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山雪@休耕mode

♪平時出沒於噗浪,LOF以放創作為主ヽ(`▽´)/
♪產糧手速慢的一條鹹魚(。
♪近期遊走:
※夢色キャスト(蒼星推し、おさなな)、MARGINAL#4(シャイ推し)、アイ★チュウ(F∞F)、B-Pro(THRIVE)、SOARA
※文豪野犬(敦鏡花、太宰右)
※名探偵LOVE主義(快新K柯中心、緋色組3人/緋色柯or新相關、安赤/安沖)
♪噗浪:http://www.plurk.com/tg40124
♪推特:https://twitter.com/tg40124

[快新+K柯]「その目(ひとみ)で見つめて」04 (藝能paro/工藤兄弟+黑羽雙子)

※傳送門→010203


!Attention!

※假設「名偵探柯南」裡的角色們都是演藝人員,這部作品是角色們演出的戲劇。

※大概是很常見的演藝paro

※所以新一跟柯南是不同人(這邊是工藤兄弟設定),快斗跟基德則是黑羽家雙子設定。

※個性、家人的部分盡量遵照原作,但為了演藝paro設定可能更動。(例如柯南真的就是個小孩ry)

工藤兄弟互控嚴重=閃光兄弟黨(非CP)

※雖然標示快新+K柯,其實都只是黑羽家雙子的單向箭頭

※莫名落落長而且很老梗少女漫畫走向←

※個人喜好問題所以有些稱呼採用日文表現

※以上,若是可接受這設定歡迎繼續往下m(_ _)m

 

========

 

    時光似箭飛逝,黑羽家結束了長年旅居海外的生活,回到日本定居也不知不覺過了好幾年。

    天生適應能力良好的黑羽家雙子毫無障礙融入在日本的生活,更因為擅長魔術的雙胞胎身分,在正式跨入業界之前已是當地學區口耳相傳的小名人。

    加上遺傳自父母的姣好外貌,正值青春期又早熟的國高中女生自然而然會特別留意他們,因此兄弟倆收到女孩子好意的情形不在少數。

    而每一次他們都委婉回絕,表示目前想專注在鑽研魔術上;魔術就等同於自己現在的戀人。

 

    キッド或許是目前真的還沒打算,但快斗明白自己的情形並不單純是這樣。

 

    每當前來表達心意的女孩子正視著自己時,他總忍不住細看對方的眼睛。

    無論再怎麼可愛、漂亮,或是有氣質的女孩子,她們蘊含緊張、不安甚至是期待的眼眸均比不上記憶中的那一對深海藍眼瞳。

          

    多年以來,快斗從未忘卻那對令他思戀不已的動人眼眸。

 

    小時候天真無邪,又有父親盜一的那句「將來你們一定會再次相遇」加持,年幼的自己便全心全意相信可以再次見到對方,自那之後無論到了世界各地何處都會四處搜尋相似身影,以及那對深深吸引自己的眼睛。

    遺憾的是,每次皆無所穫。

    隨著年歲增長,他漸漸明白在完全不知道對方姓名、國籍等資訊的情況下,自己的行為無疑是大海撈針。

          

    雖然向父母提出了這點疑問後,快斗收到的回答卻是想當年自家老爸可也是在難得的機緣下對自家老媽一見鍾情,之後努力不懈從茫茫人海中帥氣地找到她,兩人順利交往、結婚……這種幫不上忙的建議。

 

    他也曾經懷疑過是不是自己的記憶過度美化,但是想到兄弟倆從小異於常人的記憶力,直接推翻了自己的這個推測。

    儘管理智上很清楚這找人的行為很不切實際,長大後的他仍無法不在人群中尋找,這已成一種可能會持續直到有結果為止的習慣。

          

    若是真給他找到了,那毫無疑問可說是奇蹟、命運,他暗暗發誓到時絕不會放手,要緊緊抓住對方。

    就在快斗抱持著這份決心,一次又一次早已數不清的找尋中,兄弟倆一步步跨入業界,然後各種因緣際會下接演了這齣戲。

 

