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山雪@休耕mode

♪平時出沒於噗浪,LOF以放創作為主ヽ(`▽´)/
♪產糧手速慢的一條鹹魚(。
♪近期遊走:
※夢色キャスト(蒼星推し、おさなな)、MARGINAL#4(シャイ推し)、アイ★チュウ(F∞F)、B-Pro(THRIVE)、SOARA
※文豪野犬(敦鏡花、太宰右)
※名探偵LOVE主義(快新K柯中心、緋色組3人/緋色柯or新相關、安赤/安沖)
♪噗浪:http://www.plurk.com/tg40124
♪推特:https://twitter.com/tg40124

[快新+K柯]「その目(ひとみ)で見つめて」02 (藝能paro/工藤兄弟+黑羽雙子)

※請務必看過01再來食用本篇※


!Attention!

※假設「名偵探柯南」裡的角色們都是演藝人員,這部作品是角色們演出的戲劇。

※大概是很常見的演藝paro

※所以新一跟柯南是不同人(這邊是工藤兄弟設定),快斗跟基德則是黑羽家雙子設定。

※個性、家人的部分盡量遵照原作,但為了演藝paro設定可能更動。(例如柯南真的就是個小孩ry)

工藤兄弟互控嚴重=閃光兄弟黨(非CP)

※雖然標示快新+K柯,其實都只是黑羽家雙子的單向箭頭

※整篇莫名落落長而且很少女漫畫走向←

※個人喜好問題所以有些稱呼採用日文表現

※以上,若是可接受這設定歡迎繼續往下m(_ _)m

 

========




 

    還記得那天的天氣晴朗無比,氣溫舒爽宜人,一早醒來在家裡習慣性地隨手做了幾個熱身用簡易魔術時也特別順手,再再都給了黑羽家雙子一種今天可能會有好事發生的預感。

 

    他們確認好開拍時間,禮貌性地提早抵達拍攝地點以便向眾人一一打聲招呼。

    到了現場後,迎接的工作人員看見他們卻一下子楞住了,因為出現在眾人眼前的黑羽雙子不只髮型、五官,連穿著打扮都一模一樣。

    看到多數人愣在原地的模樣,黑羽雙子互瞄一眼後,同時露出了惡作劇得逞般的笑容。

    這是他們在玩心驅使下多年的習慣,每當初來乍到一個新現場時,兄弟倆就會刻意穿上相同服飾,行為舉止、言談都互相配合,讓所有人一開始根本分辨不出到底誰是誰。

 

    更正確來說,這習慣的起因是身為母親的千影在他們還小的時候,特別喜歡把兩兄弟裝扮得分毫不差,然後帶著他們出席活動之類時給旁人來玩猜猜樂。而現在算是兩兄弟經紀人身分的她,當然沒有想過要阻止他們繼續這麼做。

 

    眼見目的達成,兩人臉上堆滿了笑容並各自報上姓名,同時還不忘順手秀出一點小魔術聊表歉意,讓大家對這討喜的雙胞胎魔術師想生氣也氣不起來。

    

    由於距離開拍還有一些空檔,在跟眾人打過一輪招呼並向導演等人告知一聲後,他們想說稍微勘個景而在周遭晃了一下。

    黑羽雙子頭一次參與的這次拍攝,內容是小小名偵探與白衣怪盜的初次對面,所以他們的腳步自然而然跨上了之後要進行拍攝時的頂樓。

   

    其實這時他們還沒有決定要怎麼分配演出,畢竟這是怪盜的初次登場,跟導演等人多方考量後,暫定先讓兩個人都試一次看看再做最後決定。

    儘管表面上維持著盜一從小教誨兩人的撲克臉,怎麼說初次嘗試演戲多少都會感到緊張,他們才會像這樣忍不住來先看幾眼。

    快斗迅速走到了柵欄旁,單手抵在眉頭上望著外頭風景,沿著柵欄走的同時似乎也在確認強度夠不夠,キッド則是離開頂樓門口後只跨出了幾步,站在算是中心點的位置觀望四周,在腦中想像出之後開拍時的人員與器材配置。

 

     ──攝影機大概會在那附近吧……小偵探應該會站在這個位置,而要配合攝影機跟他轉過來的角度的話我最好站在……

    キッド模擬著到時柯南可能轉過來的角度,別過身抬頭往後看去,打算抓一下站在上面的位置。

  

