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山雪@休耕mode

♪平時出沒於噗浪,LOF以放創作為主ヽ(`▽´)/
♪產糧手速慢的一條鹹魚(。
♪近期遊走:
※夢色キャスト(蒼星推し、おさなな)、MARGINAL#4(シャイ推し)、アイ★チュウ(F∞F)、B-Pro(THRIVE)、SOARA
※文豪野犬(敦鏡花、太宰右)
※名探偵LOVE主義(快新K柯中心、緋色組3人/緋色柯or新相關、安赤/安沖)
♪噗浪:http://www.plurk.com/tg40124
♪推特:https://twitter.com/tg40124

[快柯/R有]《甘い罠》~Lovesickness~

-6/26凌晨補完-
*沿用《甘い罠》《甘い罠》~After~的快柯設定,幾年後的兩人。

*2016年快斗生賀,我覺得很有誠意!(自己講

*拖不動的人力車,所以不會到終點站,搭車若有不適請為了自身安全趕緊下車(?

大寫的OOC,重複一次,大寫的OO啊啊啊(自己都忍不住抱頭

*雖然工作壓力大的時候很適合拿來發洩,但人果然不擅長還是不要隨便開車……到後面大概可以看出我累了(笑cry)


=============



       假如人體是一張畫布,那麼黑羽現在所做的事情就是在世上獨一無二的畫布染上專屬自己的色彩。


→ http://ww1.sinaimg.cn/mw690/945ec5d8jw1f582wz8flcj20c862r1kx.jpg













 

 

  猝然出現在眼前的黑暗讓人花了點時間適應。

  他左右瞧了一眼,是自上大學後在外租賃到現在,自己已經頗熟悉的租屋處房間擺設。

  抓了抓翹起的瀏海,驅動半神智不清的腦袋來釐清狀況。

  他記得自己剛才是在工藤宅邸,跟…………

 

  轟地一聲,腦袋完全清醒。

          

  黑羽猛然從床上坐起,一把掀開身上的被褥。

          

  「………………天……」

 

  揉臉,他好不容易從牙縫間擠出這麼一句。

  發現褲子裡面那在睡夢中出現的濕潤,黑羽簡直想抱頭痛哭。

 

 

* * *

 

  「……唉──……」

  「黑羽,你有空在那邊唉聲嘆氣還不快點來幫忙。」

  「說的對,黑羽君,這可是很重要的小組報告。」

          

  「……我覺得啊……」

  「嗯?」

  「怎麼了?」

          

  「──我大概嚴重欲求不滿吧……痛!」

  「別人忙著準備報告內容的時候你這傢伙欠揍啊。」

  「揍得好,服部君,Good job。」

 

  巴了對方腦袋一下的服部毫不客氣用白眼瞧人,連一旁的白馬都忍不住瞇起眼看過來,他們覺得自己有那麼短短幾秒想說聽聽這人要講什麼,真是個錯誤的決定。

  被賞了一掌的黑羽吃痛地摸了摸頭頂,一臉委屈,拍桌抗議:「你們哪懂我已經快一個禮拜沒跟柯南聯絡上的心情啊啊啊啊啊啊──!」

 

  發自內心吶喊的聲音在房內迴響好一陣子。

  三人今天約好了在服部為了通學而租的房間協力製作小組報告,身為房間主人的服部一臉頭疼,慶幸這公寓的隔音設備還不錯,應該不至於惹來鄰居抗議。

  「這麼說來,這幾天都沒看到柯南君呢。」

  「好像被工藤家夫婦帶去夏威夷渡假了,說是大提前慶祝小學畢業。」

  「啊,柯南君那對很不得了的養父母嘛……」

 

  如同他們談話間透出的資訊,柯南大約上周開始就被優作和有希子拖去久違的夏威夷渡假,反正是第二遍讀小學的他請假好幾天也不會對學業有影響,於是夫婦倆認為還不如拉著自家可愛的兒子享受天倫之樂。

  表面上的原因是這樣,但實際上突然把人帶出國的真正理由是,上週某一天,工藤夫婦又突襲回到了日本的家裡時,甫推開客廳的門,他們便親眼目睹了黑羽正準備要回去而將柯南壓坐在沙發上熱情索討離別吻的畫面。

