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山雪@休耕mode

♪平時出沒於噗浪,LOF以放創作為主ヽ(`▽´)/
♪產糧手速慢的一條鹹魚(。
♪近期遊走:
※夢色キャスト(蒼星推し、おさなな)、MARGINAL#4(シャイ推し)、アイ★チュウ(F∞F)、B-Pro(THRIVE)、SOARA
※文豪野犬(敦鏡花、太宰右)
※名探偵LOVE主義(快新K柯中心、緋色組3人/緋色柯or新相關、安赤/安沖)
♪噗浪:http://www.plurk.com/tg40124
♪推特:https://twitter.com/tg40124

[快新+K柯]「その目(ひとみ)で見つめて」05完 (藝能paro/工藤兄弟+黑羽雙子)

※傳送門→01020304


!Attention!

※假設「名偵探柯南」裡的角色們都是演藝人員,這部作品是角色們演出的戲劇。

※大概是很常見的演藝paro

※所以新一跟柯南是不同人(這邊是工藤兄弟設定),快斗跟基德則是黑羽家雙子設定。

※個性、家人的部分盡量遵照原作,但為了演藝paro設定可能更動。(例如柯南真的就是個小孩ry)

工藤兄弟互控嚴重=閃光兄弟黨(非CP)

※雖然標示快新+K柯,其實都只是黑羽家雙子的單向箭頭

※莫名落落長而且很老梗少女漫畫走向←

※個人喜好問題所以有些稱呼採用日文表現

※以上,若是可接受這設定歡迎繼續往下m(_ _)m

 

========


 

    「──…也就是說,你不只是一見鍾情,還越陷越深了啊。」

    「…隨便你怎麼說,反正連老爸老媽都沒意見了。」

聽完經過的キッド下了一個精準的結論,而快斗大概是無從反駁,口氣中帶有「你有意見嗎」的含意。

    「不過,想想新一是柯南的親哥哥,好像就能理解你當時的反應了。」

    「啊──柯南不愧是新一的親弟弟,難怪有辦法讓你打開新世界的大門。」

    「你說什麼新世界的大門啊?而且看新一就令人很期待柯南將來的成長啊,那對眼睛肯定會比新一還清澈空靈。」

    「你這模樣就叫做跨入了新世界領域啊…等等,那是因為當年你沒見到新一,那對眼睛可是比柯南還光采耀眼。」

    「啊?」

    「嗯?」

    兄弟倆似乎對彼此的發言各有微詞,互相皺眉斜眼瞅著對方,房內頓時一股劍拔弩張般的空氣。

    兩人不發一語互瞪了一陣子,最後大概是覺得這樣有點愚蠢,同時嘆了口氣。

 

    「…我們到底是像老爸還老媽啊?」

    「…都像吧。」

    「喜歡本質漂亮的東西是像老媽。」

    「而注重命運論這點則是像老爸。」

    「明天真的會吃紅豆飯吧。」

    キッド想到這,不禁嗤笑出聲,自家父母可是言出必行。

    「可惡,我要爆料你。」

    快斗露出狡猾的笑容,抱持著死也要拖個墊背的心態,怎麼可以只有他被父母戲弄呢。

 

    「…你覺得他們會有什麼反應?」

    「…他們應該也見過柯南了吧?」

    兩人一同在腦中想像了一下盜一跟千影可能做出的反應,因為這對父母實在太常有讓人大吃一驚的行為,目前黑羽家雙子最多也只能料想他們會笑容滿面地恭喜兄弟倆都找到了命運之人。

    兄弟倆忍不住覺得,有時候父母太開明好像也是種困擾。

 

    「總之,就一起加油吧。」

    「當然,也包含面對明天老爸老媽的反應在內。」

    黑羽家雙子互相勉勵地對看了一眼,朝著戰友揚起了嘴角。

 

    從這一刻起,黑羽家雙子便知道等在前頭的是一件長期計畫。

 

    雖然就像他們預測的一樣,晚上家裡餐桌上真的出現了紅豆飯,千影還故意問快斗對昨天飛鴿傳信附贈的禮物有何感想,擺明就是要捉弄自家小兒子。

    被煩得受不了的快斗大叫幾聲迴避問題,然後反過來回頭問悠哉坐在餐桌上逗弄著手上鴿子的盜一,為什麼特意不讓自己見到新一。

    盜一跟千影互看了一眼,面帶看不出來是否有壞水的微笑,默契十足理所當然地表示:「這樣不是比較有特別的命運感嗎?」

    完全敵不了自家父母的快斗無言,只能鬱卒地跌坐在椅子上,而黑羽家另外三位成員也各自接話,把他給晾在一旁。

 

