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山雪@休耕mode

♪平時出沒於噗浪,LOF以放創作為主ヽ(`▽´)/
♪產糧手速慢的一條鹹魚(。
♪近期遊走:
※夢色キャスト(蒼星推し、おさなな)、MARGINAL#4(シャイ推し)、アイ★チュウ(F∞F)、B-Pro(THRIVE)、SOARA
※文豪野犬(敦鏡花、太宰右)
※名探偵LOVE主義(快新K柯中心、緋色組3人/緋色柯or新相關、安赤/安沖)
♪噗浪:http://www.plurk.com/tg40124
♪推特:https://twitter.com/tg40124

[快新/快柯] 殘缺Paro 段子-00

!Attention!

※殘缺Paro,發想取自桃子的這篇圖  安利沒看過的人快關掉我這篇文去看圖(((((((((((っ`・ω・)っ ブーン

※段子已給好桃子鑑定過(?)感謝提供了好吃的原梗。・゚・(ノω`)・゚・。

※看了圖後一直想寫寫的梗,正巧昨天工作充滿了負能量於是忍不住寫個開頭釋放一下()
 因為只是段子,如果有朝一日順利寫完&修過整篇應該就會把段子收起來(封印黑歷史的意味)←

※還是要說句小心OOC~


==========


00

 

 

        嗶嗶……嗶嗶……

 

        微風徐徐,從微敞開的大片窗戶空隙中吹進房內,三兩隻白色鴿子穩穩地站在工藤家房邸的窗邊,探頭探腦般望著窗內,咕嚕嚕叫了幾聲像在進行對談。

        鴿子們的叫聲乘著氣流進入室內,但被響亮的鬧鐘聲遮蔽,沒有順利傳入還在睡夢中的房間主人耳中。

        今天的天空是清澈的天藍色,偶爾還可見到朵朵白雲悠悠漂浮著,是個相當適合賴在床上沉醉於夢中的絕好日子。

        依照設定的時間準時上工叫人起床的鬧鐘在努力不懈響了好一會兒後,常見的嗶嗶聲戛然而止;與窩在被窩縮成一團的身軀相比,另一個身形較為成熟的身影不知何時走了進來,伸出右手輕輕按掉了鬧鐘。

 

        少掉了鬧鐘聲,房內頓時又歸於安眠的寧靜。

 

        來人又走近幾步,在床邊坐下,側著身用右手輕晃了晃用被子裹住形成的一團。

        「喂──該起床囉,柯南。」

        嘴上一邊喊人起床,用手推晃的動作也沒停下,持續幾十秒後那團被窩裡面終於有了動靜。

        先是隱約傳來了睡夢被打斷而略帶不滿的含糊聲,接著從被子裡緩緩探出了一隻手,瞎子摸象似地摸了摸被子外的幾個位置,最後找到了正確方位,一掌拍掉打擾自己清夢的那隻手,然後又縮了回去,這時還能聽見「快斗你好吵……再讓我睡五分鐘」之類的一串嘟噥聲。

 

        聽見柯南照慣例迷迷糊糊中的「再睡五分鐘」這句話,快斗也不急著催他起床,悠哉地繼續坐在床邊,看著窩回去沒幾秒又睡去的柯南,時不時隨意哼歌,在心中默默數著。

        幾分鐘過去,快斗眼角一瞥,時鐘上的數字正巧過了五分鐘,他毫不遲疑地一把掀開被子,讓窗外的陽光直接照射在柯南身上。

        「好啦!五分鐘了,起床囉起床囉──」

        「唔──……」

        尚未完全脫離夢鄉的柯南感到刺眼似地皺起眉頭,手自然而然伸到了眼前遮擋,並發出了表達抗議的悶聲。

        快斗不理會柯南的不滿,用右手單手逕自抱起了他,一派輕鬆地讓柯南平穩撐坐在自己的右手臂中,而柯南恍惚中又得了東西可以靠著,瞇著眼本能地依上去,手還不忘抓住快斗的衣服以免自己摔下去。

        柯南靠著的位置正好令呼吸時洩出的微弱氣息吐在快斗的頸項間,他發癢似地輕笑了幾聲。

 

