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山雪@休耕mode

♪平時出沒於噗浪,LOF以放創作為主ヽ(`▽´)/
♪產糧手速慢的一條鹹魚(。
♪近期遊走:
※夢色キャスト(蒼星推し、おさなな)、MARGINAL#4(シャイ推し)、アイ★チュウ(F∞F)、B-Pro(THRIVE)、SOARA
※文豪野犬(敦鏡花、太宰右)
※名探偵LOVE主義(快新K柯中心、緋色組3人/緋色柯or新相關、安赤/安沖)
♪噗浪:http://www.plurk.com/tg40124
♪推特:https://twitter.com/tg40124

[快新+K柯]「その目(ひとみ)で見つめて」03 (藝能paro/工藤兄弟+黑羽雙子)

※傳送門→0102


!Attention!

※假設「名偵探柯南」裡的角色們都是演藝人員,這部作品是角色們演出的戲劇。

※大概是很常見的演藝paro

※所以新一跟柯南是不同人(這邊是工藤兄弟設定),快斗跟基德則是黑羽家雙子設定。

※個性、家人的部分盡量遵照原作,但為了演藝paro設定可能更動。(例如柯南真的就是個小孩ry)

工藤兄弟互控嚴重=閃光兄弟黨(非CP)

※雖然標示快新+K柯,其實都只是黑羽家雙子的單向箭頭

※莫名落落長而且很老梗少女漫畫走向←

※個人喜好問題所以有些稱呼採用日文表現

※以上,若是可接受這設定歡迎繼續往下m(_ _)m

 

========

    當天收工回到家後時間已經快要跨到下一個日期,儘管隔天是平常上學日,黑羽家雙子進到房間把包包隨意擺放在書桌旁,換下身上的衣物後,兩人卻只是坐在分別佔據了房間一角的床上,各有所思地不發一語。

    滴答、滴答……好一段時間過去,房內只聽得見時鐘指針走動的聲音。


    「……我說,快斗。」這次一樣是身為兄長的キッド輕聲開口,先打破了沉默。

    「幹嘛?」心不在焉地嘴上應了一聲,完全沒有轉頭看向對方。

    「我今天才知道……」

    キッド將手肘抵在腿上,雙手十指交錯置於臉前,神情認真地直視著前方,一字一句說著:

    「──原來天使是沒有長翅膀的啊。」


    「噗!!!」

    本來呈現半發呆狀態的快斗狠狠嗆到了一口氣,下一秒立刻露出一副彷彿看到了兄弟倆最害怕的那個會在水中游來游去的生物般驚恐的表情。

    「怎麼了?」キッド這也才終於把注意力移到自家弟弟的身上,略顯疑惑地看著快斗,不曉得是不是明知故問。

    快斗一臉退避三舍地打量著說出驚人發言的自家雙胞胎大哥,默默覺得有點胃痛。


    「……我作夢也想不到,自家老哥居然就這麼成了一個正太控……」

    「你說誰是正太控啊喂。」縱使是親弟弟,亂說話的時候還是要好好吐槽一下。


    回想起自己不在場的期間似乎錯過了什麼,也不知道到底是何種契機導致柯南跟キッド變得沒那麼生疏,一回到原地就是キッド把柯南抱在懷裡用簡單的小魔術逗他開心的溫馨景象印入眼簾,連新一也在旁邊看傻了眼。

    而換好衣服後要離開前,快斗敢發誓這是他生平第一次有機會把「依依不捨」一詞套用在自家雙胞胎大哥身上。

    雖然表面上看起來是キッド彎下身,向跟新一牽著手的柯南約好下次碰面再表演其他魔術給他看,十足溫柔鄰家好大哥的模樣,不過雙胞胎兄弟可不是當假的,快斗不用膝蓋想都看得出來實際上是キッド捨不得人家。

    尤其在柯南像個小動物一樣,眉角略微垂下,輕輕拉了一下キッド的衣角,抬頭看著他說「說好了喔?キッド兄ちゃん」後,快斗察覺到這人內心瞬間有如萬馬奔騰般,差點要當場把別人家天真可愛的弟弟給抱回家養了。

