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山雪@休耕mode

♪平時出沒於噗浪,LOF以放創作為主ヽ(`▽´)/
♪產糧手速慢的一條鹹魚(。
♪近期遊走:
※夢色キャスト(蒼星推し、おさなな)、MARGINAL#4(シャイ推し)、アイ★チュウ(F∞F)、B-Pro(THRIVE)、SOARA
※文豪野犬(敦鏡花、太宰右)
※名探偵LOVE主義(快新K柯中心、緋色組3人/緋色柯or新相關、安赤/安沖)
♪噗浪:http://www.plurk.com/tg40124
♪推特:https://twitter.com/tg40124

「夢語り」(K新/K柯)

「親愛的名偵探,你願意收下這份禮物嗎?」

「…啊?」

 

時刻是小孩子早該進入夢鄉的深夜。

夜空中的繁星被東都的光害遮蔽而無法辨識,人們的肉眼只看得見充當了地表繁星的高樓大廈燈光,以及獨自高掛在天上的一抹明月。

與黑夜對比的白衣怪盜從懷裡取出了今晚順利得手的目標,在大樓屋頂上就著月光高舉到眼前細看。

銀白色的月光在怪盜身上灑下了一片虛幻的銀粉,四葉草墜飾的單片眼鏡鏡片似有若無地陣陣反射著,而半背光的怪盜身上彷彿散發著一道銀暈。

如果是一般觀眾看到眼前這副景象可能只會激動得大叫出聲,亦或是被這股縹緲無形的美感震懾住,只敢屏氣凝神。

可惜現場注視著這副景象的是見識過大風大浪的高中生偵探,他面不改色地看著怪盜一如往常在月光下確認這次到手的寶石。

待觀察對方藏在撲克臉下的反應,確定這次應該也不是他尋找的東西後,原本站在頂樓出入口前的偵探往怪盜跨出了腳步,打算照慣例從他手中接過寶石並物歸原主。

而想不到他才踏出第一步,都還沒開口說出半個字,怪盜就主動轉過身,身後的純白披風與臉上單片眼鏡的墜飾隨著空氣流動而飄蕩。

 

下一秒,怪盜面帶微笑從嘴裡吐出了開頭的那句話。

而對那天外飛來一筆的問句,偵探也只能回以一個滿是困惑的歎詞。

 

「你說什麼?」感到莫名其妙,不禁蹙起眉頭。

「我說,不曉得親愛的名偵探是否願意收下我精心挑選的這份禮物呢?」面對偵探不客氣的態度仍保持著謙恭有禮的語調,語畢更一個彈指,順手將本來在手上的寶石變為一個看似高級的絨質小方盒,任誰看都會直覺反應內容物是首飾一類。

思路高人一等的偵探當然也瞬間聯想到著這點,於是眉頭皺得更深,甚至略顯不悅地瞇起雙眼。

「不好意思,我沒有收下小偷送的東西的興趣。」大步走到對方跟前,一手隨意地收進外套口袋裡,另一手則毫不客氣地往前一擺,「確定今天這顆寶石不是你在找的東西的話就快點交出來,我趕著物歸原主。」

「名偵探用不著這麼性急吧?你先看過禮物是什麼,我再把寶石交還給你也不遲啊。」神態從容地微微一笑,同時順勢一手托住偵探伸出來的手,半強迫地把禮物盒放到了偵探的手掌上。

怪盜忽視偵探投射過來的白眼,逕自輕聲倒數著:「Three、Two…one!」

戴著白手套的手在偵探眼前緩慢揭開禮物盒中的謎底。

 

第一眼看到內容物時,即便是偵探也不禁露出意想不到的表情,但這也只是轉瞬間的變化,他隨即擺出了略顯鄙視般的眼神瞥向對方。

「……你是吃飽太閒在耍我嗎?」

「怎麼可能,絕無此事。」 聞言,怪盜回以一個有些故作誇張的反應,他眨了眨眼,笑意盈盈地拉近了跟對方的距離,「我面對名偵探隨時都是很認真的,當然現在也是。」

可惜偵探擺明一副不信這番話的表情。

「名偵探可真冷淡。」輕嘆了口氣,小心翼翼地取出盒中的內容物,「我可是真心覺得名偵探很適合戴上喔。」語畢,將捻在手指間的白珍珠耳環湊到嘴角揚起的唇邊,蜻蜓點水般地吻了一下。

