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山雪@休耕mode

♪平時出沒於噗浪,LOF以放創作為主ヽ(`▽´)/
♪產糧手速慢的一條鹹魚(。
♪近期遊走:
※夢色キャスト(蒼星推し、おさなな)、MARGINAL#4(シャイ推し)、アイ★チュウ(F∞F)、B-Pro(THRIVE)、SOARA
※文豪野犬(敦鏡花、太宰右)
※名探偵LOVE主義(快新K柯中心、緋色組3人/緋色柯or新相關、安赤/安沖)
♪噗浪:http://www.plurk.com/tg40124
♪推特:https://twitter.com/tg40124

[安柯]猫に鰹節、狼には…

※Attention!是安柯、安室透x柯南!不適者請記得迴避…!

看了アニメディア雜誌浴衣圖後忍不住腦洞ry

※OOC嚴重注意報&邏輯大概離家出走去了(。

※後續的降新part讓我先緩緩......還是想努力一下621快斗生賀(´Д⊂


但最近好一陣子應該又是3次元修羅場+有優先要處理的稿子=又是個不知道哪時會生出來的節奏.........降新part想試試寫點色氣的((((


=========

 

          熱帶夜。

          如同字面,夏日的夜晚總帶了點揮之不去的悶熱感。

          平時夕陽西下後,這條路只剩幾盞孤零零的路燈苦撐住聊勝於無的光源,今天卻在種滿了路旁的行道樹上牽起線,掛上一盞又一盞寫著「祭」字的紅色燈籠,替前來觀賞煙火大會祭典的人潮指引道路。

          想把握這大好賺錢機會的攤販們一個個定點在道路兩側,手邊準備的動作沒有停下,同時賣力吆喝著招攬客人,賣熱食的攤位傳出了陣陣熱煙,助長了原本就不低的空氣熱度,但這不影響參加的群眾樂在其中的心情,人人臉上都是笑容,氣氛好不熱絡。

          

          除了某一位將不悅的心情毫不掩飾寫在了臉上。

          

          「──為什麼你這傢伙也在?」

          柯南抬起頭,看見神情不悅的安室斜眼瞪著旁邊的赤井,惡狠狠地吐出這句話,他站在兩個大人中間,對這司空見慣的景象還是只能僵硬地抽動嘴角。

          「是ボウヤ邀我一起來的。」赤井面不改色,表示自己是有正當理由才會出現在這裡。

          「祭、祭典就是要人多才有趣嘛!而且好不容易事情都告一段落了,當作放鬆一下也沒什麼……不好……吧?」在質問的矛頭轉到自己身上前,柯南趕緊帶著笑容解出聲,然而安室的眉頭卻隨著自己的解釋蹙起,他的語調也不禁越來越往下墜。

 

          前一陣子,在FBI、CIA以及日本公安警察等各個國際組織和國家級組織的聯手下,經過一番苦戰總算是殲滅了黑衣組織的中樞,之後也陸陸續續追緝在混戰中逃掉的餘黨,不過這些都只是不重要的小人物,所以後續處理都很順利。

          當然,他們也取得了APTX4869的檔案,目前灰原正根據拿到的藥物資料投注全部精神著手開發解藥,據她本人的估計,再過幾週應該就能完成。

          而就在耳聞這件好消息的隔天,少年偵探團的三個孩子趁放學時,向他們提出了一起來看煙火大會的提議,灰原因為忙於製作出解藥,已經連續好幾次拒絕了他們的外出邀約,而柯南則想到或許這將是最後一次以小學生的身分陪他們玩的機會了,於是兩人沒有猶豫太久,點頭答應。

          至於赤井跟安室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其實也只是柯南出於半是心血來潮的好意,認為這兩個人現在大概為了處理解決黑衣組織後的各種報告等等,忙得不可開交,應該也需要放鬆一下心情來舒緩疲勞,他才約了兩人一起過來。