    由於這兩人急遽親近了的關係,自己也跟著被改喊「快斗兄ちゃん」,所以他能理解被柯南這麼喊確實很療癒人心,但怎麼想キッド藏在撲克臉下的反應都不太對勁……說得更明白一點,很像打開了某種新世界的大門。


    快斗扼腕般地摀住臉搖頭,替本來有機會成為自己美麗大嫂的全天下女性默哀,同時深深感受出生到現在,人生十多年來頭一次不想承認彼此有血緣關係。

    キッド有點不悅地盯著自己一個人演內心戲演得很樂的快斗,幾秒後誇張地嘆了口氣:「我可不想被你這麼說。」用眼角瞥了一眼。


    「──我也沒想到,原來自家弟弟的初戀對象其實是個男生啊。」


    「呃!」

    語畢,キッド嘴角揚起了成功反將一軍的勝利微笑,而快斗的身體明顯頓了一下,這模樣讓キッド忍不住竊笑了幾聲。

    「怎麼樣?剛才空檔的時候確定他是你的『寶石君』了嗎?」語氣十足調侃。

    「~~~~!」不知道是忍受不了キッド的視線還是感到苦惱,快斗無語地抱頭縮在床鋪上。


    正如キッド所猜測,快斗確實趁著今天拍攝時抓住了同在一旁觀看的新一,好來釐清心中的種種疑惑。

    至於兄弟倆對話中提到的「寶石君」,其實是源自於童年時期發生在快斗身上的一段邂逅。


* * *


    時間要回溯到十幾年前,黑羽雙子還在上幼稚園的時候。

    小時候由於父親盜一在世界各國演出的因素,一家四口隨之長年旅居國外,對年幼的黑羽家雙子而言生活周遭接觸到的英文比日文多上好幾倍,當時的他們自然也比較熟悉英文。

    有一次的巡迴演出,他們跟著雙親暫時回到了母國日本,當天的觀眾數不負一代大魔術師之盛名,一如既往是座無虛席,其中更有許多是藉他們一家這次回國,特來觀賞的親朋好友與貴賓。

    在魔術秀開場前,眾人多選擇坐在位子上靜待開場,或者只是到休息室前露個面,簡短問候幾句便離去,避免打擾到演出的準備。

    而等到盜一在台上展現了一個又一個高超的魔術技法,在觀眾的喝采下完美閉幕後,各個熟識的臉孔才像是相約好了一般,接連來到後台與黑羽家夫婦歡談敘舊。

    年紀尚小的黑羽家雙子安靜站在一旁,看著休息室門口來來往往的賓客。

    說實話,看完了自家父親的精彩演出後,體內流著的魔術師血液總會沸騰不已,讓他們每次都還沒回到家就纏著盜一想學新魔術。

    可是這次久違回到了日本,小小年紀就懂得察言觀色的他們看見父母與老友們開心聊天的模樣,也說不出吵著要回家的話語,只能乖乖在旁邊等著。

    但小朋友的耐性畢竟有限,隨著時間越拖越長,身為么子的快斗終究發難了。

    他開始像隻毛蟲一樣站不住地扭動身軀,東張西望搜尋有沒有好玩的事情,還閒閒地戳了戳幾下身旁的キッド,不過當事人毫無反應。

    到後來他實在悶壞了,見父母身邊圍繞的人沒有減少的跡象,古靈精怪的小腦袋瓜轉了轉,趁大人們沒注意,躡手躡腳想溜到外頭透氣。

    「──快斗。」可惜才剛跨出沒幾步,就算不用什麼傳聞中的雙胞胎心電感應,也早摸透了自家弟弟個性的キッド用只有彼此聽得見的音量喊了一聲,並瞅了他一眼。

    聽見了聲音的快斗停下腳步,抗議般地鼓起臉頰,回看著他。

    幾秒後,キッド像個小大人似地無奈嘆氣,雙手默默比出了「10」的手勢,暗指要快斗記得在十分鐘內回來。

    見得到了默許,快斗立刻露出了明亮的神情,回以一個表示了解的手勢後,不浪費時間地悄悄離開了休息室。

    快斗在走道上邊小跳步邊哼著歌,手上還抱了一隻離去之際偷偷夾帶出來的黑羽家好夥伴──鴿子。他們這個年紀還沒有正式接觸需要用到鴿子的魔術,不過從小就開始和這些好夥伴們培養感情,手上這隻便是跟他最要好的鴿子。