    「而且如果是來訪時認出來的話,優作恐怕會三不五時來找碴吧。」

    盜一想起了私底下愛子成痴的老友,就連剛開始新一和柯南喊自己「盜一叔叔」時,優作也會露出敵視的目光。

    「只可惜沒辦法跟有希子分享當年的故事呢。啊,我有叫有希子把當年的照片用手機傳給我,キッド要不要看?」

    「當年『寶石君』的模樣嗎?那當然要見識一下啦。」

    「你看你看,比想像中還是個漂亮孩子對吧❤」

    「哦──」キッド好奇地湊上前看著千影的手機畫面,一臉認真地喃喃說著:「嗯……不愧是柯南的親哥哥。」

 

    「哎呀?」

    「哦?」

    聽見大兒子突如其來的奇異發言,夫妻倆的注意力都被吸引過去,探問似地盯著他看。

 

    「啊,那傢伙的話是柯南。」本來陰鬱地癱在椅子上的快斗突然活過來般,毫不客氣用食指比了比自己的雙胞胎大哥,直接揭開隱藏在話語下的意思。

    黑羽家夫妻看了看快斗,又回頭看向キッド,繼續用眼神詢問。

    キッド沒說話,不帶一絲遲疑,靜靜露出一個微笑,一切盡在不言中。

    這默認的態度讓盜一和千影無不驚嘆。

    「這倒是沒想到…」盜一撫了撫下顎,暗忖這要是被老友給知道了,他絕對會想盡辦法整慘自家兒子們。

    「討厭啦,你們這兩個孩子怎麼這麼有默契。」千影像聽見了大八卦的高中女生般掩嘴嘻笑著,照順序用力拍了拍兩個兒子的肩膀。

    「我們也沒想到…」

    「會這麼剛好。」

    黑羽家雙子一邊承受自家母親的拍打攻擊,一邊接續回話。

 

    「「──不過,第一眼看到就知道是了。」」

 

    看見五官宛如照鏡子一模一樣的兩個兒子露出了相同的認真神情及口吻,盜一與千影交換了一個眼神,了然於心般微微一笑。

    「那可要記得好好抓住屬於自己的命運之人。」

    「媽媽我很樂意聽你們的戀愛煩惱喔❤」

    儘管早預測到自家父母持反對意見的可能性不大,親耳聽見他們嘴裡吐出了激勵打氣的話語,黑羽家雙子仍隱約鬆了口氣,對看一眼,笑著側手上下擊了個掌。

    而盜一臨時想到一件很重要的事,語重心長補了一句:

    「還有,記得別做出構成犯罪的事情,キッド。」

    「……呃?」

    「老爸放心,我會幫忙看住這個悶騷色狼型的傢伙。」

    「反了吧,是我得幫忙看好你這個本能衝動型的才對。」

 

    盜一沉默地看著偶爾會進行幼稚拌嘴的兩個兒子,打定主意暫時還是別讓老友夫妻得知這件事,以維護自家生活安寧以及兒子們的人身安全。

 

* * *

 

    之後,黑羽家雙子只要抓住機會,便會使出渾身解數來想盡辦法拉近與工藤家兄弟的距離。

    儘管一開始キッド因為初次拍攝時突然跟柯南變得要好,導致之後幾次新一看見他就會微弱散發出「兄長寶座絕不拱手讓人」的對抗意識,讓キッド有一段時間跟柯南接觸時總有如芒背在刺,撲克臉的笑容下是冷汗直流。

    那時的他真心覺得自己好生無辜,自己的目標又不是兄長地位。

    但快斗忍不住在旁吐槽了一句「不是該慶幸沒被發現真正目的才對嗎?」,不然怎麼想新一都不會輕易放過キッド。

    還好雙方慢慢熟悉後,新一知道是自己誤會了,態度也轉和善,多次相處下更發覺彼此很聊得來。

 

    而在各種機會中,黑羽家雙子與工藤家兄弟最容易碰面的時候就是對戲。

    單觀察演員表的話確實會以為兄弟倆是無規則交替演出,可他們早已私下協商好,不管演員表上標記的是誰,如果是跟柯南對戲大多由キッド負責,反之難得有新一出場時就一定是由快斗上陣演出。

    有時候一場戲的演員表上明明是寫快斗,實際上卻是キッド站在攝影機前的情形不在少數;又由於兩兄弟同一個模子印出來的關係,至今從未被工作人員發現這狸貓換太子般的伎倆。

    當然,這招對本來就分辨得出兩人的工藤兄弟並不管用。

    不如說他們樂於被對方認出來;因為這代表自己的身影清晰顯現在對方眼中。

 

    每次新一看見這場應該要換好裝站在攝影機前的快斗居然一派悠哉,還哼著歌跟自己一起站在旁邊觀看拍攝時,總忍不住瞇起那對發覺真相的海藍碧眼,狐疑的眼神表達出「你們這對雙胞胎怎麼又在玩這招」。