 

這時偵探的表情已經呈現半翻白眼的狀態,大概是覺得沒辦法再跟眼前的人溝通下去了,他當機立斷迅速轉身,「寶石你自己還回去吧,今天不奉陪了。」背對著怪盜揮了揮手,毫不猶豫地往樓梯口走去。

「──話先別這麼說。」怪盜不知何時已早一步動作,優雅地擋住了偵探的去路。「時間還很充裕,何不試戴一下再走?」

「誰像你一樣閒啊。而且你的品味是怎麼回事,想也知道我不可能適合戴那種東西吧。」一臉不耐煩,伸出手想推開擋路的怪盜。

「不不不,像名偵探這般素材的話無論戴什麼都適合。」 怪盜壓下了對方的手,依舊穩穩地擋在前方,並晃了晃手指表示反對意見,「而且我也說了,這是我精心挑選的禮物…珍珠象徵了智慧,至於顏色嘛──」

賣關子地停頓了一下。

「雖然別的顏色應該也能襯托出名偵探的魅力,不過基於私心,我還是挑了足以聯想到『怪盜基德』的白色。」

「拜託你快閉嘴我都要起雞皮疙瘩了。」

偵探搓了搓手臂,太陽穴隱約可以看見因不悅而浮現的青筋,「而且我根本沒穿耳洞好嗎。今後也沒這種打算。」

怪盜「啊」了一聲,彷彿現在才意識到這個問題,他擺出了沉思的動作,喃喃說著:「說得也是……」

「就是這樣,這耳環你就自己想辦法吧──……?」

趁著對方還在沉吟,偵探大步繞過旁邊準備離場,卻沒想到對方冷不防地抓住了自己的手。

 

「既然如此……」嘴角笑意濃厚,「──直接打個洞不就解決了。」
 

「!你這傢伙該不會…!」

聽見怪盜笑嘻嘻說出口的這句話,本能察覺了危險的偵探不禁惡狠狠地瞪向他。

「就是你所推理的那樣,名偵探。」只見怪盜拿在手上的耳環針部分早已被磨尖,尖端在月光下反射出一道冷光。

「放心,一下子就結束了。」有如安撫小孩子般的語調。

「放心你個頭啊!」偵探這下是真的火大了,即使一手依舊被對方抓著,仍毫不猶豫地右腳往對方一踢。

不過怪盜在一紙之隔的距離時別過身,輕易閃過了偵探的攻擊。

「名偵探你這樣隨便亂動的話,我很難幫你穿耳洞啊。」

「我也沒拜託你這麼做好嗎!」

看著不肯配合的偵探,怪盜貌似無奈地聳聳肩,「本來我是沒這打算……」語調剛落下,隨即拿出了催眠瓦斯噴霧,噴口對著偵探。

「!」

偵探發揮了過人的反射神經,極限閃過了逼近眼前的催眠瓦斯噴霧。

「──名偵探,告訴你一件事。」

 

然而怪盜宛如鬼魅般無聲無息地移動到偵探身後,並壓低嗓音這麼說了:

 

    

「魔術的第一步通常是障眼法,重點在於接下來的那一手──」

    

 

偵探瞪大了雙眼,眼中透露出詫異的訊息,而在他反應過來之前,怪盜早已將手中染有藥味的手帕覆蓋住他的口鼻。

 

「……晚安囉,親愛的名偵探。」

怪盜低垂雙眸看著偵探在自己面前緩緩閉上眼,待觀察了幾分鐘確認對方真的睡去後,滿意似地瞇起眼,嘴唇沿著對方的髮絲輕點而下,最後停在耳旁吐出了輕柔的嗓音。

接著為了方便撐住昏睡過去的偵探,他屈身單膝跪下,同時小心翼翼地讓對方坐躺到地上,一手依舊維持由後托住對方頸項的姿勢,空出來的那隻手上則拿著已備好的耳環。    

手的動作彷彿觸碰易碎品一樣謹慎,先是順著對方臉龐的輪廓輕撫至下顎,又移動到了對方的左耳上,確認耳骨位置般節節往下撫摸,最後在有漂亮弧形的耳垂停下,而整段過程中都聽似愉悅地哼著歌。

