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山雪@休耕mode

♪平時出沒於噗浪,LOF以放創作為主ヽ(`▽´)/
♪產糧手速慢的一條鹹魚(。
♪近期遊走:
※夢色キャスト(蒼星推し、おさなな)、MARGINAL#4(シャイ推し)、アイ★チュウ(F∞F)、B-Pro(THRIVE)、SOARA
※文豪野犬(敦鏡花、太宰右)
※名探偵LOVE主義(快新K柯中心、緋色組3人/緋色柯or新相關、安赤/安沖)
♪噗浪:http://www.plurk.com/tg40124
♪推特:https://twitter.com/tg40124

[快柯+3/4組]《甘い罠》~After~

總之我只想說一句,我是不會放棄遊走於犯罪邊緣的(眼神死棒讀(。


《甘い罠》的後日談之白色情人節篇。

*略有[平和]+[白紅]的CP要素。

*OOC啊啊啊啊啊啊(ry


3次元修羅場第一階段脫出後發的第一篇居然是這篇我覺得自己快要變成犯罪臭專門戶了怎麼辦大概是壓力大需要發洩吧(不

 

====================

 

          「來,這給你。」

          「……這什麼?」

 

          風和日麗又寧靜的星期天午後,已不似之前被盛大傳聞成鬼屋的工藤宅邸傳出了鄰人博士與少女熟悉到不能再熟的兩道交談聲。

          客廳茶几上擺著一杯熱可可與黑咖啡,質地舒適的雙人座沙發上也一左右各有一個人坐著,對應自己偏愛的飲品位置。

          

          黑羽笑著遞出了一個包裝得好好的四方形紙袋給就坐在旁邊的柯南,而腦袋靈活的小偵探一時之間還反應不過來這是什麼情況。

         「當然是情人節巧克力的回禮啊。」

         「……」

         眼前的大學生魔術師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讓柯南不禁在心中扶額,順便想起了大約一個月前在情人節發生的事情。

 

 

         到那天為止好巧不巧湊齊了各種要素,結果可稱得上是不走運地被黑羽發現他有買巧克力,結果等到黑羽送柯南抵達工藤家大門前時,一直保有耐心沒點破這件事的黑羽才發難,緊抓住對方不放,表示拿到巧克力才肯放手。

         體型是小孩的柯南怎麼樣都不可能靠力氣掙脫,經過一陣言語上你來我往的打打鬧鬧後,大概是實在受不了對方死纏爛打的煩人技能,柯南心不甘情不願般拿出了巧克力,並且用力塞到黑羽的手中。

        『我要先聲明清楚,會買下這個巧克力完全是意外。』

當黑羽一臉感動萬分,直盯著手裡那盒白色基底用天藍色點綴邊角包裝而成的巧克力的時候,好不容易掙脫束縛的柯南趕緊補充了這麼一句。

 

 

 

         『──那樣也沒關係。』

 

 

         黑羽的反應卻是放柔了帶著笑意的眼角,他蹲下身,兩隻手牽起了聽見他的回答後有點發愣的柯南雙手。

         修長寬大的雙手簡簡單單便整個包覆住了孩童如楓葉般的幼小手掌,動作輕柔且緩慢地捧到唇邊,小心翼翼貼上一吻;若由第三者來看這所有的動作似乎都帶有一股恭謹。

 

         『──我啊……』黑羽略略仰頭,他蹲下時的視線水平比柯南低了些許,『只要能收到名偵探送的東西就很開心了。』

         『……!』

         傳入耳中的是對方還在夜晚月光下當怪盜時對自己的稱呼,映入眼簾的卻是那段期間從未在白衣怪盜臉上見過的一種發自內心的喜悅,甚至可以說是像小孩子(KID)一樣天真無邪的笑容。

         頓時,柯南還真的不知道該做何反應才好。

 

         『不過嘛,我猜柯南ちゃん看到這個巧克力的時候肯定至少有一秒有聯想到我吧。』然而黑羽轉眼間便收起了原本的笑臉,換上平常不正經嬉鬧時的表情,語末更附帶了幾聲嘻嘻笑。

         『…………你少臭美了。』

         柯南莫名感到脫力,回話的嘴角隱隱抽搐著,最後還是決定給眼前這個沒來由讓人有點火大的前怪盜小腿一記踢擊。

 

 

 