    ──而他怎麼也想不到那一對眼眸居然會在這裡出現。

     

 

    看著後來到屋頂上的新一抱著柯南,嘴中吐出了與記憶相符的各個關鍵字句,快斗的腦袋一時無法正常思考。

    他愣愣地盯著新一那一對藍眼睛,發現竟然跟記憶中那對念念不忘的眼眸如出一轍。

 

    快斗很篤定自己不可能認錯那對碧眼。

    所以這次肯定沒有錯。

 

    只是──眼前這個人左看右看上看下看,從任何角度來看都跟自己一樣,是個不折不扣的「男生」。

 

    就算從小到大在心中做了千百萬種假設,他也根本沒料過會有這種「意外狀況」,當下驚叫出聲,腦中彷彿戰亂過後般混亂不堪。

    而工藤兄弟離開頂樓後,知曉內情的キッド看見他的異狀,立刻也猜出了七八成,發揮兄弟愛憐憫似地拍了拍自己的肩,隱約還能感受到無聲的一句:「人生總有意外,Don't mind.」

 

    思考機能完全停擺的快斗有種從小時候那第一眼起就被老天整了的錯覺。

    自己的初戀對象原來是個男生的事情要是被老爸老媽知道的話,應該……不,肯定會被拿來笑話很久。

    不對,照自己父母的個性來看,說不定還會笑容滿面跟自己說「這就是命運啊快斗你就別在意性別這種芝麻蒜皮的小事了要好好把握人家」之類的話。我說老爸老媽你們也想一下那可是你們老友的兒子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快斗的腦袋亂成一團,只能在キッド的牽引下失了魂似地回到劇組集合的地點。

 

    而在他內心衝擊遲遲無法平緩時,一旁的キッド再度跟工作人員對完今天的預計進度後,忽然低聲向他提出想先負責這次的怪盜戲份。

    這下倒是令他詫異得回過神來,因為キッド幾乎不會對身為弟弟的自己提出這種像是希望退讓的要求

    他爽快地表示同意,同時好奇地詢問原因,卻得到了キッド故作神秘的回應以及朝往某個方向的視線。

    順著同一個方位看過去,與工作人員結束了交談的新一正巧轉過頭來,兩人視線對上。

    新一輕揮了揮手,而快斗還是不知道該以什麼心情去應對,只能目視新一牽著柯南移往別處的背影離去。

 

 

    順利跟導演等人溝通成功後,キッド不拖泥帶水換上白衣怪盜的衣服,劇組一行人移動到頂樓上各自做好準備,倒數開拍。

    快斗站在鏡頭外,心不在焉地看著在眾人注目中各自進入了角色的キッド與柯南,片刻後,漫不經心的目光移到了不遠處同樣在旁觀看的新一。

    從這個角度看過去也能捕捉到新一全神貫注又帶點引以為傲的神情,可見他們兄弟感情真的很好。

    快斗盯著新一,雙手環胸苦惱了幾秒,最後抓了抓反翹的頭髮,下定決心跨出了腳步。

 

    「那個……」

    斜後方傳來了輕聲呼喚,新一疑惑地回頭一看,是快斗一臉欲言又止地站在那裡。

    「怎麼了?」

    快斗沒有回答,不發一語伸出雙手硬將新一轉了個方向往前推著走。

    「喂,你幹嘛……」

    「我有事情要問你。」

    不像在開玩笑的口氣讓新一挑了挑眉,懷著困惑的心情任由快斗帶到完美避開了眾人耳目的邊角。

 

    停下腳步後,新一回過身正對著快斗,「是什麼事情想問我?」雙手隨興收進口袋,準備洗耳恭聽。

    那開門見山的態度壓根不像是被硬拖來的人,反觀本來氣勢十足的快斗一時間支支吾吾,令新一更加摸不著頭緒。

    快斗的確打定主意要確認清楚,好來整理心中的想法。

    然而,在這個節骨眼他卻發現一件要命的事實。

 

    剛才在屋頂時月亮還沒出來,而且面對面的時間短暫,所以他才沒察覺到這點。

    眼下經高掛在天上的月光照耀,站在自己面前的新一彷彿重現了當時那雙令自己目不轉睛的眼瞳,甚或經歷了歲月成長的淬鍊更勝於當年的光彩奪目。

 

    到底是誰說人的大腦會美化記憶的啊!

