不會給我的國家帶來麻煩的『一般觀光客』吧。」面對著赤井,仍不忘了加重語氣多少作為警告。

 

  想不到赤井卻唐突地輕笑了一聲。

       這讓新一也不禁跟著降谷的視線望向赤井,露出了感到有些意外的表情。

       少年疑惑的神情略帶稚氣,令人輕易想起了其實是同一個人的男孩模樣,赤井的語調中不避諱笑意,直接解惑:「沒什麼,只是去年好像也有類似的對話,我在想這次是不是也要接一句『我來背ボウヤ你』。」

       「……拜託別這麼做,而且我已經不是『小學生的ボウヤ』了。」

       「就算是現在的ボウヤ你,我應該也背得起來。」

       「真的拜託別這麼做,赤井さん。」被人一臉認真打量身形的新一鄭重否決這提議。

       「別開玩笑了,現在要背新一くん也輪不到你,當然是由我來。」

       「不要跟著起鬨啊降谷さん!」

       新一猛地轉頭看向身邊那位實際比自己年長12歲的娃娃臉大人,根據對方長年鍛鍊下來的肌力還真沒辦法認為他做不到,新一開始有點擔心要是再繼續說下去,他可能就會被迫體驗被人背著逛祭典一圈了。

       他移動到降谷與赤井中間,打算強制結束這個話題。

  然而FBI最強狙擊手不負自己的稱號,又準確丟出了另一個在某層面上正中要害的句子。

 

       「這麼一說……我記得ボウヤ去年還被降谷くん抱到了肩膀上坐著。」

       「赤赤赤赤赤赤赤赤井さん──!?」

           

       沒料到會有這招突襲的新一嚇得結巴。

       他那時的確當小孩當到很習慣,所以不覺得有什麼大不了,但變回了高中生後一回想,那還真是一個十足羞恥的黑歷史,尤其當時在場的又是兩個知道自己真實身分的大人,簡直是恥上加恥。

  更不用說其中一個現在還成了自己的交往對象,這讓新一真想就地找個洞鑽進去。

  「呃、那個……我說,赤井さん……這件事就別……」

  新一單手摀著臉,手指間的縫隙洩漏了不好意思的紅光,他支支吾吾,一時竟想不到該說什麼來轉移話題才好,另一隻手不知所措般比劃著。

       瞧著總是腦袋動得比常人靈活快速的少年難得失措,赤井也沒再多說下去,難以察覺地微微笑了笑,底下有兩個弟妹的他相當自然地伸出手,拍了拍比自己矮上一截的腦袋瓜頂。

       儘管實質上毫無疑問屬於晚輩,面對跟柯南時期差別不大的態度,新一仍發出了「唔唔~~~」的半抗議聲,可若是揮開赤井摸頭的手又好像顯得很孩子氣,於是他遲遲沒有其餘動作。

           

       但忽地,頭頂上微弱的重量感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加在肩頭上的力道。

 

       移動視線,新一看見的是由旁蠻橫切入了兩人中間的青白色浴衣身影。

     擱在肩上的手掌將新一整個人往後帶了幾步,使得赤井的手頓失支撐停在了半空中;而用身體遮去了新一面對赤井的大半視線,降谷巧妙利用角度微瞇起眼,夾帶著威嚇似地瞅了一下眼前這個總令他看不順眼的FBI搜查官。

      「降、降谷さん?」

  就算看不見降谷背對著自己的神情,從空氣中也能感受到不和善的訊息,新一的口氣有些忐忑不安,輕拍了拍降谷放在肩膀上的手。

       聽見呼喚,降谷瞬間換回了溫和的表情,笑著說了聲沒事,不過人依舊穩穩擋在中間,伸手撫平新一有些被撥亂的髮絲,順便又湊近幫忙調整了一下他身上的浴衣領口跟腰帶的位置,完全忽略就在旁邊的赤井。

       藉由降谷熟練的動作,略偏移的靛藍色領口及青白色腰帶準確歸位,一絲不苟般服貼在新一的身上,沒有會露出多餘膚色的空隙。

  而當兩人靠近站在一起時,可以發現降谷身上所穿的青白色浴衣配上了靛藍色的腰帶,恰與新一身上那套成對比,明顯是同款設計。


  「……ボウヤ,這套浴衣是你自己買的嗎?」

  「咦?」忽然被問了一個很不像對方會提出來的問題,新一愣了一下,「不,這是降谷さん挑的……。」


  今天他本來打算穿原本手邊就有的浴衣,結果在距離約定時間還有一小時左右的時候,穿著青白色浴衣的降谷提前出現在工藤家大門口,將手裡包裝完好的全新浴衣遞給新一,表示希望他今天穿上自己挑的這一件。

  突發狀況使得新一起先一愣一愣地把那套浴衣接過來,但看見包裝上的標籤和文字後,他的腦袋一秒反應過來這是出自知名和服及浴衣品牌之手的商品;而從小到大的生活環境下,他自然也知道價格落在哪個區間。

  他趕緊想表示自己不能無端收下高價的東西,卻連一個完整的字都還沒說完,就被宛如讀出他內心在想什麼的降谷用一句「只是想送戀人禮物的這個理由還不夠充分嗎」給堵了回來。

  之後在降谷笑瞇瞇的催促下,新一只好讓他在客廳稍作等候,自己則快步走回房間換衣服。

  儘管是相當簡樸的設計與用色,拆開包裝,一摸到浴衣質地的瞬間,良好的觸感就令人深有所感不愧是有品牌的東西,換好衣服後緩步走下樓的新一又摸了摸身上的靛藍色浴衣,仍有些疑惑可以就這麼收下來嗎。

 

  不過這個疑問在他看見降谷的表情後,也問不出口了。

 