    「……咦?」

    「啊咧?」

 

    想不到他才剛轉身的瞬間就有一道黑影落在他身上,角度逆光所以看不清楚長相,但他可以確定有一個嬌小的身影從之後拍攝時怪盜應出現的位置往自己跳下。

    這想都沒想到的突發狀況令キッド不禁發出了詫異的歎詞,而對方疑似在看見他的模樣後居然也吐出了訝異的聲音。

  

    那是一道年幼的嗓音。

 

    世界的步調剎那間似乎慢了下來,一切有如慢動作電影播放。

    在腦袋辨識出對方之前,キッド的身體已經反射地朝落下的人伸出雙手,往前跨出幾步後穩穩接住了那嬌小輕巧的身軀。

    順利把人接到自己懷裡的那一剎那,孩童肌膚具有的軟綿觸感從碰觸到的地方清楚傳到了身上,以及疑似是對方身上特有的清新香氣倏地掠過了鼻尖。

    

    認知到自己有接住對方後キッド略鬆了口氣,接著調整角度,好讓自己跟對方都能看見彼此的長相。

    キッド最先注意到的是一對被藏在黑框眼鏡後的靈活大眼,如天空般清澈的藍色眼眸彷彿不知怯懦,眨了眨幾下後直直盯著他看。

    他再仔細看了看懷中孩童的長相跟頭髮有一處特別翹起的眼熟特徵,不費幾秒便認出了眼前人的身分。

    「……你該不會是──」

    「啊。」

    結果一臉恍然大悟的孩童出聲打斷了他,肯定地說了:

    「大哥哥你是黑羽キッド對吧。」

  

    「什……?」

    キッド頓時忘記要保持一張泰山崩於前也面不改色的撲克臉,驚訝不已地注視著眼前這一個已是螢光幕前紅人的孩童,同時也是黑羽家雙子剛才還沒有打過照面的主角演員──柯南。

    也難怪他會大驚失色了,因為除了父母以外,這是頭一遭有人能一眼就辨認出黑羽雙子,何況對方還是個年齡不到二位數的孩子。

    「對不起,我還以為是我哥哥過來了…」眼見キッド沒有任何反應,柯南略微歪頭,「嗯?難道我認錯了嗎…?」

    「啊,不……你沒認錯。」回過神來的キッド趕緊搖頭,對柯南微微一笑,「不過,你怎麼認……」

  

    「喂──怎麼了嗎?キッド。」

    似乎是已經繞完頂樓一圈外加聽見聲響的快斗慢悠悠走了過來,發現位在キッド懷裡的柯南後好奇地湊上去。

    「等等,這不是那個小偵探嗎?怎麼會出現在這裡?」詢問的同時還不忘用食指戳了戳柯南圓潤的臉頰,確認是不是真人。

    「是啊,我也嚇了一跳。」而且快斗問的正是自己也想問的問題。

    面對兩張露出疑惑的相同五官,柯南彷彿做錯事情被抓到似地笑了笑:「…我本來是在等我哥哥啦……」

 

    磅!

    「──柯南!你在這裡嗎?」

 

    柯南說話的尾音才剛落下,隨即傳來一道巨響,緊接著是口氣著急的大喊聲。

    三人回頭往聲音來源一看,只見明顯是被用力推開的門前站了一個五官神韻跟柯南極為相似的人。

    「啊,新一兄ちゃん!」

    本來安分待在キッド懷裡的柯南看見來人後開心伸出了雙手,而キッド見狀也立刻小心翼翼地把他放了下來,接著柯南三步併作兩步踏出步伐,最後奮力一躍,跳進了自家哥哥──新一彎下身來的懷中。

    

    新一熟練地抱起柯南,嘆了口氣,「真是…工作人員不是才說了小孩子不可以自己隨便上來頂樓嗎?」嘴上簡單斥責著,並帶有懲罰意味地用額頭稍微使力碰撞了柯南的額頭一下。

    柯南略嫌吃痛地揉了揉自己的額頭,微微低下頭面露反省,眼神像小動物一樣由下往上看著新一,「對不起……可是,我想跟新一兄ちゃん一起到處探險嘛──」說完,頭直接往新一的懷裡鑽啊鑽,一半是希望對方不要生氣,另一半則是撒嬌的表現。

 