    正值青春期複雜少年心的快斗在心中沒頭沒尾地遷怒。

 

    很明顯自己對新一的雙眼沒有免疫力,於是快斗故作自然地走到欄杆旁,雙手交錯靠了上去,以避免受到對腦袋跟心臟都不太好的近距離正面直擊。

 

    見快斗一直沒有出聲說話,新一一臉莫名其妙,歪了歪頭。

          

    這與當時幾乎沒什麼改變的反應又令快斗感到了懷念,在涼爽夜風吹拂下較冷靜了些的腦袋轉念一想;暫先不管細節問題,一個人能夠在沒有手握任何情報下,歷經多年後跟兒時只見過一次面的人再次會面,而且對方似乎也記得自己,這其實是件相當感人的奇遇吧。

 

    他拉挺背脊,緩慢而深長地吸了口頂樓上沁涼的空氣,略偏過頭看著新一:「那個,工藤……」

    「啊,直接喊名字沒關係。」

    才起頭就被打斷,快斗不知道該評斷對方這是善意還是不拘小節,只好咳了幾聲重頭來過。

    「呃……那個,新一你……就是小時候幫我抓住鴿子的那個小孩,沒錯吧。」儘管肚裡明白就是對方沒錯,但還是想親口證實一下。

    「什麼嘛,原來是這件事啊。」新一好笑地看著他,也走了過去跟快斗並排倚上欄杆。

    「對,是我。」

    聽見對方親口肯定,早有心理準備的快斗仍心跳漏拍了一下,內心深處是連自己都難以察覺的劇烈波動。

 

    面向環繞在外的街景,新一用眼角瞥著快斗:「看你剛才對那幾個關鍵字的反應,我想你應該也記得才對吧。為什麼要特地再確認一次?」

    毫不客氣一問就切中要害,快斗有些飛揚的情緒再度重重墜下,沉著一張臉,緊握欄杆扶手,心中百般糾結。

    沉吟了半晌,這期間新一也沒催他,單手撐頭等著聽回答,而好不容易從快斗的嘴中發出了一串咕噥。

    「……我………子…」

    「唔?」

    聽不清楚快斗在說什麼的新一反射性地回了個充滿問號的嘆詞。

    「就是……我……以為……子……」

    「抱歉,我聽不清楚你在說什麼。」

    快斗雙手粗暴地抓了抓頭髮,轉頭看向新一,半自暴自棄地用彼此能聽清楚的音量說:「……因為那時候我以為你是個女孩子啦!」

 

    「……」

    「……」

 

    快斗早預料到會有這一陣略尷尬的沉默,真心替兒時的自己感到莫名羞愧,好想找個地洞鑽進去。

    「不過那是小時候還不太會辨……」

    鏘!

    他認為該說點什麼來化解這股尷尬,說到一半卻突然聽見了撞擊的聲音,一看原來是新一的額頭用力撞上了欄杆邊的樣子。

    看著對方就這麼維持撞到的模樣,趴在欄杆上沒有任何動靜,快斗擔心地拍了拍他的肩頭。

 

    「喂,你還好吧……」

    「拜託你快把當時的我的模樣忘掉,現在、立刻、馬上。」

    新一觸電般猛一轉身,無比正經的口氣不容違抗,雙手緊緊搭在快斗的肩上,力道大得有點發疼。

 

    「咦?為、為什麼?」快斗的嘴角抽動,眼前逼人的氣勢讓一滴冷汗從額角流下。

    「那是黑歷史、人生不堪回首的過去。」新一面無表情,語調平板到令人發寒。

    「呃……到底是……?」

    「小時候……」新一垂頭喪氣地單手搭在欄杆上,另一隻手頭疼般摀住了臉,口氣怨懟娓娓道出原因。

 