         「──本來我是想3月14日當天拿給你,但是剛好碰上禮拜一滿堂,晚上又得去打工,只好提前一天交給柯南ちゃん你囉。」

         也不管柯南到底有沒有在聽自己說話,黑羽喝了口擺在面前的熱可可後又繼續解釋著,順便自動自發拉過柯南的手,直接把東西妥妥放到他的手掌上。

         柯南盯著手上那份情人節巧克力的回禮,腦中又浮現了前天帝丹小學放學時,教室裡的某個情景。

 

 

         『……江戶川君,黑羽君有跟你約這周末碰面嗎?』

         『有是有……妳怎麼知道?』

         放學鐘聲響起,同學們一個個從教室魚貫而出,已經背好書包的哀忽然對正隨意收拾著書包的柯南問了一句。

         哀雙手抱胸,『果然……那麼看樣子你上個月有把那盒巧克力交給他吧。』

         咚唦。

         柯南手上準備收進書包的課本倏地落到了桌面上,他像是沒上好發條的人偶,動作僵硬地轉頭看向哀。

         『……妳……妳怎麼……』講話有點結巴,足見這句話的衝擊不小。

         科學家少女一臉早就料到這情況,忽略難得這麼驚惶失措的小小名偵探嘴裡沒說完的問題,用看透一切的語氣繼續表示:『你知道再過幾天就是3月14日嗎?可別忘了回禮給人家。』停頓一下緩口氣,『收了人家好幾次的禮物,好歹也回個一次吧。……說實話,這方面你也許還真得向黑羽君學習一下。』

         『什……什……』

         眼前的少女所說的話聽起來就像是完全掌握了自己到底收過對方多少次生日禮物跟情人節禮物般,令柯南結巴得更加嚴重。

         『雖然我想只要是你送的東西,黑羽君應該都會很開心地收下吧。』

         根本沒打算理會柯南想問什麼,哀自顧自下了一個精準的結論。

         『如果你真的想不到要回送什麼,問問本人也不失為一個方法。』纖細的手指比了比窗外,輕笑一下,『看看我們勤勞準時的魔術師已經在門口恭迎你了,大偵探。』

         柯南順著哀手比的方向往外一看,果然看見熟悉的身影站在盡是小學生出入的校門口,正巧他也抬起頭對上了視線,笑著揮揮手。

         『啊,黑羽兄ちゃん來了。』

         『喂──黑羽哥你哪時要再變新魔術給我們看啊──?』

         『咦,柯南君你還沒收好書包嗎?黑羽兄さん都已經來囉。』

         少年偵探團的另外三位成員們也跟著發現了校門前的黑羽,一個接一個做出歡迎的反應,光彥甚至還幫忙催他快點下去,別讓人等太久。

         那天的回家路上,還沒有從哀接二連三的建言衝擊中回神過來的柯南一路上心不在焉,幾乎沒有都正眼瞧過黑羽,就連他趁自己不注意時牽起手用十交扣握住的事情也沒察覺;直到要踏上通往毛利偵探事務所的樓梯時感覺有一股拉力阻礙前進,回頭一看,他才發現自己的手被黑羽竊笑著緊緊抓住不放。

 

         之後當然是使力踢了對方一腳,換來手的自由。

 

 

 

         「……我說,你該不會有在我家或偵探事務所偷裝竊聽器還是針孔攝影機吧。」

         在對方用眼神催促下當場拆開包裝,拿出來一看依舊是自己最近正想看的一本新書,柯南忍不住開口說出了心中一直以來的懷疑。

         「這怎麼可能,要是真有『裝』的話,一定馬上就被你發現啦。」黑羽左右擺動手掌,笑著否定。

         沒有「裝」的話……柯南靈活的腦袋思索了一下,迅速得出答案,「……嗯,下次看到腳上有裝攝影機的鴿子的話就抓起來丟給元太他們,說是以前怪盜基德養的鴿子,看他們會怎麼處理。」

         「等等等等等等等等!不可以虐待動物啊────!」聽見自己疼愛的鴿子下次可能會有生命危機,黑羽慌張地大聲抗議,那些可都是陪他出生入死過的小夥伴們耶。

         「柯南ちゃん你對快斗兄ちゃん我冷酷無情就算了,怎麼可以連無辜的鴿子們也……嗚嗚……你明明還救過其中一隻啊……」

         眼見黑羽又別過頭做出掩面啜泣的樣子,一個人開始演了起來,柯南無力地嘆了口氣。

         把拿到的新書放回包裝袋裡收好並擺到一旁,一隻手悄悄伸到緊靠在身邊的抱枕下方。

 

 