    快斗根本不在意這質問般的目光,總是俏皮地看回去,惡作劇得逞似嘿嘿笑個幾聲,再輕「噓──」了一聲要對方別戳破。

 

    另一方面,每當柯南發現站在自己眼前的是不在這場演員表上的キッド,都會感到意外地眨眨那對看穿本質的青澄碧眼,等到結束拍攝後才湊上前拉拉對方的衣角,悄聲詢問。

    而キッド便會蹲下身讓視線齊高,輕握住眼前的小手,接著眨了下單邊眼睛,將食指抵在自己嘴前示意噤聲。

 

    這時新一只好聳肩嘆氣,雙手環胸,一副拿他沒辦法般苦笑著表示:「被發現可不關我的事啊。」

    另一邊的柯南則會露出像是發現了新玩具的笑容,模仿他把食指放在嘴前,小聲回答:「這是我跟キッド兄ちゃん的秘密對吧。」

 

    看見了眼前人的反應,黑羽家雙子明明隔了好些距離,卻會不約而同露出相同微笑。

    滿懷著喜悅,彷彿春季在和煦陽光下期待花朵綻放,眼瞳深處隱含愛戀的溫和笑容。

 

    然而說來真有點諷刺,與工藤家兄弟越是熟識,黑羽家雙子越清楚這條路上最大的障礙正是各自想追求對象的親哥哥、親弟弟。

    他們自認為也是屬於感情好的那一種,可是工藤家兄弟大大超越了這種等級,甚至說是弟控跟兄控也不會有人持反對意見。

 

    有關於工藤兄弟感情究竟好到什麼程度,甚至可以從某次綜藝節目的整人企畫中窺知。

    不知道造物主當初是否一時好玩,居然讓沒有半點血緣關係的新一跟黑羽雙子長得極為相似,曾有一段時間成了業界經常掛在嘴邊的假三胞胎梗,於是某知名節目企劃便看準了這點,大膽向三人提出了一個點子。

 

    就是三個人變裝成一模一樣的造型,叫柯南來認哪一個才是自家親哥哥。

 

    無論表現再怎麼出色,實際上還是正值偶爾會想來點惡作劇年紀的三個大男孩在經過一番討論,出乎大家意料地一口答應了這項企畫。

    順帶一提,童心未泯的雙方家長得知這個消息後當然也是舉雙手大力贊成。

 

    首先是由節目製作組發出了通告,請工藤兄弟來當節目每年特別製作販售的月曆照片的模特兒之一,而到了當天先以要保有驚喜的理由把工藤兄弟分別帶到不同房間換裝。

    等新一進到了黑羽雙子先躲起來以免被柯南發現的化妝間後,化妝師跟工作人員再趕緊讓三個人換上了同款的靛藍色緞面襯衫與黑色燕尾晚禮服,打上酒紅色緞面領帶、套上白手套,並別上低調不失華美的銀色袖扣和藍玫瑰胸花做點綴,而為了避免立刻穿幫還都戴上了模造出新一髮型的假髮,以及設計成外人會看不清楚眼部,可遮住五官上半部分的銀色面具,整體來看是令人聯想到假面舞會的打扮。

 

    整裝完畢後,本來就有七、八成相似程度的外貌這下便高達連幾分鐘前才經手幫他們化妝、打扮的化妝師與工作人員都已經分不出來到底誰是誰,眾人無不嘖嘖稱奇,導播跟節目企劃更是快要高舉雙手歡呼這個企畫肯定成功。

    三人並排站在鏡子前面面相覷,有種旁邊也擺了鏡子般的有趣錯覺,讓人不禁聯想到關於「分身(Doppelgänger)」的著名都市傳說。

    「能長得這麼像也實在是個謎團了。」擺出了思考動作的是新一。

    「柯南應該會嚇一大跳吧。」露出了溫和微笑的是キッド。

    「要不要來賭賭看?」提出了要打個賭的是快斗。

          

    「這還用賭嗎?柯南當然認得出我。」新一挑眉瞇眼看著快斗,他從未懷疑過自家兄弟間強大的感情羈絆。

    「嗯,我也認為一下子就認出來的機率很大。」想起當時命運般的初次相會時,柯南輕易辨認出自己跟快斗,キッド跟新一持相同意見。

    「喂喂喂,如果都猜同一邊的話就構不成打賭了吧。」快斗抗議,移動到兩人中間,剛好由後一手勾住一個脖子,湊近兩人的耳邊繼續說:「那我偏要賭會花很久時間或是認不出來,輸的人就要請喝贏的人指定的飲料。」

    「好,你說的。先說好,我要喝某連鎖咖啡店價位最貴的咖啡。」

    「快斗,可別說做哥哥的我沒提醒你記得先準備好錢包。」

    三個大男孩皆一副勝券在握的模樣,嘴角自信地吊起。

 