  當場空氣整個凍結,四人各自面露不同表情僵在原地;回過神來的柯南臉紅發出了無聲的慘叫,有希子露出了像是看見八卦般的少女神態,臉色一秒刷白的黑羽不禁嘴角抽搐,而一家之主優作則露出了優雅至極的微笑。

  『快斗君,我想,我們需要好好聊個天。』

  『……好、好的,還請手下留情……』

  被自家戀人的父親微笑著拍了拍肩,黑羽欲哭無淚,像隻草食動物發著抖點頭。

 

  而在這件突發狀況後的隔天,被優作的威嚴嚇得不輕的黑羽一大早就被手機鈴聲吵醒,睡眼惺忪間聽見一個炸彈般的消息,驚得從床上跳了起來。

  『夏威夷!?怎麼這麼突然!?』

  『別問我……我一醒來就發現自己已經被帶到機場了。』

  『不會吧……』工藤夫婦的行動力比傳聞中還可怕,『呃,那會待到哪時?』

  『…………不知道。』

  『欸?』

  『他們完全不告訴我啊。總之等到了那邊我再……喂等等,爸你拿走我手機做什……』

  手機傳出的柯南聲音忽然變遠,毫不留情地被掛斷。

  黑羽只能傻愣在床上,聽著手機傳來無機質的嘟嘟聲。

 

  回想起事情發生的前因後果,黑羽整個人把臉伏在面前的矮桌上,一臉慘淡:「嗚嗚嗚……柯南──……」

  當然,這段期間內他一直有想辦法聯繫對方,但不是沒回應,就是接電話的人居然是有希子甚至是優作,他感覺自己根本已是禁斷症發作的病患,柯南成分不足。

  雖說如果知道了真正的原委,服部跟白馬百分百會表示這是他自作自受。

 

  「白馬,這傢伙真的跟我們同年而且IQ 400嗎?」服部忍不住懷疑眼前這人的年齡跟智商。

  「根據資料來看,是沒錯。」白馬一臉正經地回答,順便操作起手機。

  「你在幹嘛?」

  「傳LINE給柯南君,提醒他回國後要小心點自稱『欲求不滿』的黑羽君。」

  「白馬你這算是什麼朋友啊啊啊啊啊啊啊──!?」

  聽見了時時刻刻掛念的名字,黑羽瞬間復活,坐起身大聲表達對損友的不滿。

  白馬並不理會他的吼叫,又多傳了幾條訊息給遠在國外的柯南,這讓黑羽更加氣急敗壞,而就在他想搶過白馬的手機時,耳熟的手機鈴聲正巧響起,他拿起了放在背包旁的手機,一看來電顯示,不得了,急忙接起電話。

 

  『──……你是笨蛋嗎?都幾歲了,別給服部還有白馬他們添麻煩啦。』

  「~~~~~!」

  聽見抵在耳畔的手機傳來了闊別將近一週的嗓音,即便一開口就是不留情面的內容,黑羽仍然感動得要痛哭流涕,都想跪下來感謝東西方各個神明了。

  『……快斗?你有在聽嗎?』

  被呼喚了名字的黑羽從激動的情緒中回神,趕忙應聲:「怎麼回事?之前根本聯絡不上你那邊啊。」

  『我的手機被我爸媽他們扣留了,好不容易才回到我手上。』

  想起這幾天,將近一天24小時都被自家爸媽精力十足地拖著到處跑,每天精神上的疲累都遠大於肉體上,人一躺到床就累得秒速進入夢鄉,多虧白馬剛才傳LINE過來,讓或許是睡著時被塞回了自己手裡的手機震動叫醒了他,不然可能又要過了一晚醒來才發現手機的存在。

  考慮到時差,黑羽直接問重點:「……哪時回來?」

  『這我還不敢確定……應該最晚下週末會回去。』

  「也就是說最多還要再等上一個禮拜啊……不能再快一點嗎……唉──…………」

  黑羽有種乾脆自己飛過去的衝動,但冷靜想想,這舉動說不定會讓工藤夫婦立刻又帶著柯南跑去別的國家,情況只會更糟,加上大學最近也有幾份重要的報告要交,再怎麼想衝過去他也得打住。