    他慢慢鬆開手,打算像在家裡那樣讓鴿子稍微展翅一下後停在自己的肩上。

    聰明的好夥伴在幼小的雙手手掌上揮翅拍動幾下,繞著自己的小主人飛轉了幾圈,照慣例輕盈地降落在他的肩膀上。

    快斗嘻嘻笑著,滿意地帶著鴿子繼續到處晃。

    走著走著,他來到了鄰接露臺的通道,而本來好端端的鴿子這時卻忽然張開翅膀,離開了快斗的肩膀並朝外飛去。

    頓時大感不妙的快斗馬上發揮反射神經,緊追在鴿子後方來到了露臺。


    時值冬季,早上還下了一陣稍縱即逝的晨雪,跑到露臺後四處張望的快斗所呼出的氣息迅速在空中凝結成一片片薄霧,顯現了氣溫的冷冽。

    魔術秀結束後的現在已經是晚上,表演會場是位於市郊的大型表演中心,白天在陽光下往外可以看見四周景觀,然而到了夜晚,光源只有表演中心所點亮的照明以及寥寥可數的藝術造型路燈。

    看著能見度極低的外頭,心想要是在這裡弄丟鴿子肯定很難尋回,年幼的快斗更加著急了,他的眼角捕捉到了空中的白影,頸項隨之往那個方向一轉。


    白色鴿子在空中的飛行角度逐漸往下斜,那一道軌跡宛如流線型的舞步,有目標地優雅朝下延伸,最終落在了一個緊靠著露臺扶手的身影上。

    本來安靜地仰頭看向天空的身影似乎發現了肩膀上的不速之客,緩慢轉過頭。


    那是一個看來與快斗差不多歲數的孩童。

    對方有著和同齡的孩子相比精緻漂亮許多的五官,頭上戴了一頂非常適合這個季節的白色蓬鬆毛帽,包覆住似乎是留著短髮的整個頭型;身上一件白色毛絨邊的雙排釦咖啡色斗篷罩住了整個上半身,從斗篷下方探出來的雙手戴著同樣有白色毛邊的咖啡色手套;下半身則是羊絨質英倫格紋灰藍色短褲,以及配上了黑色及膝長襪的咖啡色短靴。

    對方疑惑的視線投射到肩膀的鴿子上,幾秒後大概是察覺到快斗的存在,一雙明亮的藍眼睛直直看向了他。

    快斗的目光一時間完全被那雙眼眸吸引住,呆愣在原地一動也不動,直到對方困惑地歪頭後才回過神來。

    【抱、抱歉,那隻鴿子是我家養的…!】


    話才說出口快斗就想收回去了,長年跟家人一起待在海外導致他開口就下意識地說出英文,忘記現在人身在日本。

    快斗慌張地打算用日文再重新表達一次,對方卻先有反應了。


    【──原來你是牠的主人?】


    一口發音漂亮的流利英文傳入了耳中,快斗又一次愣在原地,不禁懷疑自己有沒有聽錯。

    對方似乎不是很在意快斗奇妙的反應,逕自走上前,動作輕柔地把鴿子從自己肩上抱下來交還給快斗。

    【給你。】

    【啊……謝謝。】    

    【不客氣。】

    快斗怔怔地接過並抱牢了鴿子,他看著眼前這位讓人印象深刻的漂亮孩童,忍不住問了:【你為什麼一個人在這邊?】

    【喔,我是跟我爸爸媽媽一起來看魔術秀的。】說到這裡,有點不滿地噘起嘴,【但是他們說想跟老朋友多聊一下天,還不打算回家,所以我只好來這邊觀察星星。】

    【觀察星星?】經這麼一說,快斗才注意到對方腋下夾了一本略帶厚度的書。

    對方點點頭,雙手珍貴地翻開書本內頁,原來這是一本日英對照的星象圖。

    快斗好奇地湊近,而對方也不介意,興致勃勃地開始大談書的內容。

    【你看,聽說書上這些照片都是用很先進的設備才拍下來的。】隨手比了比幾張映照出夜晚繁天星空的動人照片,快斗的眼睛跟著對方手指移動,幼小的心靈不禁對大自然的美妙發出了讚嘆聲。