         「──喏。」

         「唔?」

         裝哭戲碼演到一半的黑羽聽見呼喚聲,將臉從雙掌間抬起,反射性地往聲音來源看過去。

         只見柯南的臉維持朝著正前方,伸出的手上拿著一個東西要遞給自己。

 

         是外包裝上稍微有用緞帶裝飾著的一副撲克牌。

 

         「……柯南ちゃん?」歪頭盯著看。

         「回禮。」頭也不轉地簡潔回答。

 

         黑羽瞪大了雙眼,愣愣地接過那副撲克牌,湊到眼前仔細觀看。

         謹慎拆開外包裝,從半透明的黑色壓克力盒中取出撲克牌,牌的材質是半透明PVC,背面花樣勾勒出巴洛克風格的銅紅色邊框,為了避免被看出花紋,四個角落跟正中央各印有一個四葉幸運草的黑色剪影圖案。

         黑羽嘗試般快速洗了洗牌,並隨意抽出一組牌在手上滑開;用起來相當順手。

 

         「……既然要回禮的話,我個人是覺得還是送點實用性高的東西比較好……」

         柯南喃喃說著,視線依舊擺在前方的咖啡杯上,回想起要挑一份回禮也真不是一件簡單的差事。

         一開始他也想過是不是隨意回送個餅乾之類的甜食就好,不過骨子裡注重理論與實用派的他自動否決了這個點子,想來想去最實用的大概還是魔術道具,只好上網搜尋一番。

         快速瀏覽一陣子後,終於給他發現米花鎮上有那麼一家評價不錯的魔術用品專賣店,記住店址後趕緊跨步前往那家店。

         雖然推開店門的那一剎那,各種五花八門的魔術道具陳列在眼前也著實讓他頭疼了一會兒。

         晃了店內一段時間後,好心的老闆或許是不忍看一個小孩再繼續像個無頭蒼蠅一樣不停繞下去,出聲詢問需求,而得知是要送禮後,親切地領著柯南來到了擺放著設計獨特的撲克牌櫃子前。

         在那裡,他一眼就注意到了這副牌,而且仔細想想撲克牌派上用場的機會確實很高,於是便果斷挑選了這一件來當回禮。

 

         「……不過,如果你自己有習慣用的撲克牌的話,不用勉強拿來用也沒……欸!?」

         發覺旁邊的黑羽一直沒出聲,反應異常安靜,柯南邊說邊疑惑地轉過頭,卻是嚇了一大跳。

         要比喻的話,他想都沒想到會親眼看到一個人像是動漫畫裡畫的那樣臉上兩條淚宛如瀑布。

         「你……你會不會太誇張……?」

         聽見柯南這句話,似乎回過神來的黑羽用力抹了抹臉上感動的淚水,鄭重反駁:「這不誇張好嘛。我可是從沒想過會收到回禮啊,會感動到痛哭流涕是人之常情!」

         語畢,又憋不住感動的情緒,手臂抵在眼角泛淚的雙眼前。

         覺得這人可能是當怪盜的後遺症導致一舉一動都有些誇張,柯南不以為意般半瞇起眼瞧著黑羽。

 

         「拜託,這應該很正常吧?每個人都會回送給喜歡的…………嗯?」

         「咦?」

 

         寬敞的客廳空間中突然降臨了一股詭異的沉默。

         兩人動作被定住般,你看我、我看你,不發一語。

         「……」

         「……」

 

         率先有動作的是柯南。

         他回過身,拿起了茶几上的咖啡杯,啜了一口。

         接著黑羽像是受到了牽引,也轉身拿起杯子,喝了一口變得溫熱的熱可可。

 

         哐啷。

         哐啷。

 

         然後幾乎是同時把杯子放回桌上。

 

         柯南轉頭取出了剛拿到手的新書,默默開始看起。

         黑羽則繼續把玩著手裡那副新的撲克牌,熟悉手感。

 

         滴答……滴答……

         幾分鐘過去,碩大的室內只聽得見時鐘走動的聲響、翻閱紙張以及牌面互相摩擦的聲音。

 

         這次,打破沉默的是黑羽。

         「……那個,我說你剛才是不是……」

         「沒有。」

         「但是我有聽到……」

         「你聽錯了。」

         「我明明就有聽到你說喜……」

         「我才沒有說『喜歡』這兩個字……!」

         啪刷。

         黑羽本來穩穩拿在手上的撲克牌撒落了一地。

 

         前後兩句不假思索反駁說出的話反而使自己自掘墳墓,柯南心中無限懊悔,連扶著書本的手都微微顫抖著。

         他不禁把整個臉埋進書頁中,因為不這麼做的話大概難以忍受黑羽瞠目看過來的目光,然而就算用書本擋住了臉,他依然能感受到那股令人無法忽視的視線直直投射在自己身上。

         應當是讓人放鬆的空間現在卻令他莫名坐立難安,柯南略顯慌張地抱著書本跳下沙發,平常吸引人的咖啡香味這時也無法留住他。

         「我突然想起來有事情要找博士,你就……」

         柯南頭也不回,快速說著的同時也跨出腳步準備離去。

 

         碰……!