  手機另一端的柯南聽著黑羽哀怨的聲音,無可奈何般輕嘆了一口氣,稍微壓低了音量。

  『────』

  傳進耳裡的句子令黑羽有些難以置信地瞠眼,他沉默了幾秒,回問:  「你說真的?」

  『對。』

  「你確定?不反悔?現在還來得及喔?」

  『~~~你煩不煩啊!?總之就是這樣,我要掛電話了。』

 

  似乎還想再多問幾個問題的黑羽還來不及開口問,柯南便迅速掛斷了通話,黑羽呆呆地張著嘴,定在原地。

  這副不太尋常的模樣讓在旁邊看著的兩位好友不禁有些在意,才準備出聲詢問,黑羽早一步轉過身,剛才的無精打采像是騙人般,他精神抖擻地把準備好的參考資料都擺到桌上,反過來催著:「服部、白馬,你們還慢吞吞在幹嘛?趕快來解決這份小組報告啊。」

 

  見證了前後落差極大的轉變,服部好奇地問道:「喂,白馬,你剛才LINE是傳了什麼內容過去?」

  白馬計畫成功似地微微一笑,把跟柯南的LINE顯示的已讀畫面亮了出來。

 

【柯南君,黑羽君疑似患了重症】

【遺憾的是我們無能為力,因為他那種重度的相思病只有你能幫忙舒緩症狀】

【p.s:順帶一提,如果黑羽君再這麼發病下去的話,小組報告不知要哪時才能完成了】

 

  讀完上頭的內容,服部朝白馬比了個讚賞的拇指。

  「不過,說到下週末的話,是『那個』吧。」

  「是啊,柯南君應該會想辦法在生日前回來吧。」

  兩個損友輕聲交頭接耳著,料想黑羽八成也猜到了柯南會努力趕回國幫他慶生,所以精神才回復得這麼快,製作報告的速度簡直是用飆的。

 

 

  當然,他們不可能有聽到柯南特意放輕音量對黑羽所說的內容。

 

  只有當事人才知道的這一句:

  『──下週末回去後,我去你那邊住個幾天。』

 

  這句話包含的不僅僅是單純字面上的意思。

  至今為止都是黑羽偶爾會在工藤家過夜,柯南從來沒有去黑羽那邊住過;因為兩人當初決定交往時有說好,如果是在工藤宅邸,顧慮到兩人都不是那裡的一家之主,黑羽還有自信不會跨越最後防線。

  不過,一旦柯南提出了要去黑羽那邊過夜的話,就等於同意了接吻以上的各種行為,所以一瞬間他懷疑是否自己聽錯了,才忍不住再三確認這點。

 

  而另一方面,人遠在夏威夷掛完電話的柯南緊握著手機,坐在床邊長吁了口氣,沿著床腳滑坐在地板上,臉跟著埋進了雙膝之間。

  沒被遮擋住的雙耳可以看出明顯泛紅的跡象。

  隔了快一個禮拜才又聽見了黑羽的聲音,如果說他不覺得開心的話當然是騙人的,可這並不是讓他耳根發燙的主要原因。

          

  「……昨天到底為什麼會做那種夢啊我…………」

 

  他悶聲自言自語著,半抬起頭,下顎抵在雙腿上,只露出五官的上半部,眼神中表現了彷彿想找個地洞鑽進去的想法。

  起因就是柯南剛才一聽見快斗的聲音,忽然間讓他想起了前一天晚上,自己做了一個毫無疑問會被分類到春夢範疇的夢。

 

  而他完全沒想過自己居然跟黑羽做了個相同的夢。

 

  至於回國後,意外發現雙方竟然夢到了一樣的夢境,在兩人間掀起了騷動的情況又是他們後來才會知道的事情了。

 

 

  所謂的小別勝新婚;心有靈犀一點通。

 


Fin.


评论 ( 9 )
热度 ( 102 )

© 高山雪@休耕mod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