        地走出房門後,快斗就這麼抱著柯南直接走下樓梯來到一樓,再拐個彎抵達盥洗室前。

        他相當熟練地用腳一拐,將放在洗臉檯附近的附椅背式高腳椅移到了鏡子前,隨即小心翼翼地把已經快要在自己懷中三度進入夢鄉的柯南抱坐到椅子上。

        確定半夢半醒的對方坐穩了,快斗動作俐落將牙刷跟牙膏接連塞到柯南的手中,然後用力揉了揉他的頭,好讓他多少清醒些。

          

        「快點梳洗一下,早點清醒。」快斗說著,同時轉身準備移動到別處,順帶補了一句:「可別又像之前那樣摔下去啊。」

        聽見最後這句,柯南忽然頓了一下,因為好久之前確實曾在迷糊中把洗面乳當成了牙膏,結果牙刷送進嘴裡的那瞬間明顯異於牙膏的味道使他瞬間驚醒,卻也不小心從高腳椅上跌了下來,造成好幾處瘀青折騰了他好一陣子。

        而那時聽到聲響急忙衝過來的快斗看到那畫面則是覺得好氣又好笑,事後還三不五時會拿出來調侃柯南一番,不過總是以柯南一記猛烈的左腳踢擊作結。

 

        因為快斗的那句話而腦袋清醒了大半的柯南默不作聲,就跟所有人一樣熟稔地打開蓋子、擠好牙膏、放回洗臉台上,開始身體早已清楚到近乎機械式的一連串盥洗動作。

        整個流程花費了幾分鐘,刷牙跟洗臉都結束後,他隨手抽起了掛在一旁的毛巾,擦乾臉上以及幾滴留在瀏海上的水珠。

        接著,將清洗好的毛巾掛回去,這時柯南已經完全清醒了。

 

        他回過頭面對洗臉台的鏡子,手往前伸向一個圓形小塑膠盒,打開,食指指頭輕觸並沾起裡頭的物體,拿到眼前,而另一隻手則在眼睛周圍輔助。

 

        一點一滴湊近,貼上,完美密合。

 

        他眨了眨眼,又伸手拿起了擺在鏡子前的黑框眼鏡,戴上。

        從鏡片上可以窺知左邊依舊是平光鏡片,然而右邊是真正有度數的鏡片。

 

        戴好眼鏡的柯南抬眸往鏡中看去。

        右眼仍然是澄澈無瑕的藍色眼眸。

 

        左眼卻明顯是人工合成色彩的裝飾性藍眸義眼。

 

 

        視野總算變得清晰,柯南往旁一看,確認熟悉的東西果然就擺在老位置,他扶著高腳椅邊躍下,單腳穩穩落地。

        稍微拉長了手拿過東西,他伸出了右腿,捲起鬆垮的睡褲,露出到膝蓋以上的部位。

 

 

        然後,動作靈活地自行將膝蓋以下的義肢部位裝到右腿上。

 

 

 * * *

 

 

        「……早。」

        「早啊。」

        換下了睡衣的柯南疑似仍有些愛睏,打著呵欠走進了廚房,順便跟正背對著自己準備早餐的快斗說聲遲來的早安。

        他走到了屬於自己的飯桌座位旁,拉開椅子坐上去,單手撐著頭看向快斗。

        「……不用幫忙?」

        「不用不用,這點小事我自己就能搞定。」

        柯南隨口的一問,快斗用輕快的語調給予回應。

        語畢,早餐似乎也已經好了,他用右手握起平底鍋,將食物完美裝盤到放在一旁待命的盤子上,放好平底鍋後順勢端起盤子,輕巧地放到餐桌上。

        「喏。」

 

        衣服的左袖子在剛才轉身的餘韻下微微飄動著。

        快斗得意地笑了笑,用僅存的右臂插腰。

 

 

        那一年,偵探失去了左眼以及右膝蓋以下的部位;魔術師則失去了左手臂。

        現在,他們兩人同住在一個屋簷下。



-TBC-

评论 ( 10 )
热度 ( 50 )

© 高山雪@休耕mod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