    等到工作人員在休息室設置好隱藏式攝影機,全體退到另一個房間,一切準備就緒後,私下收到導播指令的女性工作人員便領著柯南開門走了進來,企劃拍攝宣告正式開始。

    踏進房間的柯南也已經換好裝,身上衣服的選色搭配與三人相同,靛藍色的襯衫配上衣背長度及膝的白邊黑色燕尾外套,黑色西裝短褲的長度正好落在膝蓋上方,藏青色及膝長襪搭配亮面黑色皮鞋引出了孩童特有的可愛高雅感;而領口則是用酒紅色緞帶綁了個蝴蝶結領,身上沒有別胸花,取而代之是戴了一頂用一束藍色玫瑰花苞綴飾的小巧黑色禮帽。

    恰到好處的搭配可見服裝師卯足了勁,而據三人事後表示當下真心覺得可愛到令人想衝上前緊緊抱住。

 

    柯南進到房間看見站在鏡子前的三人後,一時不解地停在原地,歪頭眨動著眼睛,小腦袋瓜似乎在努力判斷情況。

    「來,柯南君,過去讓新一君仔細看看你的打扮吧。」

    一旁的女性工作人員口氣溫柔地引導柯南要認出哪個才是自家親哥哥,柯南聽見她的話之後,乖巧地點頭,再度回頭看向前方三個一模一樣的身影。

    他跨出了步伐,像樂譜上排列的四分音符般輕巧流暢,直直地往其中一個人的方向走去,最後在那人的面前停下腳步。

    柯南抬頭看向高出自己好幾顆頭的人,而對方也不發一語,面無表情地低頭回看著他。

 

    接著柯南彷彿要讓對方看清楚般敞開了小小的雙臂,笑得甜滋滋地說:

    「新一兄ちゃん你看,這是服裝師姊姊幫我挑的!」 

 

    對方沉默了幾秒,勾起好看的嘴角,彎下身熟練地抱起柯南,然後空出一隻手將面具連同跟假髮一次卸下。

    「──非常好看喔,柯南。」

    脫去了遮蔽容貌的道具後,顯露在外的是新一笑得開懷的面容。

          

    躲在別處從螢幕觀看的工作人員們一陣譁然,他們沒想到居然會短短幾分鐘就有結果了,雖然四個人站在一起的畫面煞是好看,可是從節目效果來看缺乏了高潮迭起,這倒讓他們有些苦惱了。

 

    而聽見了新一稱讚的柯南笑得更開心,不知道有隱藏式攝影機在拍的他很習慣就把臉湊上去蹭了蹭,新一也因為柯南毫無障礙認出了自己,一時間樂到根本忘了這回事,兄弟倆之間的氣氛甜蜜得幾乎化不開。

    「對了,為什麼キッド兄ちゃん和快斗兄ちゃん打扮得跟新一兄ちゃん一樣呢?」

    柯南沒有想到這是節目設計好的內容,提出了心中純粹的疑惑。

    黑羽家兄弟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心有靈犀地笑了笑,決定幫節目來場加碼演出。

    「問得好。」

    「那麼,接下來要給乖寶寶柯南出個題目。」

    兩人勾肩搭背,異口同聲:「──我們誰是キッド,誰是快斗呢?」

 

    柯南眨了眨圓滾大眼,先看了新一一眼,而新一鼓勵似地笑著點頭後,他的視線才又回到黑羽家雙子身上。

    他伸出了小巧的手指,比著其中一人說:「你是キッド兄ちゃん。」

    依序比向另一人:「你是快斗兄ちゃん。」

          

    靜靜盯著柯南回答的兩人同時間露齒一笑,默契十足地脫下面具跟假髮,一人伸出一邊手到柯南的面前。

    「「Bingo!」」

    重合的兩道嗓音伴隨著出現在キッド手裡的藍色玫瑰花,以及快斗手裡包裝繽紛的糖果落下。

    柯南的眼神閃閃發亮,似乎很好奇到底是如何這麼快速變出來,所以反而抓著兩人的手翻來覆去觀察是否藏有機關,讓黑羽家雙子忍不住無奈地笑了笑。

    這時新一彷彿想到了什麼,對柯南輕聲耳語幾句,只見兄弟倆的視線一起轉往某個方向,而那個角度正好是隱藏式攝影機的鏡頭位置。

 

    下一秒,工藤兄弟面帶著燦爛笑容,一同對著攝影機比出了勝利的手勢。

 

    當螢幕前的工作人員們由於一大一小的笑容突擊,每個人都愣在原地一動也不動時,緊接著他們又回過頭,也對黑羽家雙子比出了YA,有如在宣示完全勝利。

    工藤兄弟臉上掛著笑容,因為略高昂的情緒而顯得光彩奪目的雙眼毫無遮掩,本就各自深陷其中的黑羽家雙子內心激動得無法言語,キッド只能顫抖著單手摀臉,並火速拿出手機不停按下連拍模式的快門,而快斗已經是整個人被擊倒般蹲在地上,用發抖的手摀住臉跟壓住心口;不過要非常近看才會發現他們臉上有著不易察覺的淡色潮紅。