          雖說兩人間的誤會在雙方組織決定合作時已經解開,不過或許是天生打骨子裡就不對盤,雖然至少不會一見面就露出殺氣,可是安室對赤井的態度依舊稱不上友善;而赤井那邊也不知道是不是覺得有趣,居然會有意無意地順著對方的找碴,說些旁人聽起來像是挑釁底線的話,必要時打上一架也不在乎。

          而且有九成九的機率柯南會被無端扯進兩個大人很不成熟的對峙中。

          瞧瞧現在,灰原壓根不想淌進這渾水,早早就和步美他們以及負責幫孩子們出錢買吃的阿笠博士離開原地,走進了人潮裡,不見蹤跡。

          柯南背後冒著冷汗,緊皺著眉頭的安室和表情沒有變化的赤井都低頭看著他,實在很難猜出他們內心在想什麼。

          或許只有柯南一個人感到難熬的短暫沉默過去,最後安室輕嘆了口氣,不太甘願地斜眼瞅著赤井:「……好吧,這次就看在柯南くん的份上,算了。」

          聽到這句,柯南撫了撫胸口,緊繃的肩頭總算可以放鬆。

 

          才剛放心而已,就看見一個寬大的黑色浴衣背影出現在他的眼前。

          「……赤井さん,你這是……?」心中有股不妙的預感。

          「ボウヤ在人群中突然不見的前例太多了,所以我背你吧。」

          「咦?」

          「給我等等!負責背柯南くん的人是我才對!」

          「咦咦!?」

          這兩個大人在說些什麼啊!

          柯南簡直要懷疑自己的耳朵有沒有聽錯,他沒記錯的話,早在組織殲滅戰的時候就已經跟他們表明了自己的真實身份,所以這兩個人明知道他其實不是小學生還做出這舉動嗎?這是在惡整他嗎!?

          瞧著一個FBI最強狙擊手跟一個日本公安警察菁英為了這麼一件根本不值得爭執的事情你來我往,到最後乾脆決定用看起來不太和平的猜拳以決定勝負,柯南覺得頭很痛,考慮是否別管這兩個人,乾脆自己去找灰原他們一起行動。

          可惜老天並沒有給他太多思考的時間,就在他抱頭苦惱時,旁邊已經傳來了表達勝出的呼聲,而且隨即有一雙大手搭上了他的肩膀。

          「來,柯南くん,別客氣。」

          穿著白色浴衣的安室笑盈盈地說著,笑容燦爛得刺眼,反而令柯南感覺渾身不對勁。

          「呃……那個……安室さん,真的不用……」

          「如果你不喜歡給人背的話,坐在肩膀上也沒問題的。」

          不曉得是否自動忽略柯南想回絕的意思,安室自動自發用雙手從後方輕鬆抱起了他,一把將人放到自己的肩膀上,為了避免一時間來不及反應的柯南摔下來,他還不忘移動雙手至側腰的位置,緊緊扶住直到確認人抓穩坐好了,他才又把手往下移,寬大的手掌不留空隙地圈住了孩童纖小的腳踝;一切動作流暢得像是策畫已久一樣。

          

          對方可以說是用武力強迫自己中獎般的行為,讓柯南感受到身體因外力而浮起來時慌了一下,有什麼就抓什麼,人緊緊挨住了安室的後腦杓,臉頰上傳來了比想像中柔順的髮絲觸感,鼻尖同時聞到了一股洗髮精的清香,彷彿有放鬆心神的效果,令他整個人停滯了一會兒,很快回過神後趕緊重新抓穩,更沒忘了隨手幫忙梳順被自己弄得有些凌亂的金色髮絲。

          「小心別摔下去囉,柯南くん。」大概是察覺了幼小的手指在自己頭髮上的動作,安室輕笑幾聲,「如果真的快掉下去了,儘管用力抓住我的頭髮也沒關係。」

          「喔,好……」對於光想像就有點痛的畫面,柯南只好在心裡叮嚀自己要坐穩,放棄逃離,反正自己的力氣也比不過安室。

          因為在場的另一個大人一直沒有什麼反應,他轉頭往旁邊看了看,只見赤井雙手抱在胸前,依舊面不改色,不過好歹也認識一段時日了,柯南一眼就看出來這人的眼中帶著好玩的情緒,可想而知絕對是故意挑起這個話題。