用拇指跟食指稍微揉了揉對方的左耳耳垂,嘴角笑意更濃地往上吊起,重新拿好了握在手中的耳環,對準即將要刺下去的位置。

     

口乾舌燥般地舔了舔嘴唇,下一秒毫不猶豫地使力一刺──。

 

寂靜的頂樓上一瞬間似乎可以聽見物體被貫穿的微弱聲響,只見原本在怪盜手上的耳環現已位在偵探的左耳上。

怪盜動作迅速地將耳環扣好,絲毫不介意純白的手套可能會沾上些許鮮紅。

確定耳環確實戴上後,怪盜這才注意到手上的少數紅點,以及從自己剛才親手幫偵探開的耳洞位置上略略溢出的鮮紅色彩。

 

怪盜沒有半點遲疑,臉湊上前,溫柔地舔去了那本來是在偵探體內的紅色液體。

然後,在月光的照射下,喜不自禁地笑了。

 

「──啊啊,終於…………」

 

 

 

──……終於,是我的了。   

 

 

 

 

 

 

 

 

 

「──這就是我昨天做的夢,名偵探你有什麼感想?」

「…我覺得是時候該把經常在自己身邊出沒的變態給抓去關了。」隨手轉了轉增強踢力球鞋的轉盤,嗯,確認正常。

「什麼!?居然有變態在我的名偵探身邊到處轉!怎麼我放鴿子過去時都沒看到!」想不到會有這種不要命的傢伙(各種層面)!

「哦──所以那些三不五時就在附近轉啊轉的鴿子果然是你搞的鬼啊。」不過鴿子是無辜的就算了。嗯,射球皮帶應該也沒問題。「還有,我說過很多次不要擅自把別人當成自己的東西。」

「那當然,為了能隨時更新名偵探的最新資訊,我可是很努力的。」理直氣壯,完全不認為哪裡有問題。

「喂不要忽略我後面那句啊你這傢伙。」嗯,手錶型麻醉槍今天也還沒用掉,很好。

「啊,所以名偵探你說的那個變態到底是誰,快告訴我──」

「吵死了,你先在那邊站好別動。」耐心用盡。

「啊?怎麼突然……咿!?」

 

原本還不解地歪頭的基德驚險閃過了眼前變小的名偵探射出來的麻醉針。

「嘖。」柯南毫不遮掩地大力咋舌。

「名偵探你幹嘛啊!?你爸媽沒有教你不可以在別人說話的時候用麻醉針攻擊人嗎!?」雖然自己已經見識過很多次了,但這種事情不管經歷多少次都無法習慣啊。不,可以的話最好都不要再碰到這種事了。

 

「不好意思,爸爸媽媽只教了我面對變態不用手下留情~」露出天真無邪的笑容,秉持著「能用的武器就要盡量用」精神,柯南將遺傳自自家母親的演技發揮得淋漓盡致。

「不要以為裝小孩語氣說話就沒事!不過很可愛所以算了!」很顯然這招對於號稱IQ400的大怪盜非常有效。

「很好,那你就乖乖別動被我抓去關吧。」所謂翻臉比翻書快,原本一臉天真無邪的小孩瞬間變成一副連怪盜看了也不禁冒冷汗的高高在上姿態。

「等等等等等等不對吧!為什麼突然就說要把我抓去關啊!今天的寶石不是已經交給名偵探你等等幫忙還回去了嗎!?」

「…我剛才不是說了要把在身邊出沒的變態抓去關嗎?」

「啥…?」愣了幾秒,隨即意會過來,「等等……名偵探你說的變態是指我嗎?」

「不然還有誰?」一臉懷疑對方智商的表情。

    
「……」

「……」 

 

