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山雪@休耕mode

♪平時出沒於噗浪,LOF以放創作為主ヽ(`▽´)/
♪產糧手速慢的一條鹹魚(。
♪近期遊走:
※夢色キャスト(蒼星推し、おさなな)、MARGINAL#4(シャイ推し)、アイ★チュウ(F∞F)、B-Pro(THRIVE)、SOARA
※文豪野犬(敦鏡花、太宰右)
※名探偵LOVE主義(快新K柯中心、緋色組3人/緋色柯or新相關、安赤/安沖)
♪噗浪:http://www.plurk.com/tg40124
♪推特:https://twitter.com/tg40124

[快柯+3/4組]點題短文:《甘い罠》

桃子的點題:快柯+3/4組【學paro】+【卡啦OK】+【巧克力】ヽ(=´▽`=)ノ

那個....我.......我本來真的是打算寫微小說的啊......咦?咦咦?奇怪???((看著字數

明明整段在我的腦中就像個5~10分鐘微電影一樣咻地快速OVER,為什麼打出來..........咦咦咦咦????(´Д`;三 ;´Д`)((錯亂中

總之好久沒用這種文風打了,而且打的速度比自己預料得還快一定是因為順便發洩累積的壓力ry

是說打到一半才發現指定的"快柯+3/4組"該不會是要大小偵探並存的意味...(大驚)但是已經來不及了也只能硬著頭皮打完這篇根本是犯罪臭滿點的戀愛喜劇(艸//)


發完這篇大概又會暫時消失一陣子...想填的坑想生的糧還有好多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ryyyyy


=======以下正文=========


 《甘い罠》


   「真令人意外……想不到服部君的英文發音還挺不錯。」

   「欸,下一首換誰啦?宮●□守的『蒼ノ翼』。」

   「喔,那首是白馬的。」

   「柯南君,能麻煩你遞一支MIC給我嗎?」

   「咦……啊,好。」

   「謝謝。」

   「這麼說來你還沒聽過白馬那傢伙唱歌吧,工……咳嗯,柯南小弟。」

   「那傢伙唱歌好到讓人生氣啊。什麼英國歸來的貴公子,根本是英國歸來的歌王子啦。」

   「服部君,黑羽君,你們這是想提高柯南君的期待讓我有壓力嗎……?」

    「不不不。」

    「沒這回事沒這回事。」腦波頻率比想像中同調的兩人一搭一唱。

    輕嘆口氣,轉頭看向在場大概是心靈綠洲定位的孩童,「柯南君,你想點什麼吃的喝的就別客氣,由那邊兩個一黑一白的請客。」

 

    「喂白馬你說誰是黑的啊!」

    「白馬你給我等等柯南ちゃん的份當然是由我來請就好啦!」

    「黑羽你的重點居然是這個!?」

    「啊,曲子開始了。」意外熟練地拿起遙控器按下暫停,讓曲子再次從頭播放後,忽視旁邊兩人份的抗議聲,逕行開唱。

    「「聽人說話啊你!」」

 

    「…………喂。」

    「嗯?柯南ちゃん怎麼啦~你要點咖啡的話我已經先幫你點好了。」

    看著面前三個男大學生自成一格的嬉鬧方式,默不吭聲的唯一小學生總算開口,用只有彼此聽得見的音量說話。

 

 

    「──限你10秒內回答,我為什麼莫名其妙跟你們一起在這裡唱卡拉OK。」

    然而這句話的語氣冰冷得根本不像是小學生。

 

    不過這點冷度對臉皮厚還自帶熱度的大學生魔術師來說根本不痛不癢。

    「噯,這種小事情就別在意……「──2、1。」……噗喔!」

    結果,下場就是被坐在身旁的孩童狠狠用手肘重擊了一下腹側;當然不排除部分原因是這人邊說話還趁機想抱住對方。

 

    「……說、說好的10秒呢……」吃痛地抱著肚子,他敢肯定剛才絕對還不到5秒啊。

    藏在平光眼鏡後方的藍眸斜眼看著他,大有「再不回答就準備吃第二記(這次換成踢擊)」的意涵。

    「欸──理由是什麼都不重要吧?」

   「我一踏出毛利偵探事務所突然就被人從後面用扛布袋的方式給抓來這裡,你敢說理由不重要?」

 

    「好啦好啦,柯南小弟火氣別這麼大,難得大家聚在一起嘛。」默默追加好新餐點跟幾首歌曲的服部也出聲加入黑羽的陣營,一起安撫硬被帶來唱卡拉OK而略顯不悅的柯南,還順手拍了拍他的頭。