          責難似地瞇起眼,在不知情的人眼裡就像是小孩子在鬧脾氣;雖然對一個大人來說,小學生或是高中生都算是個孩子,所以柯南詰問般的眼神在赤井看來也不痛不癢,又甚至是難得看見了符合年紀的反應而感到些許玩味。

 

          「……那麼,ボウヤ就交給安室くん了。」

          「赤井さん?」

          「保鑣的話一個人就足夠了吧。」眼角瞥向了人群的方向,「我得去另一邊才行。」

          柯南立刻意會過來,赤井指的是他答應過會好守護的少女。

在目前組織餘黨尚未完全消滅的情況下,那邊又都是沒什麼攻擊力的老弱婦孺,為了不發生任何意外,的確是需要有一個保鑣在旁。

          既然意思傳達到了,也不需要多做解釋,赤井不帶留戀地轉過身,準備去找早已不知道消失在人群何處的灰原一行人。 

          「對了。」他在臨走前留下了意味深長的一句:

 

          「──小心別被馴養的狼犬給反咬一口,ボウヤ。」

          

          「……狼犬?」          

          柯南不解地歪頭,不明白赤井在打什麼謎語。

          相較之下,安室似乎聽懂了言下之意,用柯南聽不見的音量咋舌一聲。

          等赤井的身影消失在幾乎水洩不通的人潮中,安室抬眸看向柯南,微微一笑:「那我們也走吧,柯南くん。」

          聽見了呼喚,柯南的視線移回,如一個乖巧的孩子般點點頭。

          然後,彷彿接受到號令,安室往人群的方向跨出了腳步。

 

          人聲鼎沸,節奏不一的木屐聲交雜重疊,柯南坐在安室肩膀上,視線水平來到了工藤新一時期也鮮少達到的高度,可以清楚俯視所有大人小孩的頭頂,難得的視野掀起了天生旺盛的好奇心,他目不轉睛觀察著從兩旁交錯通過的人們穿著打扮及神情、攤販的旗幟,也不想漏掉掛在樹上隨著空氣流動搖曳的燈籠。

          仔細一想,身體縮小後被人或扛或抱著走的機率遠比自己小時候高出許多,起初理所當然會感到抗拒,現在卻已經不太介意,有時還會反過來利用這點……柯南不禁感慨習慣真是種可怕的東西。

          但他忽略了一點,造成這個現象的一個要因在於自己配合外表演出來的好孩子形象,遺傳自母親有希子的端正五官加上了人前乖巧聰明的乖小孩模樣,對於大多數人還是相當有用,忍不住寵溺一下的情況也不算少。

眼下就有一個活生生的例子。

          「柯南くん,你有想吃什麼嗎?」

          被喚回了注意力的柯南眨了眨眼,語氣十足是個懂事的孩子般回答:「不用啦,安室さん,我不餓。」

          「不,柯南くん你吃太少了,難得來祭典應該要盡量多吃點東西。」

          「吃太多東西的話,我不就會壓垮安室さん你的肩膀了嗎?」

          「這不用擔心,我對自己的力氣還頗有自信。」柯南習慣成自然演出來的童言童語讓安室爽朗地笑了笑,「而且講真的,柯南くん你太輕了,那次把你拋出去的時候我都嚇了一跳。」

          不是頭一次被人注意體重偏輕的柯南乾笑幾聲,想了想身邊的大人們似乎都很想餵胖他,連赤井偽裝的沖矢昴在湊巧得知他目前的體重後,好一陣子不管柯南是跟少年偵探團成員一起出現,或者是自己單獨去工藤邸的時候,端到面前的食物份量都變多了。

          而且根據他以往的經驗,想推託掉大人們的這類好意基本上是件難事,配合一下反而能輕鬆解決。

          柯南動了動小腦袋,鏡片後的靈活碧眸掃視著左右兩旁五花八門的攤販,考量到自己的所在位置,食物一個不小心有可能會沾到安室的頭髮或衣服上,他認真評估著哪個是最恰當的選擇。