          

    而本來還擔心節目效果不夠的工作人員在後來全體無反對表決通過後,大放送般把這些內容一刀未剪完整播了出來,結果經過這一集節目的播出,工藤兄弟的人氣瞬間提升到不分男女老幼皆受歡迎的程度。

    根據節目所做的觀眾調查,原因大多是那對著攝影機擺出的笑容殺傷力強大,以及意想不到的兄弟閃光。

    拍攝結束後,打賭的提案人快斗願賭服輸,爽快自掏腰包請新一喝了他指定店家的高價咖啡,也沒忘了順便買柯南的份。

 

    「──你是故意提出打賭的吧?」回家路上,キッド一邊喝著兩人慣喝品牌的可可亞,一邊笑著問;當然他手上這瓶也是快斗出的錢。

    「咦,看得出來?」吞下嘴裡一口可可亞後,快斗佯裝驚訝回問,他也料到キッド應該當下就看出來了。

    「結果這麼明顯的賭局還硬要猜輸,怎麼想你都只是想提升好感度啊。」

    快斗用嘿嘿笑回應自家胞兄戲謔的笑容,「但是不覺得很值得嗎?」

    キッド細想了一下,點點頭,因為他們的確得到了一些意外的「甜頭」。

 

    就在柯南正確辨認出三人各自是誰後,幾名工作人員跟節目企劃便現身向他簡單解釋了一下情況,而聽完原委的柯南少見地嘟起了圓潤的臉頰,用小手輕捏了捏新一的臉頰,指責似地說:「新一兄ちゃん壞孩子,怎麼可以跟大家一起惡作劇!」

    對於弟弟可愛的抗議,新一也只能笑著求饒般賠不是,至此這小小的整人企畫告一個段落。

    但是企畫歸企畫,既然都特地把四人找來了,節目必然會物盡其用,也確實請他們以這身打扮來拍攝特別要販售的一套月曆照片。

    為了方便區別,拍攝月曆時新一的面具換成了黑金色、キッド則是銀白色,而快斗是鐵灰色;胸花的顏色也有變化,新一的依舊是藍色,キッド和快斗則各自換成了藍紫色與紫紅色。

    平時四人很少會像這樣被特意湊在一起拍照,於是攝影師也卯起勁,希望可以拍出些與平常不同的照片。

    黑羽家雙子靈光一閃,提議既然如此就用四個人中比較少見的組合來拍攝,攝影師也覺得這個點子不錯,結果在兩人的話術巧妙引導下拍攝出來的照片有七、八成是快斗與新一、キッド與柯南的組合,滿足了攝影師的期望跟黑羽家雙子的私心,可說是一石二鳥。

    既然攝影師想要成品有好效果,兩人也順應與工藤家兄弟擺出了通常一起拍攝時幾乎不會有的動作。

    例如柯南坐在有著華美銀框的深藍色絨布質地貴族椅子上,キッド單膝跪在他的前方,執起柯南一隻手,如騎士宣示忠誠般將唇瓣抵在他的手背上;又或是新一雙手插進褲子口袋中倚靠牆邊,快斗一手撐在牆面上、一手收進褲子口袋裡,站在他的斜前方,兩人笑著用眼角側視鏡頭,緊接著下一張是轉為對看的兩人嘴角掛起了挑戰性的彎度,一同伸手取下對方的面具。

    其他甚至有キッド坐在貴族椅上,柯南則安穩坐在他翹起交錯擺著的雙腿上,只不過照片中的柯南闔著雙眼彷彿睡著了,上半身靠在キッド胸前,而キッド的雙手擱在小小身軀與手臂以及雙腿膝蓋的空隙中,輕柔地抱住他,半側過臉要親吻髮絲,卻又斜眼注視著鏡頭,微微笑著像要宣示所有權。

    快斗那一組則是兩人並肩站著,刻意讓新一雙手環胸背對鏡頭,而快斗的手在半空中擺出了看似要攬過肩膀的動作,手裡拿著被摘下的黑金色與鐵灰色面具,另一手的食指擺在嘴前,調皮地笑著閉起一眼,就像在示意鏡頭前的人保密一樣。

    然而,最出乎意料的「甜頭」是準備要收尾拍攝最後一張四人合照的時候。

    畫面中央是黑羽家雙子分別坐在同款的單人貴族椅,新一手裡拿著精緻的英國紳士拐杖,斜靠在快斗的椅側上,柯南則是輕盈地用雙手撐好身體,斜坐在キッド的椅子扶手上。

 