    【可是這些都是借別人的眼睛跟手所看到的景象,你不覺得看了這些照片反而會想親眼看看嗎?】

    對方雖然是徵詢意見的口氣,眼神及嘴角卻已透露出一定會獲得同感的自信,果不其然,快斗點頭如搗蒜。

    【所以你喜歡看星星?】

    對於快斗的提問,對方好看的五官上透露出些許苦腦,【也不算特別喜歡啦……】

    細小的手指抵在下顎上思考了幾秒後,彷彿得出一個滿意的答案般點點頭。


    【應該說,我喜歡追求真相。我想要跟最崇拜的福爾摩斯一樣,用自己的雙眼去辨別事實。】

    語氣不知不覺有點激動,手指靈活迅速地翻動內頁到尋找的頁數。

    【像這邊提到了冬季的星座,首先是冬季大三角,最好先找出獵戶座裡三顆排成一直線的腰帶星,然後再往左上方……】

    對方忘我地一個接一個說著書中的內容,並仰頭比對著夜空中一顆顆的繁星,看來幾乎忘了別人的存在。

    奇怪的是快斗心中並沒有產生被晾在一邊的不快感,反而專注傾聽著年幼清亮的嗓音所吐出的字字句句,目不轉睛盯著對方在夜空下彷彿反射出點點星光,如字面上閃閃發光的深邃藍眼睛。

    他幼小懵懂的心靈覺得自己似乎可以就這麼一直注視著這雙求知慾旺盛的眼眸,永遠不會看膩。

    片刻後,對方總算在單人暢談中想起了旁邊還有這麼一個人,稚嫩的五官略顯過意不去,看向了快斗:【呃……抱歉,不是很有趣吧。】

    【嗯?】前後不著頭緒的句子令快斗愣了一下。

    【沒關係啦,我知道自己常常一個人不停說其他小朋友都覺得無聊的東西。】已經習以為常的口氣。

    快斗眨眨眼,聽懂對方的意思後,不加思索地回:【不會無聊啊。】

    【……咦?】

    【我覺得很有趣啊,而且你知道的好多喔!】

    對當下的快斗來說,可以吸收新事物又能看見對方那炯炯有神的眼睛,才不無聊呢。

    他不吝嗇地給了一個大大的燦爛笑容。


    而對方或許是沒料到會有這種反應,微張著嘴呆滯了幾秒,接著嘴角揚起了彎月般的圓弧,給人的印象頓時轉柔好幾分,笑瞇了的藍眼睛蘊含著發自內心的安心喜悅,視線筆直地停留在快斗身上。