          想著想著,他瞄見了斜前方的一個攤位。

          「……那就……那個吧。」

          「想吃什麼都沒問題。」安室想也沒想地爽快答應,並順著柯南手指的方向看過去,「你說的那個是──……」

聲音像是卡在喉嚨,突兀止住。

 

          「謝謝惠顧──」

          幾分鐘後,兩人離開了攤位前。

          「…………為什麼偏偏選了這個……?不,祭典的話這也很正常……還好這個角度看不到………但是好像又有點可惜……唔……」

          

          柯南一手依舊抓著安室,另一手則拿著剛才從攤販老闆手裡接過來的巧克力香蕉,小口緩慢吃著。

          選擇的原因很簡單,一是方便單手拿、二是相較之下比較容易避免沾到身上、三是自己不會非常排斥巧克力的甜味,而且香蕉本身的熱量足夠,他這之後可以不用再吃額外的東西,綜合各種有力因素,他才指定了這一樣。

          奇怪的是安室的反應,他先是整個人停滯了約三秒,然後再三跟柯南確認,收到了再次肯定的回覆後才緩步走到攤位前,臉上掛著完美但在柯南眼裡很僵硬的笑容購買,老闆閒聊般地問說兩人是不是兄弟時,他也只是制式地應幾聲,而離開攤位後就像這樣低著頭,不知道在低聲嘟噥著什麼。

          這反常的態度令柯南有些在意,思考起可能的原因,可實在是沒頭緒,乾脆直接開口問:「……安室さん,怎麼了嗎?」

          「嗯?沒事、沒事……你不用在意。」

          安室回答的語調少了平時的從容,柯南聽出他沒有多做解釋的意願,也就沒繼續追問下去,默默地又咬了一口手裡的巧克力香蕉。

          

          沒多久,安室好不容易調整回正常狀態,沒事般地繼續邊走邊和柯南隨興聊著,途中經過了一個射擊遊戲的攤位,發現老闆愁眉苦臉,仔細一瞧,攤位後頭的獎品居然不見了一大半。

          兩人被這不尋常的景象給拉住了腳步,這時正好一群相約來玩的女高中生們走過他們的面前:

          「欸,剛才那個射擊攤位旁邊聚集了好多人耶,是在看什麼熱鬧嗎?」

          「妳沒看到嗎?剛才有個人百發百中,一口氣掃光了前幾大獎唷!」

          「對對對!本來是一個老伯伯跟三、四個小孩在玩,可是好像都沒打中。」

          「戴髮箍的小妹妹感覺超難過的,另一個小妹妹還安慰她呢。」

          「結果旁邊冒出了一個戴著針織帽的男人,付了錢拿起槍後,居然第一發就直接命中小妹妹最想要的大布偶!」

          「而且接下來打中的也都是屬於大獎的東西呢!後來都分給那些小朋友了。」

          「太帥氣了吧!?好想親眼看看喔……早知道我就不要繞去別的攤位買東西吃了啦──」

 

          無言地聽著女高中生們一邊嘻笑閒聊一邊走遠,柯南與安室神情各異地看回氛圍宛如烏雲壟罩的受害攤位。

          「……赤井さん也稍微放點水嘛……」柯南完全可以想像當下老闆快哭出來的表情,不知怎地心中有些過意不去。

          「……那可惡的傢伙……」安室咬牙切齒,表情簡直是巴不得立刻把赤井給趕出國,可以的話更想讓他永遠跨不進日本國境。

          「安室さん,冷靜、冷靜……啊,安室さん你看那邊有賣面具的攤位!」驚覺安室散發出來的氣質有變兇惡的趨勢,柯南隨口找了一個理由來拉回他的注意力,擠出了天真無邪的笑臉:「我們過去看看嘛!好不好?」