    攝影師調整好焦距角度,開始大聲倒數快門按下的時機,想不到最後一秒時黑羽雙子的臉突然都被外力改變了方向。

    快斗的下顎被拐杖扶手向上扳起,眼前是一張瞇起眼,稍微彎身由上而下睥睨的笑臉;キッド的臉則被一雙粉嫩的小手往側扳,而且臉頰上傳來了一股柔軟的溫暖觸感。

    快門時機剛好對上,鎂光燈閃爍。

 

    攝影師口氣滿意地大聲說了個「OK」,工藤兄弟也鬆開了手,只有驚訝到說不出話的黑羽家雙子茫然地用眼神表達出「!?!?!?」的困惑訊息。

    「啊,剛才補妝時攝影師說想拍拍你們難得嚇到的表情,所以請我們幫忙。」

    新一冷靜地解惑,完全沒有自覺做出了對當事人心臟相當不好的事情。

    聞言,黑羽家雙子分秒不差看向假裝一臉無辜,吹著口哨看旁邊的攝影師,正想出聲抗議怎麼可以來陰的,攝影師扯開話題,目標轉向了工藤兄弟。

 

    「機會難得,工藤君你們兄弟要不要也拍幾張當作幕後花絮的照片?」

    「是沒問題啦……請問是要拍哪種感覺的照片?」

    「我想想──可以看出你們平常感情有多好的照片之類的。」

    「我跟新一兄ちゃん感情很好呀,每天都會早安吻跟晚安吻喔。」

    年幼純真不知道大人世界人心險惡的柯南天真無邪地自己爆料,新一嚇得趕緊摀住他的嘴巴,對他噓了一聲。

    攝影師自然不會放過這個題材,笑著繼續問:「可以就那樣拍一張嗎?拜託拜託。」,手裡已拿好相機,快門蓄勢待發。

    知道依攝影師的職業天性是不可能退讓,新一嘆了口氣,鄭重表示僅此一次、下不為例。

    他抱起柯南,線條滑順的臉頰自然而然湊過去,而柯南也相當習慣地將嘴貼上去,發出了一道短小可愛的親吻聲;接著換柯南把臉轉了個方向,讓新一在他渾圓的小臉頰上回親一口。

    後來這兩張照片並沒有收錄到花絮照片集,是做為購買月曆的限量特典複製照,造就了節目史上月曆開賣的最快完售紀錄。

 

    畢竟連在場的黑羽家雙子也忍不住拿出手機,藏在攝影師背後跟著拍下來保存這畫面。

    親眼見到這一幕的黑羽家雙子內心除了無比羨慕,還有苦惱,因為深刻體會到想要讓好感度超越新一或柯南,眼下來看絕對是困難重重的一件事。

    回到家後,他們在房內面對面坐著,再次從長計議,思考該用何種方法突破現狀。

    最後得出的結論是──要「愛屋及烏」。

    這對兄弟倆來說並不困難,就算不論私心因素,他們仍跟工藤兄弟很合拍,所以自此之後兩人更加同心協力、互相交換情報,在各自提升好感度的同時,也會記得顧到對方的親兄弟。

    比如キッド會帶自己推薦的書籍給柯南,並表示「我記得新一對這系列的書好像也很有興趣,有不懂的地方的話,柯南你可以問問他」;又比如快斗會順路帶來一杯黑咖啡,遞給新一的同時補充一句「這家的咖啡糖聽說也很好吃,新一你幫我拿給柯南吧」,可說是無所不用其極,用盡了各種名義。

    好在兩人孜孜不倦的努力有明顯成效,他們順利與工藤兄弟越來越親近,不只是來到拍攝現場時會第一眼注意到彼此,日常生活中也會藉由通訊軟體有事沒事聊聊天,最近四人私下偕同出去玩的機會也大幅增加。

 

    理所當然,他們今天的計畫也不會忘了這個大原則。

 

* * *

 

    「對了,新一,下週末你有空嗎?」

    依舊掛在新一身上的快斗維持這個姿勢,直接稍微偏過頭,緊挨著他的耳邊說話。

    「下週末嗎……目前是沒事,問這幹嘛?」在腦中大致瀏覽了下週的預定排列,確定週末行程是空白後,反問回去。

    快斗手臂轉了個方向勾住新一的頸部,用輕快的語調搖頭晃腦地說著:「其實啊,之後有個通告的內容是『理想的約會行程』,得由我們自己安排內容再實際拍攝『虛擬約會』的過程……」