    「就是啊就是啊,大哥哥我們都好想跟柯南ちゃん一起玩啊~」

    如果類似的話是由白馬說出口,柯南可能還會信個9成,但是對眼前這個身為前怪盜的人,他選擇沉默露出半信半疑的目光。

    「嗚嗚嗚……柯南ちゃん好冷淡……快斗兄ちゃん我好難過……」雙手掩面發出啜泣聲,一副內心大受打擊的模樣。

 

    「奇怪,今天不是為了幫黑羽君圓謊才來這裡的嗎?」

    不知不覺已經唱完曲子的白馬連麥克風也沒放下,並無惡意卻透過包廂內的麥克風音箱大聲戳破了實情。

    「啊啊啊啊啊啊────白馬你這傢伙────」為什麼偏偏這種時候就少根筋呢!?

 

    「圓謊?」

    「對,其實我們也是昨天晚上才接到黑羽君臨時的邀約。」

    坐回位子,白馬順手拿起不知道是黑羽還是服部擅自幫忙點的冰紅茶,淺嚐一口。

順便證明了人只要有那個氣質,即便喝的是再平價不過的普通紅茶,也能給人感覺那杯是高級茶葉沖泡而成。

    「哦──是這樣嗎?平次兄ちゃん──?」聽完白馬的話,柯南轉頭看向另一個圓謊的「幫兇」,刻意露出最符合外表年齡般的天真可愛笑容,讓服部內心不禁冒冷汗。

    「呃……這……也不能完全說是圓謊啦……」眼神飄移,抓抓頭好減緩緊張,「反正我們今天也都剛好有空嘛,啊哈哈哈……」

    「的確,難得聽到黑羽君居然是為了躲避女性的邀約而來跟我們討救兵,也不忍心拒絕啊。」彷彿事不關己,悠哉說出驚人事實。

    「「白馬拜託你少說一句好不好──!」」

 

    一大一小完全忽略兩道近在身邊的鬼叫聲,繼續一問一答下去。

    「討救兵?」歪頭。

    「是啊。因為昨天黑羽君打工結束後,在魔術酒吧門口被和我們同大學的幾位女同學逮住,聽說是問他今天有沒有空……」

    「特別指定今天?」

    「嘛,雖然今天是週日,可畢竟是2/14情人節。」

    「啊──……」柯南這才想起來,難怪禮拜五那天好像同學間都瀰漫一股坐不住的氣氛。

    「還不得不佩服那幾位女同學,居然有辦法讓平常能言善道的黑羽君情急下隨口說出今天已經跟我們有約了。」語畢,還不忘聳肩搖頭。

    「我懂了,所以才會說這是『為了圓謊』啊──」刻意用力點點頭,滿面笑容看向被拆穿真相的當事人黑羽,聲音滿溢出孩童的純真感。

 

    「黑羽兄ちゃん,說謊是當小偷的開始喔。」

 

    「噗……!」

    「噗哈……!」

    「白馬跟服部你們笑什麼啊可惡──!」

    兩人私底下對自己這位同學以前的另一個身分都各自有個底,導致柯南這句話在他們耳中聽來頗具嘲諷,忍不住哧笑出聲。

    尤其對也知道柯南身分的服部來說,聽起來諷刺度更是破錶。

    「噗……不好意思……」

    「抱、抱歉……」

    待他們一邊用憋笑憋到發抖的聲音,一邊努力壓下笑意後,柯南又提出了一個疑問。

    「但是真的就像白馬兄ちゃん說的一樣,想不到黑羽兄ちゃん『這樣的人』居然會這麼拼命拒絕女孩子的邀約耶?」

 

    「…………柯南ちゃん,可以請教一下我在你心中到底是什麼形象嗎……?」

    「最喜歡魔術、甜食,還有『漂亮可愛女孩子』的一個人。」

 

    「居然秒答!?雖然答案好像沒錯可是太過分了吧!?」

    有別於快要痛哭出來的黑羽,一旁的服部跟白馬聽見了又是一陣後勁不小的失笑。

    「啊,不過這部分我也蠻好奇的。」差點笑到流眼淚的服部想起了這陣子有點在意的事情:「不只邀約,這幾天偶爾也會聽到女同學在說幾乎找不到黑羽你人,還說就算運氣好抓到了人,也都被你婉拒收下巧克力……真的假的?」

    「呃。」服部純好奇的問題卻讓黑羽露出了難以回答的表情。

    於是,又是坐在同一個空間裡的另一個人出於善意幫忙回答了。

 