    「──我媽最大的興趣就是把我打扮得很中性化甚至是像女孩子的模樣。」

    「啥?」

    聽見意料外的答案,快斗也不禁傻了。

 

    「而且連我爸也跟著我媽起鬨,什麼叫做反正五官都遺傳到了就想體驗一下有女兒的感覺啊!小時候的我也太容易上當了,居然輕易就被原文版福爾摩斯精裝全集之類的東西給騙上賊船……」害他長大後看見當時留下的各種照片,深感悔不當初。

    快斗默默聽著,真不知道該不該安慰幾句;他想了想記憶中初見新一的模樣,覺得也不是不能理解工藤夫婦為什麼當年會想這麼做。

    說不定就算是現在也沒問題吧……快斗的目光釘在對方遺傳自傳奇女演員的端正五官上,細細觀察了起來,而或許是感受到了視線,新一稍微移開了手,不解地看了回去。

    一不小心又和那雙眼睛正眼對上,毫無心理準備的快斗感覺就像遭受了突襲,沒有多想直接把腦袋想到的第一句話吐出。

    「……這我好像能懂。」

    「哦?」

    新一被挑起了好奇心,想不到快斗居然會有同感,眼神表達出準備洗耳恭聽原因。

    即便內心有點慌了手腳,快斗發揮了在舞台上培養出來的臨機反應,不花幾秒便想起了一件事。

    「呃……其實我媽也作過類似的事情。」

    「……不會吧。」

    快斗搔搔臉,坦白說他自己都差點忘了還有這件事。

    「從小我媽就特別愛把我們雙胞胎兄弟打扮得一模一樣,讓外人猜不出來誰是誰……」

    雖然兄弟倆自己也覺得這很有趣而延續至今,「結果很小的時候,她有幾次心血來潮就把我們弄成了雙胞胎『姐妹』……」他現在嚴重懷疑自家老媽那時該不會是受到有希子的影響吧。

 

    「…你們也辛苦了啊。」碰到了同病相憐的夥伴,新一發自內心地說。

    「啊哈哈哈……第一次看到留下來的照片時真的是嚇了一大跳。」不過下一秒就大爆笑了。

    「對吧!甚至還有放大裱框護貝的照片。」

    「等等,有希子小姐原來做事這麼盡善盡美?」

    「不,那是我爸的傑作。」

    「哇啊……不愧是我家老爸老媽的多年損友。」

    「我倒以為你們爸媽比我們家的成熟穩重多?」

    「嘖嘖嘖,我老爸平常是成熟紳士沒錯,但要是跟我老媽一起的話,兩人就會玩心大爆發,有時連我們做兒子的都招架不住。」

    「原來如此…難怪他們四個人會這麼合拍。」

    「照你這樣說,那你弟弟難道也……」

    「我怎麼可能讓我爸媽得逞,我拚死護住才讓柯南免於有像我一樣不堪回首的回憶。」

    「……」

    「……」

    兩人你看我,我看你,沉默了幾秒。

 

    最後不知道是誰先噗哧笑了出來,兩個年紀相仿的大男孩就這麼一起靠在欄杆旁大笑出聲。

    「啊──果然是家家有本難念的經。」快斗抱著肚子,隨手抹掉了眼角笑出來的水珠。

    經過這樣閒聊跟大笑後,他覺得自己應該可以跟新一當個好哥兒們。

    「真沒想到盜一叔叔跟千影小姐的玩心跟我爸媽有得拚,」新一也笑到覺得有點腹疼,「上次去拜訪時完全看不出來。」

    「……拜‧訪?」

    聽見了不尋常的關鍵字,快斗像是沒上好發條的玩具,僵硬地轉動脖子回問:「你來過我家…?」

    新一理所當然地回答:「有啊,跟我爸媽還有柯南去過幾次。」

 

    咦咦咦咦咦咦咦咦─────!?