    「……絕對不可以再有下次囉。」

    「嗯!」

    偏偏年幼的弟弟只要一撒嬌,有九成九的機率新一就拿柯南沒轍了,本來就沒有真的生氣的他最後也只是再次叮嚀了一句。

    接著就是兄弟倆感情好地互蹭臉頰,你儂我儂。

 

    回到了感情融洽的兄弟狀態後,新一總算看向了一直被晾在一旁的黑羽家雙子,語帶抱歉地朝他們出聲。

    「不好意思,柯南沒有給你們添麻煩吧?」

    「「呃…沒、沒有……」」

    目睹了至今未曾耳聞的工藤家兄弟一連串親情閃光行為,呆在原地的黑羽雙子異口同聲回答。

    「只是沒想到會有小孩子獨自出現在這裡,倒是嚇了一跳。」而且還從上頭突然跳了下來。

    聽見キッド補充的這句,新一乾笑了幾聲,說:「抱歉,我弟弟好奇心比較旺盛,常常到了新環境就忍不住到處跑……唔?」

   

    才說到一半,新一忽然發出了疑惑的一聲,維持抱著柯南的姿勢直直往黑羽雙子的方向走了過去。

    不明所以的快斗跟キッド只能困惑地看著工藤家兄弟越來越靠近自己,靜待對方的下一個動作。

    後來他們發覺新一的步伐是偏向快斗的所在位置,於是快斗更加一頭霧水,キッド則是一改困惑的態度,隔岸觀火般地靜觀接下來的發展。

    

    新一在快斗面前停下腳步,瞇起雙眼上下打量著他。

    這毫不避諱的目光令快斗感到莫名不自在,有些戰戰兢兢地開口:「那個…請問……?」

   

    「──你該不會是快斗吧。」

    「欸?」

 

    這下不只是快斗,就連已經準備好在一旁看戲的キッド都傻了。

    他們作夢都沒想到突然出現的新一居然輕易地指認出誰是快斗,尤其キッド知道在幾分鐘前柯南也毫無障礙地成功辨認,所以更是吃驚。

    

    「咦?咦咦??你怎麼會知道……???」快斗嚇得連話都講不完整了,更別說哪有心神去顧撲克臉。

    「啊──果然沒錯。」

    新一沒有注意到快斗的慌亂,一個人在那邊答對題目般地笑著點了點頭。

 

    「……快斗,原來你們見過面?」

    「拜託,有的話我怎麼可能沒印象啊!」一秒否決。

    キッド心想也對,兄弟倆的記憶力可不是自誇,根本是過目不忘的程度,而且對方看起來是個會不自覺給人強烈印象的類型,如果有見過面絕不可能忘記。

          

    只是這個揣測被新一的一句話果斷推翻。

    「唔──看樣子你不記得了吧。」做出一手抱著柯南,一手手指抵在下顎的姿勢,看著快斗思考了幾秒後,新一得到了這個結論。

    「啥?」快斗越來越糊塗了,他真的沒有印象自己見過新一。

    想破了頭也想不起來的他只能舉白旗似地直接跟對方求解答:「那個……我們真的有在哪裡見過嗎?」

    聽到快斗這麼問,新一偏著頭思考了一下該怎麼回答比較好。

 

    「──鴿子。」

    「咦?」

    「星象圖。」

    不理會一臉茫然的快斗,新一自顧自地接著說下去,最後拋出了一句英文:

          

    【──我是跟我爸爸媽媽一起來看魔術秀的。】

          

          

    頓時,快斗瞪大了雙眼。

    這一句話瞬間讓一段深藏在他記憶中的年幼回憶復甦。

    在那段記憶中,他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夜空下那一對深邃的藍眼睛。

    而那雙眼眸恰巧能跟眼前新一的眼睛重合──

 

    「……啊───!!!」

    快斗手指著新一驚叫出聲,他總算知道自己跟新一究竟是在哪裡碰到面了。

    然而他這聲大叫除了感到意外,其實還包含了另一種吃驚。

          

    「難、難道你是那時候的……!?」手指不自覺地顫抖。

    理解了快斗意指什麼的新一肯定地點點頭,「什麼嘛,原來你記得啊。」吊起了嘴角,看著出乎意料亂了陣腳的快斗,舉起單手以表打招呼:「不過我也沒想到會在這裡碰見你就是了,之後有機會就多指教啦。」

          