    「這麼說來,服部君跟柯南君應該都不知道吧。」好心人士白馬並無他意,微笑著說:「黑羽君從高三開始就堅決不收情人節巧克力或禮物了。」

    「什麼,這我第一次聽說!」

    「嗯,因為只有同屆的江古田學生知道這件事。」白馬先稍微瞄了一眼安靜聽著自己說話的孩童,接著聲音透露出回憶往事般的波動,「記得當初黑羽君在班上大聲宣言這件事時,全班都嚇了一跳,一下子就傳遍全校了。」

    「白────馬────求你今天不要再講話了啊啊啊啊啊啊啊──────」

    「而且那時中森同學聽到還以為愛吃甜食的黑羽君是不是生病了,嚇得不停追問他原因……雖然原因的確很出人意料。」

    「白────馬────你今天是在找我碴嗎────────」

    黑羽一臉怨恨般,恨不得立刻變出膠帶之類的直接封住白馬今天莫名多話的那張嘴,但有另一道聲音引走了他的注意力。

  

    「……原因是什麼?」

    「唔……」

    看見那一對懷有純粹的探知心直射而來的藍色眼眸,黑羽整個人停頓了一下,內心掙扎幾秒,才搔了搔自己天生不安分的頭髮,支支吾吾回答著。

    「這……呃……就是…………我只想收到自己本命送的東西啦。」

 

    「咦?」

 

    「啥!?」

    「看,是個出人意料的理由吧。」

    「真的,不如說我更意外黑羽你居然是等對方來送,而不是自己主動出擊。」

    「對吧,感覺黑羽君還會自己開口跟對方討。」

    「嘛,我是有直接跟對方說過啦。」

    下意識用食指輕撫了撫鼻頭幾下,看來就像在遮掩感到不好意思的情緒,同時間眼角目光不經意瞥往柯南的方向。

 

 

         而柯南並沒有特別去理會,因為綜合了前後對談裡的這些資訊,他的腦海中恍惚浮現了大約1、2年前某個晚上發生在頂樓的情景。

 

    『唉────好想收到名偵探送的巧克力喔。』

    『啊?你腦袋有問題嗎?』

    看著站沒站樣,雙手擺在鐵絲網欄杆上抵住下巴的白衣怪盜,小小的名偵探露出了懷疑的神色。            

         『很遺憾,我的腦袋是IQ 400,沒有任何問題。』

    『那就是人有問題了。』

    『……名偵探你不覺得你對我都很冷淡嗎?』

    『沒問題的話,哪會有怪盜跟偵探討巧克力吃。』

    『不不不,想收到巧克力的心情跟這一點也沒有關係。』

    『有哪個怪盜會想要偵探送他巧克力的啊?』

    『你眼前就有一個。』比了比自己,一臉理所當然。

    『……有沒有人說過你很厚臉皮?』  

    『名偵探,我這叫做不屈不撓,懂嗎?』

    『…………我要回去了。』

    『欸欸欸!?等等,名偵探你還沒回答我啊!快說是Yes、還是Yes,或者是Yes?』

    『這是什麼強迫中獎的回答選項啊!而且偵探怎麼可能會送怪盜巧克力!』

    準備走人卻硬被拉住,小小名偵探不禁火大地踹了幾下蹲在面前死抓住自己肩膀不放的白衣怪盜。

想不到,對方聽到這句話之後停頓了幾秒,接著自言自語般吐出一句話。

    『……所以說,不是【怪盜跟偵探】的話,就有可能囉?』

    『什麼?』

    怪盜鬆開手,盤腿坐在地上並雙手抱胸,整個人有節奏似地一邊左搖右擺,一邊發出沉思中的低喃聲。

  

    『──好吧,那我就再加把勁努力一下好了。』

    自顧自導出結論後站起身,順便拉過小小名偵探的左手,在纖幼的手背上輕落下一吻。

    『……我會滿懷期待地等待那天的到來,名偵探。』

    說完這句,白衣怪盜一如往常展開滑翔翼離去,消失在夜空中。

    只剩下滿臉摸不著頭緒的小小名偵探一個人佇立在頂樓。

 

 

    「啊,不過我可不是呆呆坐著等而已,我每年都有送禮物跟點心過去。」

          黑羽眨了眨單眼,比出大拇指,向服部跟白馬誇耀表示著。

 

 

          這下又令柯南想起了昨天晚上12點過後,那時毛利家的人都已就寢,本來他也好端端地躺到被窩中準備進入夢鄉,忽然聽見窗戶傳來細微的敲打聲,睡意被這聲音攪散,於是他緩慢張開眼皮。