 

         乾淨的新書重重摔到了地面上。

 

 

         從後方被人猛力一拉的柯南緩緩睜開了瞬間因反射動作而閉起的雙眼。

          身下是柔軟的沙發,而仰著頭的他看見了黑羽位在自己身上;柯南連想都不用想,立刻正確判斷出自己被黑羽給壓在沙發上了。

          他真心覺得沒有比這更糟的情況了。

 

          

          由於背光,一時間看不清楚黑羽臉上的表情,只見他緩慢低身湊近,探出一隻手輕撫柯南的臉頰。

          「……再說一次。」

          「……說什麼?」

          「這還用問?當然是說『喜歡』啊。」眨了眨眼,彷彿在說「怎麼會問這種問題」。

          「我說過──那是你聽錯了。」

          「這麼近我怎麼可能會聽錯啊!而且你明明就說了2次!」

          「那就是你的耳朵有問題了,還不快去看醫生!」

          被壓在身下的柯南忍無可忍,一邊口頭上回擊,一邊用擅長的踢擊想給對方來點教訓。

          

          豈料這次不但沒有攻擊成功,反被抓個正著。

        「好險……」黑羽吁了口氣,他雖然有料到可能會來這招,不過要及時擋下還真需要夠眼明手快才行。

        為了避免下一波的攻擊,他一手壓住柯南靠近沙發外側的腳,同時也沒忘了用自己的腳及身體將靠內側的腳緊壓在沙發椅背上固定住,「……對了,這個順便也暫時沒收。」

        「你這傢伙什麼時候……!?」

        黑羽的嘴角吊起了惡作劇得逞的角度,空出來的手上拿著不知道哪時從柯南手上解下來的手錶型麻醉槍,刻意在他面前炫耀般晃了幾下。

        「還來!還有快點從我身上走──開──」

        「我──不──要──」比外表是孩童的柯南還像個無理取鬧的孩子,黑羽將手錶型麻醉槍拿遠以避開柯南伸出來想奪回東西的雙手,迅速把錶塞進自己褲子的後口袋中。

        而又得了閒的手加重壓下柯南的肩頭,身軀湊得更加靠近。

 

        「──之前什麼情況我都自願退讓,唯獨這次不可能。」

 

        柯南有些驚訝地睜大了藍眸,嘗試掙脫的動作停了下來。

        彼此的臉之間距離已經到了一個極限,彷彿鼻尖都快要碰在一起,而黑羽笑瞇瞇地對他說:「只要柯南你肯清楚地再說一次,我就馬上放開。」語氣中滿是勝券在握。

 

 

        看著黑羽近在眼前的笑臉,柯南的太陽穴旁似乎浮現了青筋,打定主意要作對到底。

        「──我、拒、絕。」

        「喂喂喂,你也太固執了吧!?只是再講一次而已,又不會少一塊肉。」

        黑羽相當不滿,嘟嘴大肆抗議著。

        而鐵了心的柯南也不惶多讓,乾脆別過頭,來個充耳不聞外加眼不見為淨。

        有些不悅似地挑起眉,黑羽低頭看著不肯妥協的柯南,瞇長了靛藍帶紫的雙眼,並「哼──」了一聲。

        「既然這樣……」壓著柯南肩頭的手忽然間移開,將他的臉扳回來正對著自己:「如果不肯說的話──」

 

 

        「──那我只好吻你囉。」

 

 

        「啊!?」

        沒料到對方會用這種可以說是半脅迫的方式,柯南大驚失色,氣憤地瞪著一直壓在自己身上沒打算退開的黑羽。

        「你開這什麼爛玩笑!」

        「不好意思,我可是很認真的。」

        黑羽臉上掛著看似嘻笑的表情,瞇起的雙眼跟固定住柯南下顎的手勁卻實實在在透露了不是開玩笑的訊息,眼看對方絲毫沒有想要說的意思,他一點一滴逼近,還差一點點便要貼上唇邊。