    看了看時間也差不多快要開始拍攝了,於是新一帶著柯南準備離開頂樓,離去之前還不忘提醒黑羽家雙子也快點回到劇組裡,在工藤家兄弟一步步走下樓梯時隱約可以聽見「新一兄ちゃん認識快斗兄さん嗎?」、「喔,很小的時候──」之類的交談聲漸漸遠去。

 

    黑羽家雙子一個兩眼發直盯前方,另一個則是看了一眼工藤家兄弟的背影,然後視線移到眼神呆滯的雙胞胎弟弟身上。

    簡直是看準了時機,空曠的頂樓上吹起了一陣仍保有些許涼意的微風,兩人一陣沉默。

          

    打破沉默的是身為兄長的キッド:「……快斗,他該不會是你說的……?」

    快斗依舊不發一語,似乎在整理一時間混亂不堪的思緒。

    須臾,他才愣愣地開口,回答:「嗯……看樣子應該是……」

 

    瞥了一眼疑似衝擊過大,短時間還無法回過神來的快斗,キッド聊勝於無似地拍了拍他的背以表安慰。

          

 

    總之為了不給其他人帶來困擾,キッド先拖著不知道哪時才會完全回復到良好狀態的快斗在開拍前回到了劇組集合的地方,還好他沒忘了自己算是一位專業人士,一踏入那裡,表面上立即一副甚麼也沒發生過的樣子。

    「對了,快斗,跟你商量一件事……」

    再次跟工作人員確認好今日的預計進度後,キッド壓低了聲音,在快斗耳邊說出了自己的一個想法,而快斗聽著聽著,漸漸露出了意想不到的神情。

          

    「──如何?你不介意吧?」

    「我是沒差啦……不過為什麼突然這麼決定?」快斗揚起單邊眉毛,稀奇地瞧著キッド。

    キッド輕笑了幾聲,「只是有些事情想確認一下。」

    稍微偏過頭,視線投向了正在另一邊與工作人員交談的工藤兄弟。

 

    不久,眾人一一移動到頂樓上,全神貫注正式邁入今天的拍攝進度。每個人依照指示就定位或是擺好器材,靜待導演下達指令。

    已經換好了衣服的キッド也同樣在頂樓最高處待機,他不動聲色地瞥了一眼設置在隱密角落的鐵梯,推測柯南剛才十之八九是靠這個爬到上頭來。

    拉回視線,由上往下觀察著站在自己沒多久前所推測的位置上的柯南。

    他跟快斗商量的事情其實就是這一件,他特別提出了這次想負責怪盜部分的希望,快斗當然沒有意見,而私下跟導演等人溝通後他們也同意了,但是在黑羽家雙子的提議下,並無知會其他演員們。

          

    ──不曉得聰明的小偵探這次也能認出來我是誰嗎。

 

    キッド不禁露出了應當藏在撲克臉之下的玩味笑容,他相當在意剛才柯南會認出自己是不是純粹巧合,為了確認這點才會特意這麼做。

    位在下方的柯南好奇心十足地左顧右盼,然後抬起頭,正巧與キッド對上了視線。

    他眨眨眼,像是想到了什麼事情一樣,樂笑著對キッド比手畫腳了一番,無聲地用唇語傳達訊息。

          

    キッド一開始還有趣地看著眼前孩童用嬌小的四肢輕巧比劃著,然而他準確地解讀出對方想表達的訊息後,笑容卻僵住了。

     他確定柯南想跟他說的是:

          

    ──『位置跟剛才完全對調了耶,キッド兄さん。』

 

    至此,他可以肯定柯南絕對不是靠運氣來辨認自己和快斗了。

    現在他可好奇對方到底是怎麼認出來的了。キッド單手摀住了嘴,遮去了依舊掛在臉上的僵硬微笑。

 

    此時,導演宣告開拍倒數的聲音傳進了耳裡,接著他看見聽話地站在定點的柯南閉上眼,深呼吸了幾下,等到再次睜開眼,孩童那對本來惹人疼愛的圓滾大眼霎時轉變為劇中能看透一切真相的偵探之眼。

          

    目睹了這陣變化的キッド身體頓了一下,鬆開了捂住嘴的手,改而略微拉低帽沿,在帽子陰影下的眼神跟嘴角都顯露出逐漸樂在其中的訊息。

     同時間,他腦中閃過了一個日後回想起來,當下只覺得有點可笑的念頭:

 

 