    快斗懂事以來頭一次感覺心跳瞬間漏跳了一拍,臉頰上的微熱隨之而來。

    雖然不知道原因是什麼,至少他確定自己現在非常想抓住對方同樣嬌小的雙手,不打算放開了。


    【…那、那個……你叫──】

    【────…喂──快斗,你在這邊嗎──?】

    當快斗結結巴巴的時候,從連接露臺的走道方向傳來了キッド的聲音,看樣子是因為過了十分鐘還沒回去,他才出來找自己。


    【糟糕!】快斗一時間急了,趕緊回過頭跟對方說:【抱歉,我要先回去了。謝謝你幫我抓住鴿子,掰掰!】

    對方大概也沒想到快斗會突然這麼說,所以只是默默看著他一邊揮手一邊離去的背影,直到快斗的身影完全消失在視線中,才有了一些動作。

    擺出了思考時的習慣性動作,手指抵在線條漂亮的下顎上,自言自語地喃喃說著:「……原來他叫做『快斗(Kaito)』啊。」


    一連串道地的日文音節毫無窒礙地從小巧的嘴中流瀉了出來。






    「──哎呀,想不到我們家快斗小小年紀已經有初戀了呢❤」

    「……初戀?」

    在歸途的車程上,千影別過頭看向自家小兒子一副還搞不清狀況的傻臉,掩嘴竊笑,覺得即便是智商高常人一等的自家兒子也逃脫不了「戀愛會使人犯傻」的處境。


    快斗自回到休息室後就心不在焉,甚至反常地沒有抓著盜一吵說要學今天看到的新魔術,只是眼神放空地抱著家裡的一隻鴿子,最多偶爾摸摸牠的頭,此外沒有任何反應。

    頭一次看見他這副模樣的黑羽家另外三位成員百思不解,等坐上車,司機發動引擎之後,身為雙胞胎哥哥的キッド終於出聲問坐在旁邊盯著車窗外發呆的快斗到底怎麼了。

    キッド這一問,快斗才總算半回過神來,低頭看向乖巧坐在自己腿上的鴿子,用童稚的言辭緩緩道出方才露臺上那段令他年幼的心靈無法忘懷的經歷。

    而靜靜聽完這一段小小邂逅後,黑羽家三位成員各自有不同反應;胞兄キッド似乎聽了仍不太明白快斗的反常跟這有甚麼關係,歪了歪頭;父親盜一別有意味地長嘆了一聲,富饒興味地微瞇起眼;母親千影則是做出了前述的那句話及反應。


    「對呀,媽媽我一聽就知道你肯定是對那個孩子一‧見‧鍾‧情囉。」又偷笑了幾聲,繼續循循善誘自家小兒子認知這種情感,「你現在想到那個孩子時會不會覺得臉頰發燙或心臟怦怦跳?」

    聽了千影的這句話,快斗或許又想起了什麼,軟嫩好捏的臉頰彷彿伴隨著啵啵啵的效果音,慢慢變得紅通通的,他試著把手放到了心口前,清醒般地上下晃動著自己的小腦袋瓜表示沒錯。

    看見家裡的小兒子稍嫌激動的樣子,不只千影,連盜一都不禁輕笑出聲了。

    「你這早熟的小帥哥,媽媽我也想看看你說的那位漂亮孩子呢。」調侃地用手指輕輕彈了一下快斗的鼻尖。

    「是啊,想必是一位不只外表,本質也很美麗的小小姐吧。」盜一很清楚,想要一眼就讓自家兒子如此傾心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聽見父母這麼說,快斗忍不住再一次強調:「對啊!尤其她的眼睛真的好漂亮,感覺就像會閃閃發光的藍寶石喔!」

    「唔──…早知道我剛才就應該走過去看一下了。」キッド也被激起了好奇心。

    「キッド你如果有看到,就知道我說的是真的……」話說到一半,快斗忽然停下,表情糾結似地沉默了幾秒,才又繼續開口:「……不對,你還是不要看到比較好。」

    「為什麼啊?」キッド著實不明白快斗怎麼態度驟變。

    快斗轉頭看向自家胞兄,面露本來這個年紀的孩子應該不會有的認真神情,一個字一個字清楚地說:


    「──因為,那是我的。」


    即便是黑羽家夫婦也跟キッド一樣,詫異地望向說出驚人發言的快斗。

    沐浴在家人們注目禮之下的快斗癟了癟嘴,鬧彆扭般地表示:「……要是キッド也在場的話,搞不好也會跟我一樣嘛……」句子說到後來幾乎是悶在嘴裡。

    那是他自己發現的漂亮寶石,就算是親哥哥的キッド,他也沒辦法像平常一樣兄友弟恭地一同分享。


    「……我才不會去搶你的東西咧。」莫名被快斗拉起警戒而有點不開心的キッド皺起年幼的五官,抗議似地捏了一下快斗的臉頰。

    快斗吃痛地哀了一聲,表情很是無辜,揉揉被捏紅的地方。

    「的確,因為那位寶石君只有對快斗而言是『特別的存在』也說不定。」默默看著兄弟倆要好的小打鬧後,盜一對他們說出了這麼一句意味深長,年紀尚小的腦袋可能還無法完全理解的話語。