 

        「…………」

 

        黑羽的動作停了下來。

        又或許該說「被迫停下來」才對。

        因為柯南用沒受到禁錮的雙手擋下了黑羽的嘴繼續靠近。

 

        被摀住嘴的黑羽蹙眉,哀怨似地盯著默默鬆了口氣的柯南,腦中快速盤算了一下。

        接著,被幼小手掌蓋住的嘴角往上吊起。

 

        「咿……!?」

        成功阻擋了對方的動作後,稍微安下心的柯南突如其來發出了一聲驚叫。

        原因是他感覺到掌心傳來一股濕熱的觸感;這很明顯是黑羽舔了一下他的手掌。

        柯南的雙手下意識想縮回來避開,但有一隻手不小心被對方用本來定住自己下顎的手給一把抓住。

 

        黑羽看了看手裡捉住的纖幼手臂,又瞄了一眼身下的柯南。

        沉默了幾秒後,閉著的雙唇勾起了一個優雅的弧度。

        低垂著眼,開始輕吻起柯南的手。

 

        他先是吻上了稚嫩的掌心,嘴唇沿著圓潤的弧度輕點著,逐漸移動到手指上。

        雙脣宛如緩步在名為手指的小巧道路上,依照拇指到小指的順序,固定節奏前進著。

        如果碰上了指節處,還會稍作停頓多點幾下,彷彿在感覺骨節的形狀;而如果是遇上了雙指接連處,則會用舌尖若有似無地稍微撬開後,嘴唇再湊上親吻變得有些濕潤的交界處。

        而每當抵達了嫩弱的指尖處,不只是順著圓弧吻過一周,最後還會再吻一下指甲,同時刻意發出響亮清晰的親吻聲刺激耳膜。

 

        等到掌心、五指與手背都輪過一輪後,黑羽的手換了個方向,重新執起柯南的手,在手背上落下最後一吻,搭配清脆的親吻聲作為終止符。

 

        他抬眼看向身下的孩童,此時的柯南連耳根也泛起了潮紅,並且早已用另一隻手捂住了自己的嘴;不然他有好幾次都快隨著黑羽的動作而驚呼出聲。

 

        外頭和煦的陽光透過窗戶映照在室內地板上,現在的確是溫暖宜人的下午時光,但柯南眼前的人身上卻散發出了屬於夜晚的冷冽氣息,足以與當年徜徉在夜空下的身影重疊。

 

        黑羽目不轉睛盯著柯南,隨即露出了一個有些邪魅的笑容,再次低下身。

        他鬆開了柯南的手,轉而湊上去慢慢一個個扳開柯南自己遮住了嘴的手指,輕輕握住,並在指背上附贈一個蜻蜓點水般的吻。

 

        下一秒,黑羽將唇湊到了柯南耳邊,「……那麼,你現在要選擇哪一個呢?」

        有意壓低了嗓音,緊挨在耳邊像是要引誘對方說出自己想聽的答案。

        「──柯南。」

 

 

        柯南戰慄地縮起了脖子。

        剛才那一連串視覺上的惡意刺激讓他的腦袋思考嚴重當機,現在還沒有完全恢復過來,而黑羽也抓準了時機,漸漸湊近努力想調正思路的柯南面前。

 

 

 

 

 

        叮咚──

 

 

 

        「……」

        黑羽的動作硬生生定格。

        不過他決定裝作沒聽到,畢竟人要把握眼前的好機會。

 

 

        叮咚──叮咚────

 

 

        「……」

        「……」

        第二道不屈不撓的門鈴聲不僅再次停下了黑羽的動作,也一併喚回了柯南清醒的腦袋。

 

        ~~~~♪♪♪

 

        「…………」

        「……喂,你手機響了。」

        對黑羽來說這或許叫做屋漏偏逢連夜雨,這下居然連手機都響了。

        得來不易的氣氛被破壞光了,黑羽感到欲哭無淚,只好乖乖坐起身,口氣洩憤般地接起電話:「喂!」

 

        『──對孩童出手可是會構成犯罪的,黑羽君。』

 

        「!」

        電話另一端劈頭就是這麼一句,讓黑羽嚇得跳了起來。

        就算對方沒報名號他也知道是誰,手機還保持著通話就直接火速衝到工藤家玄關,用力打開門。

 

 

 

        「~~~~~~怎麼又是你啊白馬!!!!」

        「黑羽君,這裡是住宅區,別大聲喧嘩。」

 