  在新一踏入客廳之前就聽見了腳步聲的降谷早一步站起身,主動走近,上下打量了一會兒,露出心滿意足的微笑,邊說著「這個顏色果然很適合新一くん」,邊伸手微調新一穿得不算十足完美的衣領跟腰帶。

  看著對方的笑臉,身為收禮方的新一總有些莫名的不好意思,只好簡單說了聲謝謝,沒有阻止降谷的動作。

  這時他注意到對方身上的浴衣顏色及樣式儼然和自己身上的是同款不同色,呆愣幾秒才意會出降谷為什麼要送這件浴衣的原因,霎時間感覺臉上的溫度似乎升高了幾度。

  原本停在年長戀人手上的視線略提起,正巧與降谷低垂的目光對上,彷彿看穿新一察覺到了什麼,結束手邊的動作後只是默默笑著在他的髮絲落下一吻。

 

  現在自己也跟那時一樣乖乖站好給對方調整衣服的情境,讓新一順便想起了整個前因後果,不自覺地沉默並且耳根泛紅。

  得到了新一附帶自己預料外反應的意想中回答,赤井雙手抱胸,發出了彷彿已成口頭禪的長聲嘆詞,意味深長的音調令降谷又是一個斜眼看過來。

  「……你有什麼意見嗎?」

  「雖然有料想到執著心的程度……可沒想到會到這種地步。」

  「你這傢伙想吵架是吧。」

       不理會降谷隨時準備好跟自己槓上的態度,視力良好的赤井又端詳了一下兩人腰帶上的花紋,簡單的線條分別在布料上勾勒出了靛藍色與青白色輪廓的牽牛花圖樣,這讓赤井的嘴角勾起了玩味的細微角度。

      「ボウヤ,我建議你有機會可以去查查浴衣圖案的含意……還有禮物的意涵。」

       「?好……?」

        一時還沒猜透赤井在賣什麼關子,不解地歪著頭的新一也只能暫時隨口附和,而且比起來,他現在更在意聽完這句話後,降谷的眼中多出了似是嫌棄赤井多管閒事的警告訊息。

       正面接收到這殺人般的銳利眼神,赤井依然神色自若,身為三人中年紀最長的,他今天顯然是樂於觀察兩人的言行反應;說白了就是類似做兄長的偶爾總會想逗弄一下弟妹般的心境。

           

      「──總算找到你了,秀哥!你在這裡幹嘛啊?」

       朝氣十足的嗓音一陣呼喊,人群中鑽出了有著一頭也顯現了天生活力的自然捲短髮的身影,連同新一與降谷在內都熟識的世良躍步出現在三人的視野裡。

      「跟人敘敘舊。」

      「欸──那也不要一聲不響就半路不見吧。」

  世良一邊嘴上玩笑似的抱怨,一邊走近,看見站在自家大哥附近的兩個身影後停頓了一秒,隨後立刻大步上前,雙手扒住赤井的手臂,大聲問道:「等等等等,秀哥你來當人家電燈泡做什麼!?」

  「不,只是偶遇然後聊了幾句。」先不論是不是刻意表現出來的,但口氣擺明了是認為沒有任何問題,「畢竟機會難得。」

  「嗯嗯,雖然我也能懂捉弄新一くん看他的反應很有趣的心情啦。」

  「喂妳這句話是什麼意思啊世良。」

  「不過呢!」

  世良點頭說出自己的想法,同意這部分並不等於也贊同另一塊,耳朵自動忽視新一的抗議吐槽,繼續對年長自己許多的親大哥曉以大義:「不是都說『妨礙別人談戀愛可是會被馬踢的』嘛,秀哥。所以我今天才特意沒有揪秀吉哥,好讓他可以去約由美姊啊。」

  說完,世良果斷拉起赤井的手,抓著他開始往人群的方向走。


  順著自家妹妹移動的赤井回過頭,「對了,ボウヤ,有任何問題隨時歡迎找我商量。」拋下了一句後又不經意補上:「……當然,如果你本人不介意的話,我也很樂意當一位商量的對象,降谷くん。」

  「誰會需要找你商量啊!」

  「好啦好啦──秀哥你心情好也要記得適可而止呀。」

  性格豪爽的世良回過頭對兩人露出一個足以看見可愛虎牙的大大笑容:「抱歉打擾你們啦,新一くん、降谷さん,接下來你們就好好享受祭典吧。」她以身為妹妹的權力強行把赤井拉離原地,並向兩人簡單揮了揮手,「改天有機會再見囉~」

  看上去是其中一方被拖走強迫離場,但總歸而言感情很好的赤井兄妹一同乾脆地離開以後,相較於他們剛才還在場時的紛鬧,新一感覺周遭空氣現在大幅沉靜了下來,微弱的浮躁消失。

  目光移回身邊,正巧看見降谷深吸了一口氣好調整不知不覺有些急躁的情緒,呼吸時撐起的胸腔緩下,隨著深呼吸動作而閉上的雙眼張開,眼中回復了一如往常的冷靜。

  降谷察覺新一的視線,露出了跟稍早在工藤家時同樣的笑容,探出手指輕輕繞弄了一下對方柔順的瀏海。

  「……我們也走吧,新一くん。」                                    

  輕柔的音調乘著夏日氣候與祭典氣氛的微熱氣流傳入耳中,幾絲瀏海留戀似地從指尖上無聲垂落,若有似無貼著額頭往下滑到臉頰旁的指背隱約傳遞了一股熱度到新一的臉上。

  感受著似乎由皮膚表面擴散至內的溫度,新一笑著點了點頭。


(TBC 後半待補)

评论 ( 12 )
热度 ( 65 )

© 高山雪@休耕mod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