    「『特別的存在』?」

    「對啊,就像爸爸媽媽一樣,當初一眼就知道對方是自己的特別存在,命‧中‧注‧定唷。」千影俏皮可愛地對快斗眨了眨單眼,接著卻是伸出手摸了摸另一個兒子的頭:「キッド也還用不著急,你以後也會有一天像快斗今天這樣,碰見突如其來的特別邂逅喔。」

    年幼的キッド似懂非懂地點了點頭。

    「聽好囉,快斗,如果那一位寶石君真是你命運中的特別存在的話──」

    盜一停頓了一下,從口袋取出一副撲克牌,靈活熟練地洗牌之後以動作示意要快斗抽一張牌。

    快斗不明所以,聽話地伸出小手隨意挑一張抽起,翻過牌面看。

    眼前慈愛的父親露出了每次在舞台上施展魔幻般技法時的神情及語氣:

    「──將來你們一定會再次相遇。」


    代表了黑桃A的圖樣映入眼簾。


    盜一嘴中最後一個音節落下的瞬間,快斗感覺自己像被施了一道魔法。

    到剛才還因為內心初次萌生的情感而困惑、忘記詢問對方名字的懊惱、想分享自己親身經歷的情景卻又不希望自己發現的寶物被搶走……各種情緒混雜在一起,超出了年幼的腦袋能負荷處理的範圍,他其實有點不知所措,然而聽了對他來說簡直是一位魔法師的盜一這句話,心中雜亂頓時消盡,取而代之的是期待與希冀。

    他雙眼明亮地看著自己最崇拜的父親,全力同意般地大大點了點頭。

    盜一與千影面露慈愛地微笑著,キッド則是笑著用自己的小手粗魯揉了揉快斗的頭髮,遭受攻擊的快斗不甘示弱,也笑著回揉了キッド的頭髮一把,最後兩兄弟的頭都變得像鳥窩一樣。


    嬉鬧完的兩兄弟有默契地打了個呵欠,現在已是小朋友該上床睡覺的時間了,在千影的輕聲催促下,他們各自一人靠一邊重新乖乖坐好。

    快斗仰望車窗外的夜空,盯著隱約可見的幾點星光,回想起那對在夜空下的動人藍眼睛,一邊期望著可能的再會,伴隨著搖籃般的車身振動,揚著嘴角緩慢進入了夢鄉。


- TBC -


後記:

\終於不是半夜更新!(歡呼/

自己也有種好久不見這篇的感覺…應該不是錯覺XD""

雖然標榜快新篇卻9成都是黑羽家成員的出場啊ry 但是這一家人真的很好用…XD(在故事展開上)

因為真的很老梗少女漫畫王道劇情所以自己都不知道該從哪裡開始吐槽好了真是糟糕←

不過老梗王道劇情就是充滿了一種浪漫啊いいじゃないですか~ヽ(ー▽ー)ノ


而且回想起「當紅藝人綁架事件」中自己跟步美交換衣服穿上裙子也毫無違和的柯南醬,還有青山短篇集裡面的超可愛小嬰兒新一,中性打扮怎麼想都沒問題啦嗯肯定是個小美人(任意斷言)←←←


題外話,這篇裡面的黑羽雙子年齡在坐車時,其實根據日本法律規定必須得坐在兒童安全座椅上才行,但是寫出來實在是很破壞美感&又會增加字數所以就沒特別提到XDD他們沒有不遵守交通安全喔請大家幫忙用心眼補上(???


自爆一下04也還會是快新篇…真的是沒有料想到會變成2篇程度的內容((爆

04裡面新一就會有很多出場了,不會是TAG詐欺

所以05就會收尾結束,應該說是一定要結束啊不然我無法動手開始寫別的系列Σ(´∀`;)


P.S:感謝01、02的推薦及熱度還有評論,感受到了有同好的不孤單及共鳴。・゚・(ノ∀`)・゚・。

這麼說來今天好像是11/28 いいニーハイの日(好膝上襪日)……啊(。 ←既視感

评论 ( 32 )
热度 ( 154 )

© 高山雪@休耕mod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