          「咦?沒想到柯南くん你對面具這麼有興趣啊。」

          安室的心神順利被引回,他恢復了親切的神態,帶著柯南走到了位在不遠處的攤位,兩人站在一排排種類繁雜的面具前,柯南擺出一副好奇寶寶的模樣,左搖右晃小腦袋掃視一圈,坐在安室的肩膀上略探出身體,伸長了手取下其中一個面具,蓋住安室的五官。

          「這個感覺很適合安室さん。」

          孩童語帶竊笑,安室疑惑地騰出一隻手,把面具從臉上摘下,翻到正面看看造型。

 

          「……狐狸?」

          「因為狐狸很擅長『騙人』啊。」語氣充滿了純真,但眼神卻是十足惡作劇的意圖。

          忽然遭受了調侃的安室愣了半秒,隨即牽起嘴角,玩味十足地長嘆一聲,目光透露出不易察覺的狡猾,「……那麼,適合柯南くん的就是這個囉。」沒有猶豫太久便拿起了另一個面具,模仿剛才的情況,將自己挑的面具準確地戴到柯南的臉上。

          柯南在面具下悶哼了一聲,不慌不忙,伸手把面具從臉上拿下,討喜的黑貓造型面具大大地映入眼中。

          「因為你會裝得像隻乖貓咪一樣來掩飾身份。」

          「欸──我才不想被安室さん你這麼說。」

          「彼此彼此。」

          安室仰首,柯南低頭,同屬藍色但性質不同的兩雙碧眼對上,一大一小用著輕鬆無奇的語氣互相揶揄,接著同時輕笑出聲,氣氛和樂融融。

          兩人笑著買下了面具,不用任何特別的理由,純粹當紀念也不錯,既然來到祭典就拋卻多餘的思緒,盡情沉浸在這個屬於夏日夜晚短暫的和平時光也沒什麼不好。

          在安室興致勃勃的要求下,柯南將黑貓面具斜戴在頭上,反正小孩子掛著一張面具逛祭典是稀鬆平常的事情,狐狸面具則由他幫忙拿在手上,而沒有特別去管時間流逝的兩人注意到再過不久便要開始放煙火了,於是安室稍微加快腳步。

          照理說沿著有掛燈籠的路線走就會抵達河堤邊,能就近觀賞煙火,來參加的民眾也都以此為目的地,一邊享受祭典的氣氛,一邊牽動雙腿朝相同方向移動。

          

          「……?安室さん?」

          應該要繼續直走下去的路線,安室卻忽地拐了一個彎,走出人牆,穿過燈籠路標的下方,漸漸遠離了熱鬧哄哄的會場,人煙稀少的小徑幾乎只聽得見努力宣示存在的微弱蟲鳴聲,還有安室不停歇的木屐聲。

          本來還打算在河堤那邊跟灰原一行人會合的柯南環顧有些陌生的路徑,困惑地想求個解答。

          「這邊有一個很少人知道的看煙火的絕佳地點。」

          「但是我對看煙火沒有什麼太大要求……」

          「不,柯南くん,既然都特地來看煙火了,當然要選一個最不會被打擾的地方。」

          雖然看不見安室的正臉,柯南猜想他十之八九擺出了俏皮的表情,嘆了口氣,懶得繼續為了無聊的小事和對方爭,「……那安室さん怎麼會知道這個適合看煙火的秘密景點?」

          「前幾天先來探祭典路線時湊巧發現的。」

          「只、只是個煙火大會而已,有必要探路嗎……?」

          「嗯?跟柯南くん的約會怎麼能不先做準備?」

          「?…………安室さん,你沒有弄錯『約會』的意思嗎?」

          「柯南くん你真愛說笑,我跟你就是在『約會』啊。」

          「啊咧咧~好奇怪喔!?我認識的安室さん是這樣的人嗎!?」

          安室被他的反應給逗笑,發出了爽朗的笑聲:「大人有很多隱藏的面孔,只是你今天剛好見識了其中一個。」

          柯南扯著僵硬的嘴角,開始覺得對方有點反常,難以溝通……該不會是長期緊繃的神經鬆懈下來,彈性疲乏產生了後遺症吧……想一想這揣測還真有可能,說不定還要探一下額頭的溫度,看看有沒有發燒。