          豈料睜開眼就看見一整排養得健康有活力的白鴿子站在窗邊;如果有密集恐懼症的人肯定會驚叫出聲。

          聰明的鴿子們見到他醒來了,像是接收到指令般紛紛拍了拍翅膀,展翅往窗外的下方飛去。

          見狀,他隨手抓起了放在一旁的薄外套披起,放輕腳步卻毫無猶豫地走出了房間。

          孩童的身軀很輕易地沒有發出任何腳步聲走下了與外頭街道連接的階梯,當最後一個腳步踏到人行道磁磚上時,他轉頭只見鴿子們聚集在一起,乖巧得就像在待命一樣。

          不疑有他,直接走上前,受過訓練的鴿子們靈巧飛離原地,他蹲下身拿起了原本隱藏在鴿子影子下的物品。

          從包裝跟重量來看應該是餅乾和書本一類。

          這時又有一隻鴿子輕盈地飛到了眼前,翅膀拍動產生的氣流中帶有一絲清香,來自牠嘴上叼著的一朵玫瑰花。

          從停在空中的鴿子嘴上接過了這朵花,不等他接下來會不會有任何反應,鴿子便宛如完成任務般展翅飛揚而去,周遭再無任何拍動著雙翅行動的白色生物,徒留屬於夜晚的寂靜。

 

          如果不是因為去年已經有過一次經驗,再加上柯南不用思考也能推理出這齣是誰想的把戲,一般人或許會覺得這一連串下來很不真實,如夢似幻。

 

 

          「黑羽你確定對方收到會高興嗎?」

          「那當然,我可是十足調查後才去挑禮物的,點心也是我自己親手調整過甜度的成品。」

          「該說不愧是黑羽君你嗎……果然特別擅長這方面啊。」

 

 

          確實,今天早上柯南打開捆包用心的精美餅乾袋,試著嚐了一口,嘴裡傳來的口感酥脆卻不會粗硬,餅乾上雖然不規則灑有可可豆但整體甜度適中,還帶了點檸檬的清香增添爽口度,可以想見就算連吃好幾片也不會膩口。

          而拆開另外一件的包裝後,出現在眼前的是他這個月最期待的一本新書,而且還是初回限定特裝版,當下他整個眼睛都亮了,不小心只顧著抱好那本書並隨口跟蘭報備一聲後立刻出門,準備整天窩在工藤宅細細品嘗文字的美妙……然後就在偵探事務所樓梯口被某人給抓住了。

 

          

          「嗯──不過也不知道這樣到底有沒有用就是了,只能耐心等待。」

          黑羽用手指拭去了臉上並不存在的淚水,口氣苦哈哈:「說實話我已經有點開始懷念情人節巧克力的味道……柯南ちゃん應該有收到不少吧?」

          「欸?」

          冷不防被喊了一聲,柯南這才從思緒中回過神來。

          偏頭做出了困惑狀,「不是嗎?因為早上我好像有從你身上聞到巧克力的味道……?」黑羽邊說邊湊上去確認般嗅了嗅,距離近得鼻尖幾乎要緊貼在頸項間。

          「!」

          柯南不禁僵了一下,他差點忘記一件事情。

 

          前幾天,由於步美的要求,少年偵探團裡的三個男孩子被迫陪著團裡的兩點紅──步美以及哀一起去街上買東西。

          雖然主要是順著步美的希望,但仔細想想一旦快碰到現在這個節日,兩個女孩子想當然走著走著會在甜點店的巧克力區停下腳步,並且輕聲討論著。

          當下他並沒有想到這麼多,只隱約意識到原來也差不多是這個時節了。

          

       三個男孩子一個是看著玲瑯滿目的巧克力甜點流口水;一個是明白情人節就快到了所以有種期待;而柯南自己則是覺得毫無所謂,視線漫無目的在店內飄移。

          不看還好,一看倒是有個東西吸引住了他的目光。

 

          那是一件被擺放在店內中央獨立展示櫃上的推薦商品。

          

          常見的四方形硬盒底是巧克力色,盒蓋則是設計成白色基底,斜對角上各裝飾了一條天藍色緞帶,上方還有一朵同色系的緞帶花加強了贈送的合宜性。

          腳步不自覺往注視的前方走過去,他更近距離瞧了瞧盒子裡展示的物品。

          說明牌的介紹上寫著口味是與普遍相比可可含量提高了一些的牛奶巧克力,這部分並不算有相當的吸睛效果,因為最突顯與眾不同的是巧克力造型。

          也許是甜點師嘗試用心型做各種組合排列時發現了賣點,這款巧克力的形狀居然模造成了四葉幸運草,上頭還撒了些糖粉作為點綴。

          