    新一邊聽邊沒有任何含意地點頭,等句子停頓了一個空白,他才挑眉示意「這跟下週末有沒有空有什麼關係」。

    發出了嘻嘻笑聲後,快斗的另一隻手上彷彿有效果音似地憑空出現了兩張熱帶遊樂園的票券。

    「所以想拜託你下週末陪我實際跑一輪看看囉 ♪」

    「啊?這種事應該找女孩子比較準吧?」

    快斗一副認為是個好主意般的口氣令新一懷疑他的智商根本是虛報。

    不理會新一狐疑的目光,快斗晃了晃食指,反駁似地「嘖嘖嘖」幾聲,開始一句句說服他:「找女孩子幫忙的話一下子就會上八卦雜誌啦,這對女孩子的形象可會造成不小的傷害。而且,新一你看事情比較仔細,可以提供更多不同角度的意見啊。」

    他所說的話不無道理,看來有些被說服的新一擺出了習慣動作「唔──」地沉吟著,眼神在意般看向柯南,對他來說弟弟柯南都擺在優先順位。

    看見這舉動,快斗的下顎悄悄朝著キッド比了比,而他也準確接收到眼神中的訊息,先動作輕柔地把懷裡的柯南放下,隨即從懷裡抽出一封上面畫有劇中怪盜標誌的信函,一首擱在身後,像是行禮一樣半彎下身,將手中的白色信函遞到柯南面前。

    柯南一臉好奇,盯著信函看了看,又用眼神詢問キッド。

    キッド優雅一笑,用劇中怪盜的口吻緩緩說道:「──下週末我將前去這封預告函所示的地點,不曉得名偵探是否有興趣去解開謎題?」

    接過信函的柯南打開來一看,發覺是兩張跟快斗手裡所拿相同的遊樂園入場券,他有些驚喜地看向新一。

    見狀,新一似乎也安心了,肯定般點了點頭。

    露出大大的笑容朝新一回點頭後,柯南的視線移回キッド身上,深吸口氣,再次睜開雙眼透露出的已是劇中小小名偵探的神采,自信十足地回道:「──好,我就接受你親手送上的挑戰。」

    語畢,臉立即轉往新一的方向,他大概是不太肯定這樣講對不對,略顯羞赧地抓抓頭,而新一快步走上前,給予肯定般一把抱起他,兄弟倆額頭碰額頭,互相露出了漂亮的笑容。

    被新一拋在原地的快斗也緩步移動到キッド旁邊,在工藤兄弟忙著增進感情沒注意到的時候互相交換個眼神,臉上是一模一樣的微笑,這次的約會計畫有了個好的開始。

        

    「快斗。」

    「キッド兄ちゃん。」

    忽然間傳來的呼喚聲令他們不由自主隨著聲音來源的導引下回頭。

    眼前是對他們來說各自意義非凡的雙雙碧眼,配合上揚的嘴角而飽含著喜悅,顯現出另一番也使人著迷不已的風情。

    「我晚點再跟你確認好集合時間地點啊!」

    「好期待下週末快點到喔!」

 

 

    キッド與快斗愣了一下才回神似地眨眨眼,兄弟倆互看一眼後,不知道是誰先露出了微笑,其中包含著對自己命運之人的柔情。

    儘管目前這種四人共同行動的情況應該會再持續好一陣子,不過他們並不心急。

    從小時候初遇,尋覓多年到現在,對快斗而言接下來要花費的時間就像小巫見大巫,算不了什麼。

    早就打定主意要見證這顆原石如何琢磨成長,甚至想親手塑形的キッド也根本不介意這些時間。

    反正他們有十足的把握,最後一定會各自讓那對自己心屬的特別雙眸中只映照出自己的身影。

 

    ──『その目(ひとみ)で見つめて』──

 

-Fin-    

 

    

後記:

\卯足了勁的其實不是服裝師跟攝影師而是我啊!/←

總之,這篇真的結束了…???Σ(゚A゚;)

從9月底開始動工,斷斷續續碼字碼了2個月多(中間還卡了別篇文跟圖)終於打完了,總不太有實感XDD

說實話是頭一次為了一篇文碼這麼多字啊自己都嚇到了果然是愛爆發嗎ryyyy

就像在01後記中提到的,一開始只是想看藝能paro工藤兄弟放閃光+黑羽家雙子的快新+K柯的糧,忍不住自己開坑想說應該單篇文可以解決掉……

豈料東設定一點西設定一些不知不覺變成了好大一坑,而且字數還一章比一章多 (艸//)

話說總覺得文風一直不是很固定,而且多年沒寫文了大概也退步了不少……期許有成長的同時也寫得很愉快就是了(ノ´∀`*)

 

結束了反而不知道後記該吶喊什麼好,那麼就來補充一些有構想卻沒有用到的設定:

*蘭→跟工藤家是遠房親戚,名符其實青梅竹馬。以動作派女演員為目標。

*平次→舞台劇演員,無論男女老幼都有一定人氣的新生代俳優。

*白馬→人氣模特兒,平面或是影音媒體都很常出現他的身影。

*哀→混血兒,知名童裝雜誌模特兒。是少年偵探團演員中最年長,大姊姊般的存在。(註:柯南則是年紀最小。)