          機智過人的腦袋迴路充斥著各種可能性,小小的偵探決定總之先憑著位置優勢伸出手測溫再說,但稚嫩的手臂忽地染上了別種色彩,耳邊伴隨著喧囂的碰聲,他本能地看向這股變化的來源。

          頭頂上沉寂的夜幕起了騷動,五顏六色的煙火一發接一發直衝上天,炫耀自己的風采;今晚的祭典主角──煙火開始施放。

          安室也正好停下了腳步,他們來到了略有高度的小坡上,四周沒多少高大的遮蔽物,離放煙火的地點也不算遠,可以清楚看見炫麗煙火的全景,就如安室所說的是個觀賞煙火的好地點。

          「……安室さん你大概沒有什麼事情做不到完善的吧,真厲害。」

          面對這一個大大小小的事情都能處理很好的人,一臉服了的柯南還真忍不住佩服他,連看煙火都能找到一個絕妙景點。

          「聽見柯南くん你這麼說真令人高興。」收到了讚賞的安室話語中含有欣喜的得意,重新抓穩了柯南的腳踝,好讓他能更專注在夜空正在進行的景色變化裡。

          往後瞥了一眼,視線轉回前方,看似在一同專心欣賞眼前的夏日祭典風情。

 

          「──不過要我說的話,柯南くん你才厲害。」

          「咦?」

          「因為你用這小小一個身軀,經歷了各種挑戰。」

          注視著自己的手掌輕輕一握便能整個圈住的纖小腳踝,指腹小心翼翼地撫碰,光滑稚嫩的觸感隨之傳來,無論眼觀或碰觸都明顯是一個應該與出生入死的場面無緣的孩童軀體,看在安室眼裡一股憐愛感油然而生。

          手改變了動作,輕輕地托起孩童的腳,沒有任何猶豫將臉湊上前,唇瓣在腳尖上蜻蜓點水般點了一下。

          一道煙火躍升到天空發出了聲響,而一聲驚呼同時也從柯南的嘴裡迸出。

          安室沒有理會坐在自己肩上的柯南那慌張的語調,他垂下眼眸似乎想細細感受手中與唇上的溫度,循著自己的節奏移動唇瓣,依序在線條圓潤漂亮的腳背及小腿上獻上一個又一個如羽毛般輕柔的吻。

          

          「等、等等……安、安室さん!?」

          眼看對方不管自己的呼喊,嘴唇觸碰的位置還越來越往上,柯南一時慌了手腳,使力扯了一下安室的髮絲,這才像被按掉了開關般動作嘎然而止。

          大約有幾秒的時間,安室毫無反應,柯南略顯困惑地又輕喚了一聲,接著安室彷彿沒事人一般,稍微仰起脖子,賠罪似地垂下眉頭:「抱歉、抱歉,嚇到你了?」

          「……安室さん你今天真的很不對勁。」蹙起眉頭,手卻是在幫前幾秒才威脅到自己的元兇把頭髮順回原位。

          「你這麼講就不對了,柯南くん,我剛才也說過──『大人有很多隱藏的面孔』。」

          安室莞爾,看起來很享受細小的手指在髮絲間來回遊走的觸感,突發奇想似地又丟出一句:「那麼問一個問題,柯南くん你知道不同部位的吻各代表什麼意思嗎?」

          他的語氣滿是笑意,自顧自地繼續說下去:「有機會的話就記起來吧,說不定總有一天會派上用場。」

          「…………喔。」精神莫名疲累,柯南懶得去質疑了,有些敷衍地回答,現在專心看煙火比較實在。

 

 

          「──我會期待下一次不用我解釋,你就明白意思了。」

          

          也因此,他沒有注意到被煙火聲掩蓋掉的這句低喃。

          

          

          