    ──沒有想到居然會在秀的正式開演前,就被小偵探給抓住了啊。

 

 

 

 

 

    幾小時過去,順利完成今天要在頂樓拍攝的場景後,眾人在導演的號令下熟練地開始撤收或是換裝,有幾位之後另有行程的演員們向大家打聲招呼後也先行離去了。

          

    下戲後脫離了角色的柯南左顧右盼著,因為如果當天有在場,通常結束後就會來到自己身邊的新一現在卻不見人影,不知道到哪裡去了。

    正當他年幼的腦中充滿問號時,有個聲音從旁邊傳出:「柯南君,怎麼了?」

    「……キッド兄さん。」

    柯南聽見聲音,轉頭一看是已經取下了白色禮帽的キッド緩慢走到了自己身邊,只見キッド彎下身單膝跪地,好讓兩人的視線在同一個水平上。

    他才打算去換下這一身怪盜的服裝,眼角就瞄見柯南不知道在四處張望什麼,同是身為兄長的本能令他無法不上前來問問。

    柯南抿起嘴,雙手食指在胸前互相畫圈,看似在猶豫要不要說出來。

    キッド耐心十足地默默等待著,片刻過後,柯南怯怯地開口:「那個……你有看到我哥哥嗎……?」

    「你哥哥?」沒有特別去注意新一位置的キッド掃視了周遭一圈,這才發覺不只新一,連快斗也不在場,於是他想到了一個可能性。

 

    「我想……你哥哥應該是跟我弟弟在別的地方說悄悄話。」

    「快斗兄さん?」

    「嗯,他大概是被快斗拖去敘舊了。」

    「?小時候的事情嗎?」

    「沒錯,不過我猜差不多快結束了,所以我們一起在這邊等他們回來吧。」微笑著伸出手揉了揉柯南的頭髮,以便多少減緩他的不安。

    キッド的手碰到頭髮的瞬間,柯南像小動物受到驚嚇般地瞇起眼睛,略縮起了脖子,但隨著修長手指從髮絲上傳來的輕柔動作,他漸漸轉而笑了出來,並對キッド點點頭表示同意。


    看著柯南露出了輕鬆的笑容,キッド也安心似地自然而然收回了手。

    「對了,柯南君,我有一件事情想問問你。」

    「什麼事?」

    「那個時候──」直視著對方像外國人般的藍眼睛,停頓了一下,「你是怎麼辨認出我跟快斗的?」

 

    聽見這個問題,柯南先是歪頭眨了眨眼,彷彿在消化並正確解讀問題的內容後,他天真無邪地反問:「為什麼會分不出來キッド兄さん跟快斗兄さん?你們是不同人啊。」

 

    這下換キッド語塞了。

    的確,如果用指紋等科學方法來檢驗的話,兄弟倆明顯是不同的個體;可是單用人類肉眼來看的話,身為雙胞胎的他們根本是同一個模子印出來,想當然從小到大沒有外人能輕易辨認出誰是誰,而這種「理所當然」也不知不覺深植在大家的潛意識中。

    他有股受到當頭棒喝的感覺,但仍保持平靜地回答:「…因為我們長得一模一樣,而且柯南君你今天是第一次見到我們吧?」

    柯南理解般地「哦」了一聲,「我是今天才第一次見到キッド兄さん你們沒錯……可是,我以前就在電視上看過你們囉。」

    「意思是……你隔著螢幕就知道要怎麼認出我們了嗎?」

    キッド感到更不可思議了,雖然他們兄弟倆上電視時不一定會做同樣打扮,就算是不同造型也完全是看當時造型師的想法,並沒有一定規則可循。

    「唔──那個啊,就是……」邊說邊手忙腳亂地比著,努力想從自己年幼的腦袋中擠出別人也聽得懂的解釋,最後柯南似乎總算想出一個好解釋了,口氣十足堅定地開口。

 

    「──就像是太陽跟月亮的不同。」

    「……太陽跟月亮?」

    柯南用力點了點頭,繼續說下去:「快斗兄さん比較像是白天的太陽,可以從他那邊得到好多活力,而キッド兄さん就像是夜晚的月亮一樣,給人一種很安心的感覺。」語畢,不好意思地輕笑了幾聲。

 

    而這時的キッド則微微瞪大了雙眼,一臉訝異。

    他實在是沒有料想到一個年幼的孩子竟然一眼就看透了兄弟倆在本質上的不同。

 