*步美、光彥、元太→同一個兒童劇團的團員,戲裡戲外感情都很好。

*黑羽家媽媽千影是前體操國手,當年跟盜一閃電結婚的消息震撼度與優作、有希子不相上下。

*柯南喊優作跟有希子是PAPA、MAMA,另外早安吻跟晚安吻是工藤家的慣例(新一從某時候開始就拒絕對優作跟有希子實行,不過有希子會自己去親兒子們)。

*這個paro中,快斗的個性是原作快斗8:基德2的比例,而キッド則是原作快斗2:基德8的比例。

 

另外很多姑娘都詢問過黑羽家雙子跟工藤兄弟最後到底會不會雙箭頭……

因為這篇打一開始構思的時候就決定怎麼收尾了,所以是單箭頭到底wwwww(黑羽家雙子表示:)

不過應該看得出來工藤家兄弟對黑羽家雙子的好感度比一般還高?所以之後繼續努力下去他們應該會雙箭頭啦!(不負責任)←

我相信快新K柯黨員們心中都有屬於自己(妄想)的後續發展,而我個人的推(妄)測(想)大概是會發生下面這些事:

 

***

某天──

「新一兄ちゃん,キッド兄ちゃん說他喜歡我耶。」

「哦──那不是很好嘛。柯南你也很喜歡キッド對吧。」

「唔──可是,キッド兄ちゃん說他願意等到我長大耶……?」

「啥!?」

 

知道キッド對自家可愛的弟弟有非分之想(?)的新一氣沖沖跑去黑羽家想理論,結果キッド剛好不在,只好把矛頭轉向獨自在家的快斗,大肆抱怨。

「……吶,如果我說,我喜歡新一你的話呢?」一臉認真。

「……咦?」

結果因為各種因素,新一從這天開始多多少少無法平靜看待快斗對自己的各種肢體語言接觸。

 

中間可能還穿插個飾演魯邦的魯邦大叔很中意新一,想挖角他到自己事務所底下栽培(據傳喜歡美少年),還有些類似騷擾的肢體碰觸,結果是從小與魯邦大叔熟識(跟盜一是好友)的快斗即時出來解圍。

「……剛才一瞬間真的覺得很噁心反胃……不像快斗你……(小聲」

黑羽快斗(17)理智線與衝動天人交戰的世紀瞬間。

 

大概要經歷各種事情,等上大學一陣子之後才會開始交往吧。←←←

而且可能互通心意的當天就BE(BedEnd)了……咳咳,我什麼都沒說ry

 

***

又某天──

「嗯?真難得キッド你會穿這類搭配。」

「喔,因為上次柯南說覺得我穿這樣比較適合。」

「……」

快斗不忍吐槽自己說要親手塑造對方的人居然反被逆光源氏計畫了。

 

相較之下應該是キッド會比較辛苦,因為柯南大概會成長為(無自覺)小惡魔系。(私心希望)

例如大概柯南小5、6~國中時期開始發覺自己漸漸無法用跟以前一樣無慾的目光看待對方,キッド為了避免無法挽回的事情發生,有一段時期刻意疏遠,結果是怒了的柯南直衝去找人,最後還揪住キッド領子主動吻上去。

「──我說可以就可以。」

因為柯南太帥氣,キッド再一次被直擊心窩,淪陷下去。(但還是有保住理智)

 

另外柯南對キッド的叫法變化會是キッド兄ちゃん(國小時期)→キッド兄さん(國中時期)→キッド(さん)(高中時期),偶爾會不小心喊回キッド兄ちゃん。

 

***

再某天──

「黑羽盜一你這傢伙給我滾出來解釋這是怎麼回事你家那兩個臭小鬼居然想追我家的寶貝兒子們!!!!!!!」殺去黑羽家興師問罪的優作。

「啊哈哈哈哈──這是年輕人自己決定的事情,我們應該要從旁默默支持才對。」

「哎呀,有希子抱歉,我家兒子們就跟我一樣喜歡漂亮的事物呢♪」

「沒關係沒關係,反正我也很喜歡你們家キッド跟快斗,這樣可以親上加親呢♪」

 

「我是絕對不會答應的──!!!!!」

 

 

……之類的發展。

但是真的寫下去會沒完沒了,所以還是要暫時讓藝能paro做個結束,而且也會無法動工別系列XDDD

如果之後有機會的話,再沿用這系列的設定寫寫別篇文出來與大家見面(*ノェノ)

下一篇預定是原作向的快新,希望能順利在聖誕節前後產出來_(:3ㄦ)_

 

以上,感謝各位不厭其煩看到這裡(人´∀`).☆.。.:*・゚

2015/12/14


评论 ( 41 )
热度 ( 243 )

© 高山雪@休耕mod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