          煙火大會持續了好一段時間,由阿笠博士贊助製作的重頭戲──特大煙火在空中綻放出一個絢爛奪目的火花後宣告落幕,人潮在談笑間逐漸散去。

          「我送你回去吧,柯南くん。」

          「在那之前,安室さん你可以放我下來了嗎?」

          既然一開始是擔心自己會在人群中因為各種可能性而走散,在這種根本沒有別人的地方也沒必要坐在肩膀上了吧。柯南事到如今才意識到當小孩當太久造成的盲點。

          「機會難得,就讓我這樣送你到毛利偵探事務所吧。」可惜安室壓根沒打算把人放下,「而且約會也還沒結束呢。」

          「…………安室さん,你真的應該要重新好好查一下『約會』的定義才對。」

          對於柯南的好心建議,安室笑而不答。

 

          與煙火大會祭典的熱鬧相比,會場以外的市街道瀰漫著夜晚特有的寂靜,青白色的路燈佇立在人行道旁,點綴宛如陷入了沉睡的這個空間。

          走在熟悉的街道上,交談數不知不覺變少的兩人抵達了早已熄燈結束今日營業的白羅店門口前,然後在通往偵探事務所的樓梯口停下。

          安室緩緩蹲下身,放輕動作抱起了身上的柯南,看見他雙腳穩穩踏到地面後才鬆開雙手。

          柯南隨手撫平一下衣服上的皺褶,轉過身:「安室さん,謝謝你送我回來。」

          「不客氣,我才要謝謝柯南くん邀我一起去煙火大會。」

          正確的說,是邀了「安室跟赤井」兩個人才對,不過柯南也知道別糾正這點才好,夜深了要避免造成鄰居的困擾。

          「對了,安室さん你別忘了這個。」想起還掛在手上的狐狸面具,柯南用雙手往前遞出。

          安室笑著接過面具,拿到了自己的臉旁,比了比:「謝了,柯南くん幫忙挑選的東西,我可得好好收起來當紀念。」

          「安室さん你太誇張了……」

          「因為就算有下一次,也不一定是『江戶川柯南』,對吧。」

          沉默突然降臨。

          柯南自然明白安室這句話暗指的意思,而且說不定他自己下意識也想到了這點,所以今天就任由對方抓著自己隨意行動;想到這裡,柯南的心境卻意外平靜。

          「那麼,我也該把『安室さん』挑的這個面具收好才對囉?」

          他露出了幼童特有的笑容,幼小的手掌拍了拍一直斜戴在頭上的黑貓面具,像是將剛才那番話奉回去一樣。

          被反擊的安室略瞠大了眼,忍俊不禁,低聲笑著,「那樣我會很開心的。」

          蹲著與柯南拉近了視線水平的安室伸出手,溫柔地撫摸那聰明的腦袋,又輕聲說了一句:「不過,要當作紀念的話,還是有些特殊意義比較好。」

          語畢,動作迅速地拉下了黑貓面具,準確地戴在柯南的五官上。

          

          「安室……さん……?」

          

          還沒反應過來的柯南喚著對方的名字,途中卻聽見了塑膠面料互相碰撞般的輕微聲響。

          而且從聲音來源判斷,位置是在被面具蓋住的嘴巴附近。

          

          柯南透過面具眼部開的孔,可以看見安室自己也戴上了狐狸面具的臉拉遠,下一秒,面具被取下,他的視野隨即恢復開闊,同時安室自行摘下了面具後的表情看得一清二楚。

 

          「……快點長大吧,柯南くん。」

          安室的臉上掛著一如往常的親和笑容,卻微瞇起了雙眼,眼神暗藏著隱晦的侵略性。

          「我或許已經等不及了。」

 

          料想外的震撼彈投下的瞬間,只有一句話閃過了柯南思路當機的大腦。

 

          ──『小心別被馴養的狼犬給反咬一口』。

 

          赤井的這句提醒,在他的腦內久久環繞不去。

 

 

          而這彷彿是則預言,就在柯南順利變回工藤新一後沒多久,一個名為降谷零的「狼」迫不及待似地出現在他的面前,並在妥善的計畫下,成功咬了他一口,烙下了所有權的印記。

          

          

          TBC?


评论 ( 15 )
热度 ( 137 )

© 高山雪@休耕mod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