          柯南的視線無法從眼前的展示櫃移開,他自己也不清楚是為什麼。

 

          「……你就買吧?」

          就在他像是被釘在那裡動也不動好幾十秒後,突然有個聲音從背後傳了出來。

          回頭一看,剛才還在跟步美說話的哀不知道哪時已經來到了旁邊。

          哀看了看展示櫃上的巧克力,微微一笑:「不錯啊,我覺得這挺適合的。」

          「適合什麼?」

          似乎比一臉不明白的本人還明瞭原因的小少女「哎呀」一聲,表示:「我還以為你今年有打算回送呢?」停頓一下,「給某一位幾乎沒有缺席,天天在帝丹國小放學時間出現在校門口的大學生。」

          「啊!?沒這回事好嗎,只是因為這設計很特別,我才好奇過來看一下……」

          「嗯,確實很特別呢。」說著並拿起其中一盒,手指點了點盒蓋上的白色與藍色,「不只顏色,連巧克力的造型也……所以我才說很適合啊。」

          哀刻意不說破為什麼適合,但柯南很清楚她話中的含意,也才明白自己為什麼會一眼就注意到這巧克力。

          可是他沒有做任何回應,他總覺得再繼續跟哀辯論下去的話,可能會聽到更多讓自己想摀住耳朵的內容。

 

          最後是在發現了展示櫃前的兩人,不明就裡也過來湊個熱鬧的少年偵探團另外三位成員你一句,我一句「什麼嘛,原來柯南你也很想吃巧克力啊!」、「柯南君,你喜歡這款巧克力是嗎……?」、「柯南君,你如果想買但錢帶不夠的話我們可以先借你喔。」等等,而且三個人到後來還真的拿起一盒巧克力,走到櫃檯準備結帳的連番攻擊下,實在忍受不了的柯南只能趕緊衝上去阻止他們湊錢付帳,情勢所迫買了這盒巧克力。

 

          然而他自己並不好這類甜食,回到毛利偵探事務所後也思索了好久該怎麼解決這盒巧克力,苦思得出的結論是拿去博士家,時間久了會自然消滅。

          於是,早上在打開禮物後衝出門前,想說順路就把預計要塞給博士的那盒巧克力也塞進了口袋裡……

          不知怎地,柯南有種一失足成千古恨的錯覺。

 

          話又說回來,這一切也都太過於巧合了吧。

          尤其是那盒巧克力,怎麼這麼剛好把各種會讓人做聯想的要素都湊齊了,店內工作人員是有隱藏粉絲在嗎?還是認為這樣可以衝銷售量!?

          無論原因如何,就結論來看這完全是商家的計謀,自己一定是不小心踏入了可怕的巧克力商機戰場的陷阱中。

 

          也許是忘記巧克力這件事的衝擊有點大,柯南平時冷靜的思考明顯走偏了。

          

          而在他整個人放空,思緒錯亂的這段期間內,黑羽也維持著同樣的姿勢,仔細重新嗅聞尋找著早上隱約陣陣傳入鼻中的香甜味道。

 

          「…………你覺得我今年可以收到想收的東西嗎?」

          當柯南的腦中導向了偏頗的結論時,黑羽同時停下了動作,鼻尖從似乎可以聞到沐浴乳或洗髮精香味的肩頸間離開,略微探過頭,筆直注視著對方。

 

 

          「────柯南。」

 

 

          心臟彷彿猛地顫慄了一下。

          被這麼一聲喚回思緒的柯南跟著稍微抬頭,回看對方。

          靛藍帶紫的瞳孔近在眼前,稍稍笑彎的雙眼中好似暗藏了些許期待,而平時總是嬉鬧說笑,也不知道有幾分是認真的嘴角勾起了一個柔和的角度。

 

          頓時,柯南恍然大悟。

          原來他想錯了,他踏入的並不是商人計策好的陷阱。

 

          而是眼前這個人從那天晚上就開始耐心慢慢編織而成,運用了魔術師最擅長的障眼手法,神不知鬼不覺地在日常生活中一步步將自己引進來── 

 

 

   ──這一個充滿了舒服又像巧克力般甘甜氣味的陷阱。

 

 

 

 

 

 

 

 

 

 

 

 

 

 

          「………………喂,白馬,我可以先走人了嗎?」

          「這可不行,服部君,我們有義務要看好別讓黑羽君變成某層面上的犯罪人士。」

          

          Fin.

 


评论 ( 33 )
热度 ( 139 )

© 高山雪@休耕mod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