        一推開大門,果不其然出現在眼前的是手裡正拿著手機通話的白馬,旁邊還站著一臉頭痛似的服部。

        黑羽氣沖沖地關掉了手機通話,毫不客氣指著緩步走過來的白馬與服部:「你們為什麼會在這裡啊!」

        「你別看我,我是被拖過來的。」服部舉起雙手撇清責任,他才沒興趣妨礙別人談戀愛而被馬踢,雖然當事人們實質上還沒走到那一步。

 

        「因為明天是白色情人節,直覺告訴我黑羽君今天很可能會一時衝動鑄下大錯。」

        顯然就是帶頭的白馬一點也不在乎黑羽投過來的殺人目光,一臉嚴肅說出了出現在工藤宅邸的理由。

        「你那是什麼直覺啊!」

        「身為偵探的直覺。」

        「這直覺聽起來好討厭啊!」

        「啊,柯南君,午安。沒事吧?」

        「喂!」

 

        白馬略過了大表不滿的黑羽,朝著也默默來到了門口的柯南打招呼兼確認安危。

        「啊哈哈……午安,白馬兄ちゃん。」

        直截了當的問法讓人不知道該怎麼回答才好,柯南只好乾笑回應。

 

        「嗯,看樣子有及時趕上。」

        「所以說為什麼你都是以我會做出什麼事情來當前提啊!」

        「……大概是平時言行舉止的問題吧。」

 

        服部忍不住吐槽了一句,黑羽的背景宛如出現了天打雷劈。

 

        「嗚嗚嗚……妨礙人談戀愛真是太過分了……柯南ちゃん快安慰我……」

        黑羽大受打擊般一個箭步衝上前,抱住柯南哭訴著。

        然而對於前幾分鐘真的差點有人身安全危機的柯南來說,他反倒想對還敢厚臉皮抱著自己的未遂者說一句「你活該」。

 

 

 

        「唉,別誤會,我也沒有想妨礙黑羽君你談戀愛的意思啊。」白馬認真解釋著,「只是不希望看到發生任何會構成犯罪的不健全事項。」

        「……在你的觀念裡面,怎麼樣才算是夠健全?」黑羽的頭依舊埋在柯南小小的頸項間,悶聲問著。

        偏頭想了想,「這個嘛……照現在來看的話,大概是帶柯南君去遊樂園玩,然後下午5點前把他送回毛利偵探家之類……」

        白馬這句話的尾音都還沒落完,黑羽便倏然站起身,單手扛抱起剛才在自己懷裡的柯南,迅速衝進屋內,碰碰咚咚發出了幾個大聲響,又大步跑了出來,而且身上已做好外出的萬全準備。

        看來他是準備去實行白馬認為的「健全談戀愛」行程。

        儘管這急轉彎般的發展讓柯南一臉愕然,還沒有反應過來。

 

 

        就在要跨出工藤宅邸佔地時,黑羽停下腳步,回過頭,對著兩人鄭重其事地表示:「你們絕對不准跟過來啊!」

        說完,沒等白馬跟服部回話,就飛也似地離開了兩人的視線範圍內,遠遠好像還聽見了柯南的幾聲抗議。

 

        「…………真是驚人的行動派。」

        「嘛,黑羽君常常想到什麼就做什麼啊。」

        「……走得那麼急,玄關門居然還有記得鎖好。」

          「窗戶也都鎖了。」

          「不過現在衝去遊樂園的話,能玩多久啊……」拿出了手機看時間,驚叫一聲,「糟糕,快要來不及跟和葉會合啦!」

          「這可不行啊,服部君,怎麼可以讓女性等待呢。」

          「是誰硬把我拖過來這邊的啊!」趕緊收好手機,「不跟你多說了,我先走啦!」

 

          目送著服部一邊揮手一邊跑離去的背影,白馬也從懷裡拿出了懷錶,打開查看時間。   「嗯,還有足夠的時間可以去買要送給紅子小姐的花束。」

          他笑著點點頭,也跨步往另一個方向離去,離開前還不忘了幫忙帶上工藤宅邸最外側的大門。

 

 

 

 

 

          

          幾天後,被從各種管道發現不但沒有照時間把柯南送回毛利偵探事務所,到了事務所附近時還憋不住趁隙把人帶到難以察覺的暗巷中偷親了幾口這件事情的黑羽,收到了白馬一臉正經地表示「一個禮拜禁止接觸柯南君」的通知。

 

 

 

          Fin.


评论 ( 27 )
热度 ( 128 )

© 高山雪@休耕mod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