一陣沉默過後,基德頭痛地扶著額頭,努力想證明自己的清白:「不不不,這一定是哪裡有誤會了。我可是怪盜紳士喔,名偵探?」

「平常不分時間地點甚至是洗澡或就寢時間也會放配戴了攝影機的鴿子過來還被我在毛利家發現好幾個竊聽器還有寄我專用的高難度暗號預告信過來時都會裝模作樣地附上一朵玫瑰花的是哪個傢伙啊?」就算現在身體是小孩,還是有辦法表現出睥睨人的氣勢。

「呃……」無言以對。

「再加上那個夢……你聽過『日有所思,夜有所夢』這句話吧?」

「才才才才沒這種事!名偵探你都不知道我睡醒的時候嚇個半死好嗎!我敢發誓絕對沒想過要傷害名偵探!」口氣跟眼神都誠懇無比,只可惜對方不買帳。

「哦──?真心話呢?」瞇起眼,一臉十足把握地笑著。

「唔。」瞬間閉嘴,外加眼神飄移。

「我說,真心話呢?」完全是逼問犯人般的口氣。

「對不起其實我還真的有點想看看名偵探戴耳環的樣子所以連東西都準備好了想說要親手幫忙戴上────痛啊!」

在無法承受柯南那對可以揭開一切謎底真相的偵探之眼的氣勢威迫下,基德可說是猛虎落地勢般低頭一口氣說完,同時雙手奉上預先準備好的絨質盒子。結果就是被柯南狠狠踢了脛骨一腳。

 

「嗚嗚嗚嗚嗚嗚名偵探好狠好冷淡……」宛如可憐小媳婦般掩面哭訴著,不過當然是假哭。

「給我閉嘴。」早已不耐煩到太陽穴上浮現青筋,雙手抱胸並露出了鄙視到不能再鄙視的神情。

「欸──有什麼關係嘛,就戴一下吧,名偵探。」或許是被迫自白後已決定豁出去,基德立刻打起精神看向柯南,「一定很適合啦~而且我還特地挑了藍寶石款耶,配合了名偵探的眼睛顏色。」打開盒蓋,取出了精緻的藍寶石耳環。

 

「立刻還回去。」不用考慮了,秒答。

「喔,放心啦,這是買的。」說完還朝對方俏皮地眨了眨眼。

「那就退回去。」

「才──不──要──我要看名偵探戴上去──」

「我沒有穿耳洞。」

「沒問題!我已經幫你改成磁扣式了!」

「我沒有戴耳環的興趣。」

「明明以前就常常戴那個博士發明的耳環式電話……」

「不要跟道具相提並論,而且那是智慧型手機還不普遍的時候──」

「哇啊啊啊啊啊啊等等不可以說出會暴露年代的內容啊名偵探!!!」

 

至於後來在比想像中還厚臉皮的怪盜那幾乎快搞不清楚到底哪邊才應該是小孩子般的糾纏不休下,變小的偵探勉為其難地表示就只戴這麼一次,而怪盜興高采烈地親手將耳環戴到偵探的左耳上後,卻一臉嚴肅地盯著偵探說「…………糟糕,好像比想像中還讓人心癢難耐,名偵探我可以現在就把你拐回家嗎」於是下一秒便有一顆超高速迴轉的足球朝著怪盜的方向飛過去,到最後傳來的重擊聲究竟是砸到了什麼的這點就不言而喻了。

 

    

 

後記:
    打到後來只想說一句:搜查一課你們快來抓人啊這邊有犯罪者(各種意義)←←←
    2015/9/10(木)
   

10/20追記:

其實是根據某天自己夢到的夢(內容重點:送耳環、直接刺下去、流血),外加難得碰上了9/10「工藤の日」,想說久違來寫一下←

不過太久沒寫文真的很難抓TTTTTTT((虐


目前手邊正在寫藝能Paro的工藤兄弟+黑羽雙子文(快新+K柯),

但是莫名變得好長一篇不知道哪時可以寫完&煩惱該不該分批放上來啊(ryyyy



评论 ( 17 )
热度 ( 149 )

© 高山雪@休耕mode | Powered by LOFTER