    確實如柯南所說的,縱使黑羽家雙子的外型、興趣嗜好等再怎麼相似,兩人的內在依舊有著決定性的不同。最明顯的就是兩人從幼小懵懂時對於魔術的選擇,基本上他們都會多方嘗試,不過要安排演出內容時,比例上快斗偏好熱鬧又能帶來歡笑的類型,相較之下キッド則是以沉靜又不失華麗吸引觀眾目光的居多,因此用太陽跟月亮來比喻再恰當不過。

 

    キッド默默在心中佩服自己眼前的孩子,又忍不住多看了幾眼那雙直視著自己的靈活大眼。

 

    認真回想起來,自己最初就是先注意到這雙眼眸;宛如萬里無雲的天空,清澈毫無雜質的藍色虹膜就像是美麗的寶石,而如果考慮到擁有者的年齡的話,或許更適合說是待琢磨的原石。

 

    不知怎地,內心萌生了一個想法:他極度想在最近距離,親眼目睹這顆原石一點一滴琢磨成長的模樣,甚至是由自己親手雕塑成形。

 

    這是一種特殊的感覺,他難以用言語明確表達。

    就在キッド還在思索著產生了這股想法的由來時,見他一直沒有反應的柯南突然拉了拉他的袖子,似乎有話想說。

    「キッド兄さん。」

    「嗯?」

    柯南露出了一個純真的微笑:「我可以叫你『キッド兄ちゃん』嗎?」

              

    看著那對表露出澄澈本質的靈魂之窗,キッド頓時想起了很小的時候,雙親曾對兩兄弟說過的一席話,同時他的腦袋似乎理解並串聯起種種要素足以解答自己的疑惑;他不發一語,快速沉思了幾秒後,毫無抗拒地接受了這個結論。

 

    他對柯南回以一個溫和的微笑,「當然可以。」輕輕碰了碰拉住自己袖口的小手,接著彷彿對待藝術品般地緩慢牽起了對方的雙手。

    「那我也可以直接喊你『柯南』嗎?」

    「嗯!」

          

    看見柯南開心答應的模樣,キッド眼角中的笑意加深,隨即空出一隻手迅速變出一朵嬌小的藍玫瑰花,遞到了他的面前。

    「──今後就多指教囉,柯南。」

          

    夜幕低垂,在銀白色月光的照耀下,孩童笑著接過了魔術師憑空變出來的精巧玫瑰花。

 

    除了遞出玫瑰花的當事人以外,沒有任何人察覺到白衣怪盜在劇本外的這時候,已經確實被擁有一對可以看透事物本質,如藍寶石般吸引人的眼眸的小偵探給牢牢抓住了。




- TBC -




後記:

02別名=恭喜キッド打開了新世界的大門篇(ry

安定的半夜更新←

我要澄清當初真的沒有打算這麼老梗少女漫畫走向的啊(揉臉


最一開始的構想其實就只是工藤兄弟在攝影棚內初見黑羽兄弟就各自能認出對方,非常簡單的內容……

結果01的部分打得差不多時總覺得「不行這樣太普通了不夠印象深刻而且說服力太薄弱了(????????)!!!!」

外加角色非常不受控制(?)最後定案就是現在看到的這樣了(遠目

前後做了幾次大大小小的修改,貧乏的語彙已盡力了O<<


不過自己很喜歡柯南從上面跳下來然後被キッド接住的那部分www

把原作邂逅時本來的位置對調感覺就莫名有戲劇+命運感(*´∀`*)((自我滿足


既然02是Kコ部分,03當然就是快新的部分了!

不過要先聲明大概9成都是黑羽家成員(ryyyyy

仔細想想這整篇下來,新一該不會是4人裡面出場比重相對最少的…?Σ(´ω`;)


順利的話應該04,最多05就會整篇作結,繼續緩慢燉煮…
總之先晚安了,諸君也早點睡啊別常熬夜_(:3ㄦ)_ ←


P.S:想不到01放出來後這設定的接受度意外的高 Σ(゚ω゜ノ)ノ

感謝不嫌棄這充滿了私心跟妄想而且應該是OOC的設定TTTTT


※話說把文從WORD貼到Lofter上時格式總會跑掉&沒有字型可選來做區別 有點小虐

评论 ( 35 )
热度 ( 179 )

© 高山雪@休耕mod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