 

    炸彈般的新資訊轟亂了快斗的思考,撲克臉之類的都拋諸腦後,逼上前追問下去。

    「不對啊,我從來沒看過你來我家!」

    「確實……你們兄弟剛好都不在。」

    新一的手指抵在下顎,擺出了已成習慣的思考動作。

    「第一次去的時候是我們全家出門順道繞去拜訪,那次你們兄弟倆好像正好出門去練習魔術。」

    「那那那是多久以前的事情啊?」

    「我想想……沒記錯是你們回來日本定居的那一年吧。」

    「那不就2、3年前有了嗎?」為什麼老爸老媽都沒提過啊!

    「是啊,我還記得很清楚因為提到了有去看魔術秀的事情,我媽就把手機裡的翻拍照片拿出來自豪她當年的傑作。」回想起來真想把那些檔案通通刪掉,雖然一定都有備份藏起來。

    聽到這裡,快斗有股不好的預感。

    「之後盜一叔叔跟千影小姐邀請我們家去作客時,也都碰上了你跟キッド不是出門練習就是有工作的時候。」

    新一又補充了一句:「他們兩位也只說有一對雙胞胎兒子,沒有特別提到叫什麼名字。」

 

    這下快斗百分之百確定自家父母肯定看到照片時就知道是新一。

    不,現在被知道自己初戀對象其實是個男生的這點已經沒那麼嚴重了,重點是這對父母居然做了各種小動作,讓自己又多苦苦找了一段時日。

    難不成他們是想告訴身為兒子的自己什麼叫做「苦盡甘來」嗎?……所以才說自家老爸老媽一旦認真玩起來,連親生兒子也會舉白旗啊。

    暗地中被父母小小整了一頓的快斗彷彿聽見他們的呵呵笑聲,感到欲哭無淚。

 

    快斗長嘆一口氣,雙手無力地掛在欄杆上,半發呆地面對夜景。

    忽然間他有個疑問,於是偏過頭看向一派悠哉的新一,語帶遲疑地問:「那時我應該沒告訴你名字才對吧,剛才你怎麼有辦法認出就是我?是因為演員表嗎?」

    「演員表是線索之一沒錯。」新一停頓下換了個姿勢,單手臂撐著斜靠在欄杆上,「那時應該是キッド來找你?他不是很大聲喊了你的名字嘛。」

    經這一提,快斗想起來是有這麼回事。

    「但那樣最多只是知道你叫『快斗(Kaito)』,而且我也沒有特別去研究藝能界……。」

    有點過意不去似地看旁邊,說得白一點就是在這之前根本沒特別注意到快斗;就連優作寫出怪盜一角時,他也以為只是借「怪盜」的發音剛好取了個相近的名字,壓根沒想要深究是否真有其人名。

    「所以其實是拿到了這次的演員表,我才想到有這個可能性。」

    快斗不禁失笑,撇除盜一跟千影刻意佈局的小部分,有這麼多種巧合因素也算是難得一回了。

 

    「不過,」新一的語調一轉,「親眼看到的第一眼我就確定自己沒想錯了。」

    「咦……」

    快斗的目光受到這句話的導引,再一次正面投射到新一身上,

 

    皎潔的明月有如融入了新一因尋得了真相而晃耀不已的光采眼眸,使得那對碧眼比天上繁星更加絢爛,令人無法移開視線。

    一時之間,他有種呼吸停止了的錯覺,恍如受到電擊般內心震盪,無法言語。

 

    忽地,空氣中由遠而近出現了快斗熟悉的聲響,降落在兩人之間。

    他回過神,一片潔白的羽毛墜地於腳邊,一隻鴿子輕盈地停在肩頭上。

 

    「……這該不會又是……?」新一怎麼想都只有一個答案。

    「對,又是我家養的鴿子。」快斗用指頭摸了摸鴿子的頭,比了比腳部給新一看,上頭綁了一張捲起的紙條:「有時候我爸媽心血來潮,會用訓練過的鴿子來傳訊息給我們。」

    他從鴿子腳上熟練地取下紙條後,習慣成自然用嘴輕碰了一下鳥喙。

    「你家的鴿子真是訓練有素……方便近距離觀察嗎?」新一帶著饒富興味的眼神,邊說邊好奇地湊到了快斗的肩旁。

    快斗心中像是被靜電電到一樣驚叫了一聲,表面上故作鎮定讓鴿子跳到手指上,遞到新一面前。

    「呃、嗯……請便。」可惜有點結巴的口氣出賣了他心中的動搖。

    「謝啦。」新一很順手地接過鴿子,輕輕將牠放到了自己的肩上後,很感興趣地由左由右觀察著;而鴿子也相當乖巧沒有任何排斥,甚至還親暱用嘴喙碰了碰他的嘴唇。

 

    而另一邊,把鴿子換手後快斗立刻別身,悄悄拍撫著胸口,然後拆開了送過來的紙條。

    「我看看,這次又會是什麼……噗!」

    快斗瞪大了眼,差點沒被自己的口水噎到。

 

    紙條上面有兩道字跡,分別清清楚楚寫著:

    ──【快斗,恭喜你找到了『寶石君』。聽好了,命運之人可要好好把握。】

    ──【明天家裡吃紅豆飯唷,快斗❤對了,隨信附贈值得紀念的間接接吻給你,要收好喔。】

 

    快斗驚嚇地火速左顧右盼四周,連角落陰影處也沒漏掉,想看看他們是否其實就躲在附近從頭到尾觀看著。

    他開始懷疑,說不定從當年就在作弄自己的並不是什麼老天所安排的命運,而是自家不得了的父母。

    「而且這個『間接接吻』是什麼意思啊……」

    「快斗,你們家鴿子還真是一點也不怕生。」

 

    就在快斗百思莫解紙條上最後一句話而低聲嘟噥時,新一帶著輕笑喊了一聲,於是他抬起頭,結果眼前是令他感到不可思議的光景。

    自家鴿子們雖然訓練得很好,也不怕生,可是像現在這樣對初照面的新一輕啄耳垂、蹭蹭臉頰,表露親近態度的情況是不尋常的。

    而新一也不排斥鴿子這撒嬌般的舉動,發癢似地輕笑並逗弄著牠,從容地接受小巧的嘴喙啄上自己的嘴。

 

    「!什…!?」

 

    目睹到這一幕的快斗瞬間意會過來紙條上所寫的意思。

    他目不轉睛地看著與鳥喙親密碰觸的嘴唇,想起了自己剛才也習慣性地親了一下鴿子後,臉上不由自主從內竄出一股燥熱,下意識立刻用一隻手摀住嘴。

 

    老爸老媽到底在想什麼啊啊啊啊啊啊──!什麼「間接接吻」啦!那可是我的──……

 

    一時思路混亂,在心中向不知究竟是何居心的自家父母大吼大叫的快斗驟然停下了腦中的抗議聲。

    ──我的……?

    無意識的話語包含了某種訊息,快斗的腦袋琢磨著彷彿被簾子罩住而看不清楚的答案。

 

    「哇,糟糕,已經過這麼久啦……搞不好柯南都已經結束拍攝在等我了。」

    臨時想起時間問題,心繫弟弟柯南的新一拿出手機看查看,這才驚覺兩人離開劇組拍攝區域已過了好一段時間。

    「謝了,下次有機會再跟你拜借一下鴿子來繼續觀察。」

    看來新一很中意黑羽家鴿子的習性,笑笑地從肩膀接下鴿子,遞還到快斗面前;就像當年初見面的情景,只不過兩人跟手上的鴿子已非幼小的姿態。

    仍半沉浸在思緒中的快斗一愣一愣地點點頭並接回鴿子,又沉默了幾秒,開口叫住了轉身準備回去找柯南的新一。

    「那個……新一,我還有一個問題想問你。」

    「?」新一停下跨出的腳步,回過身,雙手環胸,態度有點強硬地表示:「好吧,不過速戰速決,因為我得快點回去找柯南。」

    快斗決定先不去探討工藤兄弟到底是感情有多好,很快地把目前最在意的一個問題提出來:

    「那時候我們明明都還很小,為什麼你會記得我?」

    也許這個問題從一直在找人的快斗自己口中問出來很滑稽,但是從一連串對談來看,顯而易見新一也記得很清楚那一天的事情,他無法不去探究原因。

 

    新一感到意外般眨了眨眼,他鬆開雙手,同時徐步半側過身,「那是因為……」

    身體不動,轉動頸項看向位在視線前方的快斗。

    「──你是同齡中頭一個願意笑著聽我說那些話的人。」

    以清亮嗓音緩慢吐露字句的嘴角畫出了漂亮的弧度,隨著年齡成長略顯現出與生俱來的身家傲氣的雙眼因忻悅而瞇起,稍稍笑彎的眼型增添了少年臉型介於孩童與成人之間的稚幼感,可見當年初見面時殘留的影子,以及更加吸引住快斗目光的溫和視線。

 

    快斗看著眼前的新一,心潮澎湃,千言萬語也難以形容他現在的心情。

 

    坦誠說出理由後,新一大概是感到有點不好意思,輕聲清了清嗓子。

    「你不回去跟キッド會合?」由於快斗沒有任何反應,新一手比著劇組的方向問道。

    「啊……晚一點,我要先讓鴿子回去我爸媽那邊。」

    新一點點頭表示理解,接著用手勢示意,便大步往劇組所在方向離去,以免讓柯南等太久。

 

    「……唉──」

    目送著新一遠去的背影,確定對方絕對不會看見或聽見自己的一舉一動後,快斗大嘆一口氣,背靠著欄杆,整個人脫力似沿著框邊直線滑下,落坐在地面。

    「這下還真的被老爸老媽給說中了……」

    快斗仰起頭,單手臂抵在眼前,沒被遮住的眼角邊跟耳根在月光下顯現一片淡淡的朱色。

 

    他在心中揶揄自己,或許打從一開始就不用特地釐清自己心底真正的想法吧。 

 

    重逢的第一眼因為自己認錯了性別而混亂不已,然而當下並沒有失望或是厭惡等負面情緒。

    相反地,那些小時候懵裡懵懂的特別情感,甚至是平時根本不會有的顯著獨占欲依然如故。

 

    ──『因為,那是我的。』

    ──『那可是我的。』

 

    連同那雙比幼時更動人心魄的眼眸在內,他毫無疑問是屬於自己的特別存在。

 

    「既然真的找到了,就只好認命啦。」

    略微移開手臂,單邊顯露在外的眼瞳儘管有些無奈,眼中的迷惘卻已煙消雲散。

    視線一角瞄到了自動自發乖乖站到肩膀上的鴿子,困擾地笑著撇頭看過去。

    「……什麼間接接吻啊,這種事情我自己會想辦法啦。」

 

    今天開始得認真想想,要如何才能緊抓住自己追尋已久的「寶石君」了。

 

    夜空中灑下的月光投射在身上,空氣反耀出細小明亮的光點,彷彿身邊有一層白銀色的光暈。

    快斗像是立下誓言般,將嘴唇溫柔湊上鳥喙,感受彷彿殘留在上的另一道體溫。

 

-TBC-


後記:

\安定少女漫畫走向的快新篇終於結束!/ 當成給自己的生日禮物(誤

自己都沒想到居然得分成2篇發而且都爆字數…是因為初戀CP之一所以不小心大爆發了嗎(ry
想到今年整理東西挖到學生時期寫的快新文手稿真是嚇掉我一身毛


是說黑羽家夫婦真的寫起來好歡樂啊好喜歡他們(ノ´∀`*)

關於各自對兩邊家長該怎麼稱呼苦惱了一下,後來決定統一用「叔叔」跟「小姐」(兩邊媽媽表示:不接受大於姊姊輩分的稱呼←)XD


另外04打一打總覺得如果另外寫篇工藤兄弟視角的番外或許很有趣…日後有機會仔細構思的話←


05就是收尾跟小補充加上一些些附錄補充設定,希望下週可以順利生出來!\\\٩( 'ω' )و ///

歡迎大家鞭策(不


评论 ( 18 )
热度 ( 149 )

© 高山雪@休耕mod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